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寻宝师

乐通118娱乐
关灯
护眼
字体:

章节目录 第十七章:衣冠冢

    第十七章:衣冠冢

    我们仔细观察,发现那是用金丝楠木做成的人偶,人偶表面涂上了致密的肤色油漆,使得这木质结构历经数百年仍旧保持完好,光洁如新。然而,由于这木偶做得极像真人而且保存完整,所以它的全身上下反而散发出让人感到无比诡异的气息。

    当这个男性人偶出现在我们面前的时候,所有人都吓了一跳。我们避开那人偶瘆人的头颅往下看,可以看见它身上正穿着明朝高官贵族的服饰,双手放在胸前,似乎是平静地睡着。而他的身体周围,放置着不少金银珠宝,书画古琴之类的玩意,可以看出这人偶的陪葬品也颇为丰厚。

    可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潞王墓主墓室的棺材里会躺着一个人偶?而且这个人偶看上去就像是被好好地‘安葬’了一样?一时间我们百思不得其解,就纷纷四散开来,在这后殿内寻找起线索。我们很快就发现这棺材旁边的8个红木箱子里面,放得都是各种官服,金银,书画等陪葬品,一切规制都和明代的王爷十分符合。可是仍旧没能找到任何能解释那个男性人偶存在的东西。

    看见大家都对那人偶感到迷惘不已,却又有些畏惧于它身上散发出的诡异气息而不敢靠近,我想自己该做点贡献了。我便先对着那棺材里的人偶磕了个头,然后就戴上手套轻轻挪开了那东西,开始摸索棺材底板。其实我还蛮喜欢人偶的,所以对这玩意的恐惧就不如别人明显,摸过它身侧的时候也不会觉得特别害怕。果不其然,有些东西确实存在于这人偶身下,我深吸一口气,从人偶屁股底下拽出了一张类似于帛书一样的东西。

    拽出了东西,我立刻精神一紧,赶紧打起手电来看。我的天,这竟然是一份血书!见我有了发现,其他几人立马放下手中的东西,围了过来。我心想这血书怎么说都是明代的文言文,我自己看肯定不如肉丸解得快,于是就把血书直接交给了他,叫他翻译给大家听。肉丸在那里读了一会儿,抬起头来和我们讲了一个记载在血书上面的奇异故事,而这个故事,解开了几乎所有和潞王墓相关的谜团。

    “众所周知,潞闵王的父亲潞简王深得圣宠,他在生前积攒了大量财富。”肉丸一边看血书一边加上他自己的理解解释道,“而闵王并没有用这大笔财富进行穷奢极欲之事,而是潜心钻研书画音律和棋道,最终琴棋书画样样皆精,可称为一方圣手。他在年轻的时候就用父亲留下的钱财接济了很多因灾荒而流浪的文化人,久而久之,家里就养了很多奇人异士。而他的这种行为,在当时的江湖上可以说是一段佳话,而潞闵王也获得了‘潞佛子’的美名。”

    肉丸说到这里,抬头跟我们解释道,“这是血书的第一段,大概就是在歌颂潞闵王当时所做的功德。”

    看见我们都点了点头,肉丸就继续读了下去。

    “然而天地不仁,像潞闵王这样的大好人大才子的下半生却落得家道败落的悲惨下场。李自成入关,潞王被迫选择逃亡,大量家财和收藏都被掩埋在了原先潞王府附近的一个地方,只有我和其他几个亲信知道收藏的地点。而潞王本人则随军渡江来到杭州镇守。然而在清军大军临境的时候,他为了不让清军屠城而自愿投降,使得杭州城百姓免遭屠戮。可是潞王的仁慈却没能得到上苍的怜悯,最终他还是被清朝的贼子们找了个假造金印想要谋反的理由给杀死了。”

    这段话念到这里,透露的东西和历史上我们知道的所差无几。我们都盯紧肉丸,希望他接下来读的东西能更有信息量。

    “潞王的死讯传出来以后,当年曾经受他恩惠的文人方士没有不痛哭流涕的,大家都狠狠地咒骂清人的狠毒,并且为潞王悲呼不止。其中有一位姓周的勇士冒死前往京城试图带出潞王的遗体,然而天命不佑,最终他只是偷出了潞王临死前穿的衣物,并交于我手中。由于我是潞王的亲信,便本着‘视衣如人’的态度恭敬地对待他最后的遗物,并挖掘出潞王逃亡时埋藏的金银宝物,然后利用这些钱财,发挥自己的专长,为他偷偷建了一座坟墓,让后人供奉。然而徒有衣物而无人形入棺始终不成体统,所以我按照潞王的形貌制作出了一个等身人偶放入棺中,聊表哀思。

    清狗阴险,其后盗墓贼估计也不会有穷尽。因此我把陵墓建得很是隐蔽,又在前往这陵墓的水路中养了神兽,用来护卫潞王的遗体。在左右配殿我各自做了些手脚,希望能威慑来人。然而我知道终究有一天还是会有人能来到这陵墓,如果有人来了,我希望来的是汉人。我实在不愿在潞王棺木附近再设置什么恶毒的诅咒来守卫陵墓了,只希望你们拿了钱财就离开,请勿破坏潞王棺中人偶,也算是对死者的一点尊重。

    许三生泣血书

    一听完,我立刻恍然大悟。原来潞王果真死在了投降清朝以后,而他的这个陵墓,是受过他恩惠的门客,用他生前留下的金银财宝建造的。不管是之前水道中遇到的巨大六角恐龙,左配殿的连发短剑,还是在右配殿遇到的乌龟恶灵,都是陵墓建造者为了阻挡盗墓贼而设置的机关。而因为潞王死的时候尸骨无存,所以这里只能说是一个衣冠冢,而那个巨大的人偶,则是为了代替找不到尸身的潞王而放入棺中的!这么一来,这个陵墓的大部分谜题,都迎刃而解了。

    知道了这些以后,我心中一阵轻松,然而转头看其他几个人,却发现他们脸上露出的震惊远胜于恍然大悟,这让我迷惑不解。只见猫叔指着那血书的最后喃喃地道,“天哪,这竟然是许三生亲手写的血书,这里竟然是他亲自造的陵墓!”【如遇网页无法打开,请开启手机的飞行模式,然后关闭,换个IP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