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寻宝师

乐通118娱乐
关灯
护眼
字体:

章节目录 第二十二章:守陵人和寻宝人

    第二十二章:守陵人和寻宝人

    “欸欸欸,”听见有人这么夸我,我反而有点接受不了,捋了捋额前的刘海尴尬地道,“其实我这只是瞎猜的,要说真相还得找到更多根据才行。”

    “我就是那根据。”宁耶突然露出了一个诡异的笑容,然后说道,“你所说的,和我知道的东西基本没什么两样,如果光靠推理就能得到这样的结论,也真是可怕啊。看来不能让你们平安回去了呢。”

    “你说,什么?”一听宁耶的话,我们都感觉一阵茫然,想问清一点。可刚朝宁耶走近几步,我就觉得脚下一软,全身乏力就倒在一边。舞娘一下冲过来扶着我,结果她还没跑到我身边,也倒了下来。

    我们赶紧回头,竟然发现大家的情况都差不多,好像吃了药似的,一个两个都站不住,必须找点东西来依靠。

    然后看向宁耶,却发现他站在洛书七子阵前,腰杆挺得笔直,正笑吟吟地看着我们。而在这巨大石室内昏暗的照明下,宁耶此刻的脸显得分外扭曲和可怕。

    寂静潮湿的空气,好像突然变了味道。

    “这是怎么回事?怎么我好像全身乏力?”猫叔撑着一旁的黑棺喘着气道,“姓宁的小子,你对我们做了什么?”

    “我没做什么,不过是在测试空气质量的蜡烛里面混了少许会让人疲软乏力的药物罢了。”宁耶嘿嘿笑道,指了指他当时推进屋里来的滑底圆盘。

    “那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你究竟是谁?”猫叔知道自己找了道了,恨恨地说道。

    “他是守陵人。”接口的却是张雨轩,只见他此刻正抱着手臂平静地靠在一侧石壁上,冷峻地说道,“从一开始,他就不是很在乎宝藏,他所关注的重点,全都在组织者的动向上。”

    “说的没错,我是守陵人。”宁耶淡淡地道,“严格说来,我的父亲是。因为我们的祖先曾经受过潞王恩惠,所以世世代代坚守对明室的承诺。只不过父亲在把潞王墓的相关信息全部传授给我之前就失踪了,因此我对这个墓穴内部的情况也不是十分了解,必须依附着你们才敢进入其中。我的目的有两个,一个是探听这个组织的信息,因为他们和我父母的失踪有关系。另一个目的,则是履行守陵人的职责,不让你们破坏潞王的坟墓和盗走其中的东西。”

    “唉,怪不得那时我们明明已经盗得足够的宝藏,你却一再提出疑问,甚至还怂恿我们挖盗洞下来……原来你的目的和我们根本就不一样!”猫叔叹了口气,露出认栽的表情,“可是我不明白,你不是白书人派来帮助我们的人吗?如果你不是,那你是怎么得到我们的联系方式的?”

    “你们该不会在半路上提起过这件事吧。”张雨轩冷冷地说道,“如果有人听到了,很有可能因此鱼目混珠。”

    听他这么一说,我和猫叔吃了一惊,相视一眼,心中暗叫不好。我们在上四方山的路上确实曾经交谈过这件事,而且我还随口报出了小简和猫叔的手机号。想必那时候宁耶正好隐藏在附近,听见了这番话,所以才趁机冒充成白书人的手下,跟上了我们!而此刻宁耶盯着张雨轩微微一笑并点了点头,显然他认同了这种说法。

    “小张哥果然是聪明人,一点就透。”宁耶笑着说道,“我确实是在四方山道上偷听到了他们的对话,才起意混进这队伍来的。我知道猫爷一路都在提防我们,只不过探寻了这么久,人显然是会有些疲惫的。而且到了这墓穴深处血腥气这么重,我要掩盖迷药的味道很容易。”

    “唉,没想到猫爷这半世道行,也就损在你这孙子手里了!”猫叔低下头,露出听天由命的勇敢表情说道,“来来来,既然败了,要杀要刮悉听尊便!”

    啊,难道我们都要被杀了么?要开始杀人了?看着宁耶一步步走了过来,想到等会我们会一个接着一个被杀死,一种难以形容的恐惧涌上我心头。让我害怕的不只有死亡,还有那种同伴瞬间变敌人的残酷感。宁耶看上去是个多阳光亲切的小伙子啊,身份一旦揭露,他就马上要杀了我们。盗墓者和守陵人的争斗,从来都是这么残酷的么?还是说寻宝人的世界里面,这是很常见的事情?

    组织者们一开始就想把寻宝人当破垒的棋子利用,一点也没有告诉我们真相的打算。看来,尔虞我诈在寻宝中是很常见的。

    其实……小简是不是好人,我也说不准。他有想当天子的野心,他能把婚约当成筹码,他在寻宝路上抛下队友……一想到这些,我突然觉得寻宝这事儿很脏!我为什么要去趟这次的浑水呢!要是不明不白地死在这里,奶奶该有多伤心啊!

    还有我的大伯和二伯,他们现在肯定在担心着我,而我却死在了遥远的一座坟墓地底深处,可能一辈子都找不到尸体……

    或许这次以后,再也回不去了也说不定。

    我耳边响起了白书人临分别说的话。脑子里不禁出现了和家人温馨相处的一幕,自从下墓以后积累起来的恐惧感一下就爆发了。我非常后悔,眼泪几乎都要流下来了,然而却没有任何作用。宁耶已经拿起一把小短剑走到张雨轩面前,准备和他做最后的道别了。

    “小张哥啊,说实话,你那驱鬼的神技真是让我钦佩,所有人中我最多谢你了。如果没有你,我可能也没法活到这里。”宁耶说着,把剑抬到张雨轩心脏处,“但是,我真想不通你为什么不早点揭穿我,隐瞒的话对你一点好处也没有啊?你为什么不一早就联系白书人,证明你自己的身份呢?如果这是为了那可笑的自尊的话,那真的对不起了,是你自己害死了自己。”

    宁耶说完,冷冷一笑,手起刀落就刺向张雨轩的心脏!

    看见他要下杀手了,我们都是一阵心痛。两个了不起的驱鬼人在此碰面,可惜的是他们地位并不平等,其中一个已经是板上鱼肉。舞娘更是捂着眼睛要哭了的样子。

    然而,刀最后并没有落下。因为它在刺中张雨轩的瞬间,一下被隔开了。能听见叮叮两声清脆的声音,黑暗的石室内刀光一闪,宁耶的短剑就被打飞了开去。

    只见微光下,张雨轩提着军刀靠在石壁上,半点也不慌不忙,然后我们竟然看见他挺直了腰,朝宁耶走近了两步。从他抬头提刀直视宁耶的样子看来,他显然没有中毒!

    “其实我也是在那配殿驱鬼的时候,才知道你的身份的。因为你那时候展露的,根本不是正宗的东宗驱鬼手法。从那时候我就对你小心提防,提前服用了能抵抗毒气的解药。”张雨轩说着,淡淡地看着宁耶道,

    “而我之所以不揭穿你,是因为我一直以为你才是白书人派来的真正手下。”

    什么?!一听到张雨轩的这句话,我们尽皆大惊,难道说,这个也是假货?【如遇网页无法打开,请开启手机的飞行模式,然后关闭,换个IP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