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寻宝师

乐通118娱乐
关灯
护眼
字体:

章节目录 第二十一章:疯狂猜想

    第二十一章:疯狂猜想

    “哦哦,怪不得古人喜欢用烧龟壳这种方式来占卜!其实就是觉得龟壳能传达神明或者鬼怪的意思吧。”舞娘一拍手掌联想道,“那么乌龟图案画在这七把椅子之间,是不是也有类似的神奇功能呢?”

    舞娘说到这里,眼中露出好奇的神色,然而她却没有看向猫叔,而是斜斜地望着张雨轩,似乎是在期待他的回答。我一看这阵势,心想我去,感情刚才小张哥表现得太英勇了,这妹子都看上他了么?

    然而张雨轩却理都没理舞娘,侧头就去看别的东西去了。气得舞娘直嘟小嘴。最终还是宁耶看不过眼了,接了这茬。

    “这七把椅子连着底下的图腾组合起来,叫‘七子阵’。”宁耶微笑着给舞娘解释道,“现在研究这个阵的人非常多,不过它的功用众说纷纭,没有确切答案。所以你问我们,我们也不知道哒。”

    “切~原来你们也有不知道的东西啊~”估计张雨轩没理舞娘的缘故,她显得有些生气,开始抱怨道,“我还以为你们能给我说说这阵法的作用,顺便做点漂亮的演示呢,比如说‘啪’的一下把那棺材里的漂亮人偶弄得会开口说话了。没想到你们也是什么都不知道。”

    “哈哈,你这想象力也够丰富的。”宁耶笑道,“我们寻宝人可不是魔术师,没有这么神奇的魔力。而且这个七子阵嘛,我估计也只是一个祭祀神明的地方而已,不可能让人偶说话的,姑娘你别纠结了。”

    让人偶说话?一听舞娘的猜想,我忍不住侧眼看了看那装着人偶的黑棺,心中一热,好像想到了什么。回想起之前遇到的两个七子阵,似乎它们都有着某种奇特的作用。衔尾蛇的七子阵能让幽灵附身到活人身上,双蛇杖的七子阵则能制作出一个临时的克隆体。而这两个阵的作用,似乎都和‘起死回生’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起死回生……人偶少女……组织者……潞王墓……许三生……潞王的偶头……七星疑冢……线索在我脑子里连成一片,我隐隐感觉这些东西都能整合到一起,只是欠缺了一丝灵感,使我无法拨开迷雾。就在我迷惘之际,突然耳边好像传来了一把轻微的声音。

    “匹诺曹。”

    我吓了一跳,因为那声音分明就是从那黑棺里发出来的。而且这声音,听起来有些熟悉……我赶紧跑上前去查看那棺材。然而里面的人偶少女还是一动不动,不像能发出声音的样子。我忍不住偷偷拉了肉丸和光头来问问,然而他们谁也没有听见任何声音。

    匹诺曹?难道是我幻听了?这不是童话里面想变成人类的木偶的名字吗?一想到这点,我电光火石般萌生了一个猜想,忍不住一拍脑袋道,

    “喂,各位,舞娘说得挺有道理的,没准这个阵法真的能让人偶开口说话。”我道,“我有一个大胆的猜想,你们有没有兴趣听听?”

    看见我突然说话,大家都望向我,示意我说出来。我装模做样咳嗽了一下,然后道,

    “你们看那个装着人偶的黑棺,不仅装饰高雅,还被费劲地带入石室,由此可以推测它非常重要,而且组织者想用这七子阵对它做些什么操作。而对人偶最大可能的操作,也就是像童话里说的一样,让它变成真人了。”

    “等等等等,这只是你一厢情愿的脑洞吧。”听了我的话,宁耶皱起了眉头,“有什么证据能证明这七子阵有这样的功用?”

    “我这只是猜想,但是有一些引发联想的依据。比如说先民相信,神龟是神明沟通人类的桥梁,而凭空创造生命,需要的正是神的力量。”我说道,“再加上我们在潞王衣冠冢里发现的潞王人偶,虽然许三生的血书上说,那是因他觉得没有身体入棺不合体统,所以制作了木偶来埋葬。但是有没有可能,他的这种说法只是掩人耳目?因为那个衣冠冢里的陪葬品并不算太丰厚,而它的装潢也不如这个石室那么气派威严。

    据此我猜想,没准这个石室才是整个潞王墓的核心,而我们刚才挖掘的那个墓室,只是一个临时放置木偶的仓库。许三生建造这个潞王墓的根本目的并不是为了要安葬潞王,而是为了用人偶——‘复活潞王’”

    看见大家都惊讶得瞪大了眼睛,我进一步说出自己的依据,

    “按照我们之前的所知,潞王门下有很多奇人异士,在他不幸被杀后,有义士偷偷潜入京城偷出了他的遗物。或许当时行动的不止有普通的义士,还有懂得方术的奇人。他们想办法把潞王的灵魂转移到了他的衣物上,然后许老爷子花了大量心血制做出了和真人一模一样的木偶,想要利用这个石室里的七子阵,来复活潞王。而这个陵墓,则是他们的地下活动根据地。外表是掩人耳目的衣冠冢,内里则是进行复活实验的实验室。”

    “这么说来,情理上也有可能。”肉丸听了我的猜想后托着下巴道,“当年兵荒马乱的时候,潞王的存在是极其重要的。明室后人曾经发起过多次武装反抗清朝的活动,甚至建立了南明政权。然而由于无法找到一个大家都承认的君主而内斗失败。如果那时地位尊贵的潞王仍在,则这一切内斗都可避免。许三生对明朝忠心耿耿,他会想尽办法想复活潞王,也很合理啊。”

    “那这么说来,当年只要许三生能复活潞王,南明政权可能就不会崩溃,反清复明能成功,中国历史就能改写了?”猫叔有些不以为然地说道,“如果真的那么容易,那他这个狂热明粉为什么没复活潞王?”

    “或许当年许老爷子遇上了一些麻烦,没能完成实验?”我猜测道,“又或许老爷子感觉当时反清复明的力量还不够,并不是潞王重现的最好时机,就暂时把这个墓封闭起来,转投入其他抗清运动吧。只不过他留下的七子阵仍旧有神奇的功用,所以组织者们才千辛万苦地把那个人偶少女带下来,希望用七子阵让这少女获得生命。”

    “等等,你这推理也有矛盾的地方啊。”光头说道,“要按你所说,这石室才是潞王墓的核心,衣冠冢只是仓库,那为什么组织者要请我们这么多人来挖那衣冠冢?既然他们的目标一开始就是石室,自己组织一帮人静悄悄挖下来不就好了?”

    “或许没有我们,他们也没法到达这个石室。”我说道,从背包里拿出组织者分发给每个人的地图,然后在上面比划,“没发现吗,我们开始挖掘的地方在北斗七星的天璇位置,但是沿着地下水道我们实际上来到了摇光位置附近,然后在那里发现了一个衣冠冢,里面放着潞王的人偶。会不会从北斗七星的其他几个位置挖掘,最终也能找到类似的地下通道,然后都能通往摇光位置附近的某个墓室?里面会不会也有类似的潞王人偶?”

    “什么,你的意思难道是说,潞王墓的七星疑冢并不是一个真冢六个假冢,而是七个都是真冢?是因为许三生害怕人偶会被清人发现破坏,所以就一口气做了七个一模一样的人偶?”猫叔听了我的猜想,瞪大眼睛。“而我们从任何一个点下来,最终都能到达摇光位置附近,然后发现一个类似的衣冠冢……”

    “嗯,没错。”我点点头,“也就是说,七星疑冢的入口虽然相聚甚远,但是底下的墓室其实就在附近挨着。而这些墓室群的底下,则是我们现在所处的这个石室……因为它们的距离靠得如此近,所以我想,会不会这七个疑冢其实是一个壁垒,它们的存在是为了保护下层的石室?这墓室群之间会不会有着某种机关联动?

    没准当任何一个墓穴单独被打开,这底下石室就会被封死。而只有派7组人在相近的时候打开墓穴,破坏墓穴内部的机械运转,才有办法避免这种联动的发生。事实上,在我们打开那个衣冠冢的同时,我猜想其他地方的寻宝人也都对另外几个墓穴并做了操作。

    当大家的操作都做完以后,整个上层的墓穴机关就全部崩溃了,组织者们才有办法攻入底下石室。这就是组织者找这么多人一起来挖掘这潞王墓的目的。”

    听了我的猜想,大家一时间都默了。说实话,我这个想法是三分依据,七分脑洞。众人既没法完全的相信,但是似乎又找不到什么更靠谱的猜想。就在大家都默然的时候,突然宁耶走了上来,面向着大家,笑着说道。

    “小简爷不愧是小简爷,他推理出来的,就是真相。”【如遇网页无法打开,请开启手机的飞行模式,然后关闭,换个IP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