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寻宝师

乐通118娱乐
关灯
护眼
字体:

章节目录 第六章:奇妙的夫妇

    第六章:奇妙的夫妇

    那隐约是一个男人的形象,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走在路上东倒西歪,一下子靠在路边树旁,一下子萎顿到坐在地上。我们见状,赶紧走上前去查看。只见那是一个村人打扮的男人,约莫三十岁,满脸胡子渣,蓬头垢面,左脸上还有一道已经淡去的刀疤,看上去有些凶悍。

    一见到我们,那男人好像看到仇人似的就扑了过来,嘴里还骂骂咧咧地说什么狗男女。然而他还没扑到我们身前,一下子就力尽,啪地一下趴在了地上,再也起不来了。随着他的靠近,我们都闻到了一阵浓烈的酒味。

    “原来是个醉汉。”老班说着笑了笑,轻轻用脚尖踢了踢地上那一团烂泥一样的男人。“不过这半夜会在山上游荡的,也只有醉汉了。”

    “夜风很凉,我们把他送回家吧,否则他可能会冻死在这里。”我说道,走上前扶起了那男人,“而且我们还得多谢他,有他来了,鬼打墙肯定就破了。”

    老班看我自作主张地帮人,无奈地耸耸肩,倒也没拒绝,拉开车门就让那男人上去,载着他一路往回开。果不其然,这次的路一下就不一样了,我们开了没几分钟,旁边就掠过了一个村庄,而这个村庄在来之前根本就没发现。

    一看见有村子,我和老班扶着这男人就下了车。这时这家伙也清醒点儿了,虽仍旧软绵绵的走不动路,但脑子总算有了三分意识。他指着道旁第一栋两层小楼,就说那就是他的家。

    只见那小楼此刻仍旧亮着灯,屋里的人显然还没睡。我们一敲门,一个颇为秀丽的年轻女人就走了出来,打开了门。

    一见到这美女,我们眼前都是一亮,没想到这偏僻的小山村里,居然都有这样清秀可人的姑娘。那姑娘看见我们扶着男人,立马高兴地迎我们进屋去,对我们千恩万谢的同时又赶紧把男人扶着到一旁的沙发上休息。

    男人靠在沙发上,口中喊了句‘渴’,美女马上跑去给他倒了杯茶,还拿着毛巾仔细地帮他擦去身上的污物。

    见这两人神态如此亲昵,我们立刻明白他们是夫妻关系,立刻对那男人投去艳羡的眼光。心想,能娶到这么温柔又漂亮的媳妇,那是几生修来的福气啊。可是没想到,那男人喝了两口水,擦干净了脸,却是突然瞪大了凶巴巴的双眼,然后一巴掌朝女人扇去。

    漂亮的女人雪白的脸上挨了一掌,顿时留下了五个红红的指印。

    那女人被打了以后,看了看丈夫,又看了看我们,眼眶立刻红了。看到这场景,我吓了一跳,想跑过去护着那女人。可是没想到,美女却只是捂着被打的脸像我们笑了笑,示意没事的。然后她匆匆地跑到厨房,给我和老班倒了杯茶,然后又继续跑去伺候她丈夫。

    我看到这女的如此美丽贤良,而这男的不仅烂醉如泥,还对妻子家暴,顿时就感觉愤愤不平。顾不上全身的疲乏,就想站起来帮说上几句。可是我还没进一步动作,肩膀就被老班按住了,他做了个手势,示意我仔细听听那男人说的话。

    此刻那男人已恢复了半昏睡的状态,一边躺在沙发上打呼呼,一边嘴里呢喃着什么。我侧耳倾听,只听见他嘴巴中嘟嘟囔囔——“你这小贱人,你嫁来的时候就不是整身子,就会勾搭那些有钱的老男人,最后只有我老岳勉强肯娶你,结果**还不给我听话……哈哈,哈哈”

    我一听这话,顿时明白了,原来这妻子婚前有过别的男人,而这位姓岳的丈夫心中介意,所以总是借酒消愁。而这妻子也自觉有愧,任由丈夫打骂而默默忍受。

    知道了这点后,我不禁轻轻叹了口气。那美女似乎被我的一句叹息惊醒,急忙给丈夫盖了条毯子让他在沙发上睡着,然后一边礼貌地送我们出去。

    走到门口的时候,我悄悄靠近女人耳边,轻声问了问她的名字,以及她是否需要帮忙。然而女人只是红着眼睛摇了摇头,握紧了她脖子上绿绳挂着的家门钥匙,轻轻叹了口气。

    “我姓岳,你可以叫我小岳。这山上村子里就两家姓,一家姓岳,一家姓王。我和我丈夫过得很好,不碍事。”

    我瞥了一眼,发现那美女脖上的绿绳,已经是被磨得接近漆黑。我顿时感觉颇为无奈,身上的疲乏随着夜深露浓而变得更为沉重,摇摇头就跟着老班他们走了出去。

    此时,天上的明月已经完全被乌云挡住了。我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发现都是晚上11点了。经过这么几番波折,我们赶路的事也被耽搁了不少。老班当即催促大家上车,猛踩油门就往村外冲。

    车子很快也很顺利地离开了村子,重新回到了第一个岔路口。因为刚才我们选了左边的岔道而遇到了怪事,所以这次老班几乎毫无犹豫,一下就开进了右边的岔道。可是没想到邪门的事情重新出现了,我们的车还没开出几百米,面前又出现了奇怪的分岔口。

    这次两条分岔口尽头,都是若有若无的一点灯光。此刻月色朦胧,远方摇曳的灯光不仅没有给我们带来太多温馨,反而增添了一种鬼气森森的感觉。

    这下老班也没办法了,一推方向盘倒在了司机座椅上,大骂中元节的邪性。我早些时候发过烧,现在看到前路不通,全身的疲惫感更是浓重,整个人一下倒在座位上。

    就在我们彷徨无措的时候,突然“咯,咯”两声闷闷的敲击玻璃声响起。就在我耳旁。

    我吓得一哆嗦,忙往车门外看去,只见一个暗红色的人影出现在车窗前。在惨淡的月光下,我发现眼前这人面色苍白,抱着一个巨大的布包,正是我们之前遇见的那个要搭便车的村妇。

    “你,你怎么会在这里?”我摇下车窗,有些害怕地一下抓住奶奶的手,然后朝窗外问道。

    “你们不让我上车,我只好自己走了。好不容易走到这里。”红衣村妇抱紧她怀中的大布包说道,“你们这次总得让我上车吧。前面好多岔路,你们不载我,肯定不知道怎么走。而且马上就要到12点了,再不快点回去就来不及了!我老公还在家里等着我!”【如遇网页无法打开,请开启手机的飞行模式,然后关闭,换个IP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