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寻宝师

乐通118娱乐
关灯
护眼
字体:

章节目录 第十章:深潭血迹

    今天二更,求收藏求推荐票!!!谢谢!!!

    第十章:深潭血迹

    我就这么感慨了一会儿,却发现猫叔和光头都蹲在潭边不动了。我有些奇怪,走上去就问他们怎么回事,结果他们看了看表说,光头三个已经下去十二分钟了,那气瓶只能支持十五到二十分钟,保险起见他们现在应该开始往回浮了才对,然而却看不到有人要上来的踪迹。我们又耐心地等待了十分钟左右,可是没有!他们还没回来!

    这下我们都急了,按理说他们的氧气已经耗尽,可是为什么还没回来?难道他们在下面发生了什么突发情况?

    猫叔肉丸和光头情同兄弟,此刻看见他俩手都握紧了,显然颇为紧张。我们又蹲在那里等了个六七分钟,这六七分钟可以说是一秒一秒地数着过的啊。可是潭水一片死寂,完全没有人要出来的样子!

    “猫叔,怎么办……”肉丸忍不住开口了,“他们会不会……”

    “闭嘴,别说不吉利的话!”猫叔咬牙道。

    就在我们感觉到十分绝望之时,突然几缕水泡从水底冒了出来,让我们几个精神一振,正想伸手去拉浮上来的人,没想到几缕水泡过后,浮上来的竟然是一个装着潜水装备的防水袋,但是背着装备的人却不在!我们互相对视一眼,大感惊讶,可是接下来更让人惊讶的事情发生了。因为又是几缕水泡浮上来,然后又有两套潜水装备从潭底出现!

    装备诡异地出现了,可是光头他们呢!他们又在哪里,是否是在潭底发生了什么?

    猫叔一下抓起其中一套水肺,看了看上面的氧气指示器,结果却让人感到惊讶。因为那上面显示的氧气消耗量小得惊人,感觉就像用了不到两三分钟而已。猫叔放下其中一个水肺,抓起另外两个来看,结果也是一样!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又是谁把这水肺送回来的?我们面面相觑,心中虽然有很多想法,但却每一个确实的。猫叔沉吟了一会儿,然后转头看向我们说道。

    “看现在这个样子,除非我们三个下去看看,否则是得不出结论的了。”

    我和肉丸都点点头。因为看这氧气瓶的样子,和没用过似的,要下去的条件还是很充分的。而且最重要的是,必须得弄清潭底下发生了什么!又是谁把这几套潜水设备送回来的!肉丸当即走上去拿起了其中一套设备,我也上前,可是当我的手指碰到那水肺的时候,猫叔开口了。

    “胡寻,你这次要想好了。”猫叔慢慢说道,“这潭底下是什么情况谁也说不清楚,到目前为止已经下去了四个人没有回来。我们眼下面临的是真正的危险,你要回头还来得及。毕竟你本不是这条道上的人,你家里还有很多人在等你回去。”

    猫叔看着我,眼神中透出一种‘你不要后悔’的情绪。我其实不算一个特别勇敢的人,按理来说也会动摇。只是不知道为什么,猫叔问这个问题的时候,我的脑子里出现了小洁柔顺美丽的笑脸,心中微微一动。心想,我确实不是这条道上的人,可是小洁也不是啊,我总得替她哥哥救她一把。只有做完了这件事,我才能安心地回到家人身边,哪怕这路上有许多危险。

    想到这里,我微微一笑把自己的手机扔进防水袋里,不再想上面疯狂的来电。然后背起袋子,拿起潜水装备走到猫叔身边,坚定地点了点头。猫叔也不再说话,我们几个穿戴整齐,就站到了黑黑的潭水旁边。

    “或许再也回不了头也说不定。”看着那潭水,我想到了白书人临别前的赠言,静静地祈祷着,“这个预言千万不要成真。”

    祈祷完毕,我们几个纷纷跳入了黑水之中。这个时节已经快到秋天,潭水透出彻骨寒冷,不习惯于潜水的我感觉很不适应。打开防水手电,照出潭下的水黑黑绿绿,有很多絮状物在水中漂浮使得潭水看上去很是浑浊,能见度很差。然而让我觉得不安的是,潜下来以后感觉并不像宁耶推测的一样潭底存在着漩涡,反而感觉所有水流的波动都来自于头顶的瀑布,而潭子深处则是一片死寂。

    这是怎么回事?说好的漩涡呢?我转头看向猫叔他们,想了解下他们有什么意见。可是没想到的是,我一回头,猫叔他们竟然不见了踪影!难道他们浮上去了?可是没理由不叫我啊。我一阵心慌,正想往上浮,没想到这时更可怕的事情发生了,身子周围平静的水流开始急速地动了起来!一股无比强大的水流从我后背猛地拍来,拍得我差点口吐鲜血。

    这种感觉是极难形容的,就像你站在原本已经拥挤不堪的公交车上,然后还有人用蒲扇大的巴掌往你的后背猛拍一下一样。我突然觉得难以呼吸,带着呼吸器就咳嗽了起来。然而目前的事态却不容得我咳嗽,因为我感觉自己整个人已经不受控制地被那股不知道哪里涌出的强大的水流带了起来,身体开始在潭底下飞舞。

    这是我第一次感觉到人力在自然面前的渺小。此刻的我就像单筒洗衣机里面的衣服一样,整个人在黑绿的湖水中被抛上抛下,甩左甩右。有无数的枯叶树枝和水藻从我身边划过,然后又以急速飞向后方。而我根本就无法保存平衡,这一秒头在下脚在上,下一秒又被冲得整个人翻过来。一会儿上身被甩向左边,一会儿又甩向右边。原本胃已经很不好的我几乎能感觉呕吐物都到了我的喉咙那儿,马上就要跑出来了!

    不行,这样下去非死不可!我在急速的水流中拼命地伸出手想抓住什么,然而却突然意识到了手上竟然还握着一个防水手电。我有些无助地把手电往侧面照去,同时挥舞另一只手看看有什么可以抓住来固定自身。谁知道灯光一打过去,我赫然发现在急速水流带过的一侧潭壁上,有着斑驳飞溅的血迹!

    那血迹有整整一个人那么大的范围,扩散开来成大致的六角形,就像一个人被砍了十几刀然后血飞溅到了墙壁上。在黑暗冰凉的潭水中看到这一大滩血迹,我当场吓了一跳,这急流中怎么可能残存这么大一片血迹?【如遇网页无法打开,请开启手机的飞行模式,然后关闭,换个IP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