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寻宝师

乐通118娱乐
关灯
护眼
字体:

章节目录 第二章:意乱情迷

    第二章:意乱情迷

    “哦,那一定是因为他们听了小道消息吧。”小洁沉吟道,“我好像也听说过类似的,说是在你苏醒前不久发生过什么事,闹得沸沸扬扬的。但后来医院出来辟谣了,应该只是谣传吧。”

    怎么会这样?听了这个说法,我心中一惊。然而不管怎么问,小洁也说不出更多东西来,显然她对此事所知也甚少。

    我顿时苦恼了起来,看来这件事被压得很深,知情的人并不多。如果当时奶奶在这里就好了,她一定能替我打听清楚。然而就我所知,她也是在我苏醒前一天才被通知来看顾我的,而她对这件所谓的谣言,显然也并不清楚。

    知道这事一时间很难弄清,我不禁摇头。转而看着小洁,不安地问出了第二个问题:“对了,小洁,我和你的哥哥长得很像,对吗?”

    “嗯,寻少爷,你怎么会……问起这个?”小洁听了我的话,有些惊讶,抬头道,“单论外貌的话,确实挺像的。不过加上你的发型装束来看,大概就只有六七分相似了吧。”

    “你之前说过,我的脸让你好奇,就是这个原因?”我叹了口气,想到简单曾找替身假死的传闻,便道,“你有没有怀疑过,我就是你哥哥?”

    “这……怎么可能?寻少爷一直住在医院,怎么会和哥哥是同一个人呢!”没想到小洁却狠狠地摇了摇头,然后拿出她的手机,调出其中一张照片给我看,“而且你俩虽是外貌有些相似,可行为气质却完全不同!寻少爷的眼睛和哥哥的眼睛,完全是两种极端……只要一看你们的双眼,马上就觉得连五分相似也无了!我绝不会把你们两个弄混的!”

    我看向那相片,只见一个英俊的青年站在小洁的身边,气质飘逸潇洒,似乎全世界的英气都聚集在身上。然而在这英气之下,他的眼中却是带着的一丝邪魅的。那邪魅就像一株黑芽,笼罩了他的全身,然后在他身后开出了花,长成了一双黑翼。

    “这,就是你的哥哥——简单?”看到这张照片,我叹了口气,立刻明白了小洁的意思。原来我虽然和小简面容相似,可是风采气质却相去甚远,所以小洁无法把我当成她的哥哥。

    知道这点后,我并没有感到高兴,反而胸口一阵烦闷。小洁把我和简单泾渭分明地分开,竟让我有一种被孤立的感觉。仿佛自己想当胡寻,被家人质疑,想当简单,却又完全得不到简家妹妹的承认。

    难道所有人都不要我了?我突然感觉眼眶有点酸,低下头喃喃地道,“按你的意思,是我太逊,根本就不配和你哥哥相提并论……”

    “寻少爷,你,你怎么能这么想呢……我没有这个意思!”小洁一听我的话,有些激动,坐在床边身体向我一阵前倾,“寻少爷热情,善良,有责任感,虽和哥哥不是同一类人,但一点也不差!”

    她说这话的时候,杏眼眼眶微红,竟是真情流露。然后见她顿了一顿,然后咬了咬樱唇,低下头继续道,

    “何况,你是我哥哥有什么好……人家,人家一点都不想做你的妹妹……”

    她越说声音越低,到后面柔音已细不可闻。我仔细一看,这丫头的小脸竟然扑粉扑粉的,已经完全红了!

    一看这阵势,我吓了一跳,她刚才这句话,是不是在向我暗示什么??难道,难道她知道我不顾一切地为她犯险,就喜欢上我了?

    如果是在平时,有这么一个漂亮的姑娘喜欢我,我就算不答应,肯定也高兴得不得了。可是现在,不知道为何,听见小洁的话,我突然全身乏力,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见我一言不发,小洁抬起头,痴痴地看着我,眼神中透出渴望的神情。四目交投之际,她的脸变得更红,纤纤玉手轻轻搅着,然后低声地道,

    “寻,寻少爷,你之前夸奖过我模样漂亮,我觉得很开心……那么,现在的你,会觉得我是最好看的吗?”

    听了小洁这话,我更加呆了,为什么她会突然问我她是不是最漂亮的?我不禁想起看过的电视节目里,有人调侃过——“当一个男人爱上一个女人,就会觉得她比谁都美”。小洁问我这个问题,是不是在试探我对她的态度?

    看着眼前娇俏可爱的少女,闻着飘过来的阵阵体香,我觉得不能伤害这姑娘,本能地想脱口而出“你是最好看的”。可是话还没吐出,眼前就闪过了另一个倩影。

    那是一个埋葬在缤纷蔷薇花瓣中,身材窈窕,花容绝世的身影。那是镜子楼底一见就让人铭记于心,潞王墓中再遇让我魂牵梦绕的一个身影。我此刻想到的,竟然是一个人偶的样子!

    难道我是个恋物癖!那可不是真人啊!为什么我会对一个死物这么念念不忘?想到这点我感觉自己好像被打了一鞭子一样,心塞塞地难受。可是不管自己怎么否认,我心中觉得要论美貌,以那人偶是为第一,于是那句“当然是你最好看”就怎么也吐不出口。

    小洁看我嘴张了几下,似乎想努力说些什么但却没说出半个字,脸色一下变得惨白。一时间我们都尴尬了,不知道说点什么好。

    就在这时,病房里突然传来一阵敲门声,估计是医院的人知道我醒了,派医生来咨询我的情况。我抱着“终于有人解围了”的心态,高兴得不得了,急忙招呼门外的人进来。结果门一经推开,发现进来的人并不是我的主治医生之类的,而是这家医院的院长繁先生!

    看见来人不是医生,我有些惊讶,脱口而出道,“疑?怎么是您来了,不是步医生?步医生呢?”

    我这么问,完全是因为没想到院长会亲自驾临,可是没想到,我这句话却明显让小洁误会了。只见她一下从床边站起,身体不住发抖。

    “我,我就知道……我还是比不上,比不上步医生……”

    她这句话说得气若柔丝,如果我不是就站在她身边,定然听不到。我一听这内容,知道小洁误会了。急忙转头,却发现她的眼眶早已通红,仿佛下一秒泪就要滚落下来。我正想说几句解释,可小洁却一下推开我,捂着脸跌跌撞撞地就跑出病房去了。

    “小洁!”我知道自己闯了大祸,心中害怕不已,一种名为“后悔”的感情在心中萌生。我怎么又说错了话做错了事。我为什么刚才会那么说话?

    被悔恨驱使,我想跑去拉她,可刚一迈步,院长就侧身拦住了我。我此时高烧刚退,全身没有半点力气,一下就被拦了下来。院长表情严肃,明显有很重要的话要和我说。【如遇网页无法打开,请开启手机的飞行模式,然后关闭,换个IP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