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寻宝师

乐通118娱乐
关灯
护眼
字体:

章节目录 第一章:简单

    第一章:简单(新章开篇!求推荐,求收藏!)

    我承认,自从苏醒以后,我曾经遇到过无数让人震惊不已,难以置信的场面。

    然而过去任何一种震惊,都不如现在这张探险合照带给我的感觉那么惊心动魄。我怀着万一的心情一一对照着队员的模样和照片背后的签名,果然发现,那个长着我的脸的人,正好对应着签名中的“简单”。确认这点后,一股寒意涌上我心头:

    为什么我会出现在这张照片里?为什么照片背后会署名‘简单’?难道说,我和简单长得一模一样?

    那我究竟是谁?!

    一冒出这个念头,我的脸瞬间变得苍白,嘴唇不住颤动,立马拿出了我的手机,呆呆地看了看它的外壳。

    我的手机,和小简的是一模一样的。虽说这个品牌颇为大众,可是型号和颜色极多,为什么我们会选择完全相同的机型?另外,为什么我能在无意识间打开小简的手机锁屏?

    不禁想起最近发生的事情:我能看见鬼魂,能和幽灵交流……我最喜欢喝的奶茶,正好是解开小简的许公笺的显影剂……我以小简的身份来寻宝,却没有任何一个人认出我来……难道说,我就是简单?

    可如果是这样的话,为什么我没有寻宝的相关记忆?如果我真的是小简,那么“胡寻”又去了哪里?难道那个躺在重症病房全身包满纱布的人,才是真正的胡寻?

    一想到这,我立刻感到不寒而栗,但是下一秒,又意识到这推测其实存在着很大的问题。最大的问题是:如果我是简单的话,为什么没有任何人发现这事情?这也不可能!

    无数的疑问涌上来,压得我几乎无法呼吸,身子一阵发冷又发热。

    然而就在这时,我手上的手机突然响了,吓得我一阵哆嗦,原来是我的家人在给我打电话。电话一经接通,一把沙哑的中年男人声音从那头传了过来。从手机屏幕上显示的号码我知道,这人是我的二伯。除此以外,我的记忆里没有对他的任何印象。之前我一直觉得那是失忆症的缘故,可是现在想来……

    “喂,小寻?你终于接电话啦!”二伯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沉思,“你这孩子……唉……算了,啥也不说了,接电话就好!现在你在哪儿,告诉我们地址,我们叫医院的人去接你回来!跑出去一天肯定累坏了吧!别怕,有啥事回来再说!”

    “我……”我的嘴唇微张,可是话还没说完,就听到一个大嗓门在二伯身边开始嚷嚷了。

    “话说二哥,他真的是那个小寻吗?会不会有哪里搞错了?”从那人说话的内容我立刻知道,这人是我的小叔,“当年我是看着小寻长大的啊,那么乖的孩子会变成现在这样?”

    “他睡了整整七年!这七年里我们除了给医院钱,就没任何人去看过他,性格异于常人也很正常吧!”二伯的嘴离开了话筒说道。

    “我知道他确实经历了很多,可别人经历各种事情也没变成这样啊。”小叔的声音模模糊糊地传来,“正常的孩子怎么可能会弄丢五次!”

    五次……小叔的话从手机里透出,我的心立刻蒙上阴影。为什么他也会提到说我失踪五次?可是我明明只失踪过四次!这多出的一次,是怎么回事?我心下惴惴,听见电话那头二伯和小叔争吵了起来,身边别的亲戚也都七嘴八舌地加入了讨论。

    而我则握着手机在那边一言不发。因为我发现,多数的人是站在小叔那一边的。他们对我各种猜疑,话越说越难听,有些人甚至认为,像我这种脱离家族已久,又不听话的孩子已经不能算是胡家人,应该由我自生自灭。

    听了这语,我感觉心弦猛地被拨了一下,手一震,害怕地挂断了电话。难道我真的是太任性了么?作死地多次逃出医院的行为,是不是已经使我走得太远,再也回不去了么?

    想到这里,我缩在座位上,一阵阵发抖了起来。猫叔意识到我的问题,斜眼瞥了我一下,然后问道,“喂,胡家小子,你没事吧,怎么感觉你接了两个电话,气色就完全不对了?”

    “没,没啥,可能是在墓里泡水泡久了,有点着凉……”我无力地说着,摸了摸额头,好像有点发烫。

    “那我们顺路带你回医院。”猫叔说着,猛打方向盘,“看你这状况,要真出了事我们负不起责任啊。”

    “不,带我去简洁那里……我有事要问她……”

    我说完,一下就倒在车后座那里,额头烧得滚烫,然后人事不知了。

    在我昏迷的时候,隐约记得做了一个梦。梦中有一个非常模糊的蓝色身影出现在我面前,用轻柔但焦急的声音向我询问着:

    “你忘了重要的事了么?你找到了那样至关重要的宝物了没有?”

    “什么东西,我究竟要找什么?”我喃喃地道。

    可是对方还没回答我,模糊的身影就消失了。然后我就从梦中苏醒了过来。我苏醒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了一张床上,鼻尖飘过一阵消毒水气,这熟悉的味道让我立马意识到自己已经回到了病房当中!

    我去,猫叔他们居然没听我的话,还是把我送回医院了!我正想骂娘,然而刚侧过脸,就发现护士小洁正坐在床边,在给我更换敷额的冰袋。我吓得坐起,呆呆地看着小洁的大眼睛。

    “小洁,你你,我……”我顿时感觉舌头有些结巴,“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是你朋友打电话叫我过来的。我一出现他们就匆匆走了。”小洁温柔地看着我,有些脸红地低下了头,“我听说,听说你是去帮我找药了,才会感冒发烧的……你,你对我这般好,我我又该如何报答?”

    小洁说到这里,满脸通红,头低得几乎要埋进手臂里了,娇美不可名状。我正想谦虚两句,却听见小洁低着头继续呢喃着:

    “但是,寻宝这事情实在是太危险了,你不要再做了。听你的朋友说,你们差点就死了……我知道以后,害怕得几乎要哭出来,寻少爷,你万不可再以身犯险……要不然,可能和哥哥一样……”

    一听小洁提到她的哥哥,我心中一震,想起了要见小洁的真正目的。于是就干咳两声,鼓起勇气向她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咳咳,小洁,想我问你几个问题。请你如实回答我。”我忐忑地问道,“首先,我在医院里失踪过多少次?”

    “四次。”小洁扳着指头说道。

    “可是,我的所有家人,都说我失踪过五次。”我问道,隐隐觉得这失踪次数的差距里面,藏着什么。

    注:前文做了微调,主角沉睡时间从10年调整为7年。【如遇网页无法打开,请开启手机的飞行模式,然后关闭,换个IP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