返回

寻宝师

乐通118娱乐
关灯
护眼
字体:

章节目录 第八章:天璇

    第八章:天璇

    “那现在该怎样?”光头问道,“别人都出发了,我们连怎么走,跟谁走都不清楚。”

    这时候宁耶开口了,只见他望向散去的人群道,“按照一般的推测的话,如果地宫不在北斗七星勺柄的‘摇光’位置,就该在勺子尖端的‘天枢’位……当然,七星正中央的‘天权’位,也有很大概率存在着地宫入口。

    很可惜的是,即使我们现在知道了这点也没用,从其他寻宝人离去的方向看,去这两个位置的人占绝大多数。我们要去那里,和他们发生争执的概率很大,不一定能讨得了好。”他这么说着,目光又转向了那张地图,“那么除了头尾和中间,还有哪个位置有可能存在地宫呢?考虑到朱常淓是先代潞王的第三子,又加上不能过于僭越这一点,北斗七星的第三星,也就是‘天玑’,可能性也是相当大的,而且那里目前去的人相对不多,适合我们前往。”

    “这么分析也有道理。”猫叔默默点头,而我们其他几个人都听得一愣一愣的。正当我们想着附和宁耶的意见,前往地图上标注‘天玑’的那座小山丘附近时,突然一把冷淡的声音从旁边响起。

    “去‘天璇’位。”蓝衣青年开口了。“地宫的入口在那里。”

    “等等,这是为啥?”肉丸发问,他一边指着地图一边说道,“天璇是北斗第二星,位置在七星中并不算重要。最关键是,从地图上看天璇位已经在这座山的边缘位置,那里接近公路,附近很可能会有普通村民经过,并不适合做盗掘啊!”

    “天璇又称为巨门星,在阴阳术家的概念里,它代表着沟通阴阳两界的门。”蓝衣青年道,“如果有地宫入口,在天璇位的可能性最大。”

    他一说完,就背起了背包,一个人径直走了开去。被落在后面的我们更加茫然!宁耶分析得很有道理,我也不愿意相信他是来骗我们的,可是万一蓝衣才是白书人真正的手下呢?就在大家都茫然不知道怎么行动的时候,还是猫叔最快下了决断。

    “我们六个一起走。姓宁的,你也跟上来。”猫叔摸了摸兜里的手枪冷笑着道,“我们一个个点搜着去,天璇不行就换别的地儿。反正下到墓以后你们两个人中总有一个是管事的,我也就不急着分辨了。剩下的那个要敢坏事儿,猫爷也会让你知道厉害!”

    猫叔这一吼可不是开玩笑的,我感觉身边的宁耶微微抖了一下,然而很快他就恢复了坦然和镇静。我们几个立马跟上了猫叔,追在蓝衣青年的后面。

    往“天璇”位走的路是下山路,这下山虽然比上山费的劲儿少,但是坡很陡峭。虽然勉强可以看出些台阶,可是上面覆盖的厚厚的藤曼和枯叶让人很容易打滑。这一路下山我脚下划了几次,幸好有猫叔在后面拉我一把,否则都不知道会摔成怎样。然而这一路上蓝衣青年和宁耶却走得很是顺畅,一下子就把我们几个抛在了后头,发现了这点后我不禁暗暗叹气。看来这就是行家和我这种外行的区别吧。

    就这样走着走着,好不容易到了地图上‘疑似地宫’的地方。然而一到那附近我们就有些傻眼了,在地图上天璇位只是一个点,可是现在出现在我们面前的,是夹在两侧山坡和一潭瀑布中间的大片平地。这块地方从风水的角度上来说颇为养气,但可供挖掘的区域也很广,少说也有几个篮球场那么大的范围需要探掘。一看这情况光头就忍不住骂人了,我们心里也有同感,感情这组织者还是比我们要聪明一步,这么大的地方自己组织人来挖实在太累了,还不如找我们这些自告奋勇的民工。

    可是抱怨归抱怨,我们还能怎么做?下洛阳铲呗。当下我们都各自从包里拿出了铲子,大致地分散开去分别钻探。这是我第一次使用洛阳铲,用起来感觉完全不像电视上放的那么轻松。一铲子敲下去即使很费劲也没敲下多深,还很容易敲歪。弄了好久,也就打进地里面一两米左右。忍不住侧眼看看其他几个人,发现大家情况和我差不了太多,全场也就宁耶干得比较像样,就连那蓝衣青年打洛阳铲都颇为费劲,弄一会儿就休息一会,整得好像娘们似的。

    看到大家都不太给力,我也就放心啦。大约花了两个小时时间,我分别在三个地方打了约十米的洞,不过都没有太大的发现。其他几个人的情况也和我差不多。铲到深处带上来的都是死土,看不出有多少人工扰动过的痕迹,也就很难让人相信下面有古墓的存在。弄到后来大家都有些绝望,光头和肉丸更是私底下对蓝衣青年抱怨起来,猫叔看向那酷小子的眼神也越来越不善,想来他已经开始怀疑这人的身份,担心他是来搅混水的了。

    然而我却不这么认为,相反,我总觉得这片地方确实存在着问题。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这里毕竟是七星位之一,就算没有地宫,也该有明楼或者神道之类的东西。就像组织者们自行挖掘的“摇光”位底下存在着陪葬坑。可是这片“天璇”标记的地方太干净了,什么都没有,反而让人感觉可疑。只是究竟问题出在哪里,我一时间也没有头绪。

    就在我们都感觉到十分绝望的时候,让我们处境雪上加霜的情况出现了。因为在一片寂静的挖掘声中,我们听见有人从远处走了过来,声音在我听来有一种莫名的熟悉,而且像是类似附近乡民的声音!

    “混蛋,不是说这座山很荒,平时没人会过来的吗?”猫叔暗骂道,“而且那帮组织者怎么不派人守好上山口?”

    “整座山就这个位置最接近山外围,而且距离集合地最远,估计组织者以为大家会选择晚上才来这边,所以没有特别看守这附近吧。”一旁的肉丸猜测道,“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逃跑吗?”

    逃跑其实已经来不及了。这是一片颇大的平地,没有太多可藏匿的地方,最关键是,我们为了发掘的方便,装备背包扔得一地都是,现在要收根本没时间!就在我们惊慌失措之际,两个普通游人打扮的男女走了过来。男人穿着登山服,胸前挂着一部单反,女的则穿得颇为娇艳,纱裙舞服不说,脸上还画了个妆。

    “话说,拍写真在城里附近找个景不就行了,何必来这山沟沟里?”可以听见那小姑娘一路喘气一路说道。

    “你这就不知道了,这叫意境。”男生答道,“照片要在自然的地方拍出,投入感情,才会有故事。”

    感情这两人是来这山上拍艺术照的!然而这突然到来造成的可不是故事,而是一场事故!就在他们欢脱地从山路上出现的时候,我们悲伤地打了个照面。那两人先是一愣,然后少女反应挺快,马上转头就对男的说。

    “这些人该不会是来盗墓的吧?”

    “快跑,快报警!”那男的妈呀叫了一声,撒腿就跑。少女则拿出了手机。【如遇网页无法打开,请开启手机的飞行模式,然后关闭,换个IP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