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寻宝师

乐通118娱乐
关灯
护眼
字体:

章节目录 第二十五章:再入黑水潭

    第二十五章:再入黑水潭

    下水以后,他们很快地消失在我的视线里。而我身边,是一个重伤昏迷不醒的宁耶。四周空气潮湿阴冷,周围的岩石泥土坚硬漆黑,唯一的光芒就是我的手电,除了水流声以外再听不到任何声音。

    我有些无聊,拿出自己的手机一条条看家人给我发的信息。二伯还在不停安慰我,嚷嚷着医院害我丢了五次,得要各种赔偿。虽然他记错了我失踪的次数,但是言语间却充满了质朴的关心。

    然而从另一些家属发来的信息里,我却读出了另一种意味。比如小叔他们,语句间开始对我的责怪起来,说我如此任性不听话,和小时候那个乖乖的胡寻简直不像同一个人。

    其实不管安慰还是责怪,我都觉得理所当然,甚至觉得小叔他们说得更有道理。最近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确实不像个正常人会经历和做的。现在只盼回医院以后我好好道歉,大家能重新接纳我。

    唉,过了今天的事情,我算是明白了,世界上对我最好的还是自己家人,虽然我的失忆症还没被治好,对这些家人的记忆还是朦朦胧胧的,但是此刻我的心中却充满了期待,期待能重回家人身边,过上温馨平安的日子。寻宝的世界新奇,但是太危险了,人心也太难测了。我要再过这种生活,保不准什么时候死在哪里。

    想通这点后,我心里反倒是舒畅了。等会上地面找组织者索要孔子水,然后给了小洁,我就可以功成身退了。唯一有点遗憾的是以后再也见不到那个漂亮的人偶。虽然我还不知道这究竟是个什么东西,只知道这肯定不是一个凡物,要不然组织者们不会这么煞费苦心想让她复活。每次一想起她的脸,我胸口就会有一种莫名的热热的感觉,让我全身舒坦。

    就在我发花痴之时,突然感觉裤管有些湿了。我微微一惊,站了起身,这才发现原来不知道什么时候水道里的水已经涨了起来,开始往河道这边漫了!看见水涨得很快,我吓得魂飞魄散,拖起重伤的宁耶就往高处走。

    可是水涨得很快,我拖着宁耶走几步,水就上来一点,很快我们的衣服就湿了一大片,走的速度根本就跟不上水涨的速度。

    那该怎么办?我打起手电看两侧的水流,发现水势极其湍急,间歇泉就像爆发了一样,疯狂往外喷涌着水流。眼看过不了多久,就连我们所能去到的最高处也会被淹没的!

    老天,猫叔他们怎么还不下来?我看了看手机上时间显示,发现没过去多久。然而水已经涨了很多,如果要等猫叔他们找到新的气瓶给我们送下来,可能已经来不及了!而且这地底下没有信号,我也没办法告诉他们我遇险了!

    一时我心急如焚,看着水不停漫上,两人已经走投无路,心里顿时一片冰凉。难道熬过了这么多关卡,最终我还是要死在这出墓前的最后一步?我可不想淹死在这里啊!

    水慢慢地浸湿了我的鞋子,裤管,寒气从脚踝不停往上流去,阴冷的感觉像是要夺走我的生命一样。

    一想到奶奶和家人的脸,我心想,怎么也得最后拼一拼。就算为了家人也好!当下把心一横,脑子里浮现了一个最简单粗暴的点子。那就是裸潜下去!现在水流是往墓外流的,而且速度非常快,如果我运气好,还有一线能生存的机会!

    想到这里,为了减轻重量我把能丢的东西都丢了,全身脱得光光的,然后从背包里拿出一个大塑料袋鼓满气就套在宁耶头上,又仔细扎了几圈确定没有漏气,自己也套了这么个袋子,然后深吸一口气拖着宁耶就一头扎到水里。

    此刻间歇泉正是喷涌得最凶猛的时候,一下水我感觉身体就被一阵猛烈的洪流冲击,一下子卷进一个漩涡里。一时间我的上下左右都是漆黑冰冷的水,强大的水流的压力几乎要把我挤碎。我不敢呼吸,死死拽住宁耶就顺着水势漂流。整个人宛如融入了这墓底的暗流一样,化身成一页扁舟,任由水神主宰我的命运。

    可以感觉前段漂得算是很顺利,我一下子就被冲出去十几米,眼看马上就能到达那个通往瀑布潭的泉眼了。只要顺利过了那里,就到达那个黑水潭,然后就有活下去的希望!

    然而命运却像朝我开了一个玩笑一样,正在我快要被水流冲到哪潭眼的时候,突然我感觉后脑勺一阵剧痛,竟是有一块脸盘大的石头顺着水势砸中了我的头。

    吃痛之下我感觉自己身子一偏,原本正要顺利通过泉眼的身子顿时就不正了,啪地一下头撞到了水道的岩壁。这一撞顿时感觉自己无法顺利地继续漂流了,强大的水压死命地把我按在岩壁上,我奋力挣扎想改变方向,然而自身在这无尽的黑水里根本使不出力气。不管我怎么移动,最终还是距离那泉眼有那么几分的距离……

    完了,氧气不够了……

    我就在那么缺氧的情况下挣扎了几下,再也支撑不住,手一下放开了宁耶。然后意识好像有点脱离自身而去一样,整个人昏昏欲睡。

    或许这次以后,再也回不去也说不定。

    眼前出现了白书人诡异的笑容……没想到,真的让他说准了呢。我苦笑着合上眼睛,任由自己沉沉地陷入永眠……

    在那混沌之中,我又进入了一个诡异的梦境。

    在那个梦中我身处一个并不宽敞的圆形空间,那里好像只有红和黑两种颜色,唯一的光线来自头顶的出口。我跪在地上,手上拿着刀,在疯狂地笑着。我的双手,脸颊,身上都沾满了鲜血。身前有一个模糊的黑影,黑影仅具轮廓,就像半埋在土中。然后我继续笑,提起刀,一刀刀地往那黑影刺去……不知道为啥,每刺一刀,我好像都感受到了一种疯狂的喜悦……

    啊!

    就在我几乎要陷入死亡深渊的时候,突然感觉肩膀一阵剧痛,有谁突然狠狠地抓了我一下。我的意识一下子回到了现实之中,回到了那深深的黑水潭了!此刻身边的一切都是冰冷的黑水,然而在那黑水中,我好像看见了一缕手电的光芒,在那微弱的光芒下,一个熟悉的黑衣黑发围巾蒙面的高瘦身影出现在我面前。

    老天,那竟然是黑围巾!他怎么会在这里!

    只见他此刻没有带任何潜水设备,只是带了一个黑色的护目镜,正飘逸地悬浮在黑水之中,单手狠狠地抓住我的肩膀。见我醒了,他向我做了一个手势,示意我跟着他一起浮上去,然而我此刻已经是筋疲力尽了,拉住他的手,我苦笑了一下。

    “没想到,他们没有叫你,你还是来了……好兄弟。”

    不知道为什么,见到他以后,我突然感觉一阵安心,眼前一黑,就再次昏迷了过去。【如遇网页无法打开,请开启手机的飞行模式,然后关闭,换个IP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