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寻宝师

乐通118娱乐
关灯
护眼
字体:

章节目录 第八章:腐坏的米酒

    第八章:腐坏的米酒

    听见我的话,男女主人都是一惊。那村妇有些害怕地握住了老公的手,然后和她丈夫附耳轻轻说了几句。他们说话声音不大,但我的耳力还不错,大概也听明白了几分。

    “他要去卫生间,可是会路过那……”

    “没事,他不会注意的。”

    一听这话,我顿时心中一紧,越发感觉这屋子不正常,但是表面上尽量维持平静,不动声色。果不其然,那男女主人商量好了以后,男主人就给我递了根蜡烛,说要带我去。

    我点了点头跟在他的后面,走到了房子一侧的走廊里。走过厨房的时候,我感觉空气中的腐臭味更浓了,身子微微一震,忍不住问道。

    “这屋子,好像有点臭啊。是,是有什么东西坏了么?”

    “哦哦,没什么,不过是之前自己家酿的米酒馊了,发出来的味道而已。”男主人笑了笑,“那缸子放在角落几年了,都没怎么管。直到里面东西馊了我们才发现。”

    “哦,原来是这样。”听了男人的解释,我笑了笑,本能地感觉那是忽悠,然后就钻进了洗手间。此时我其实并不想方便,只是借口到走廊看看,才跑到了这里。不过男人的回答滴水不漏,让我一时找不到破绽,所以只能无奈地解了个手,叹了口气。

    由于不能开灯,只是点着蜡烛,这洗手间便显得更是阴暗。或许也是因为有点晚了,或许是之前积累的疲惫还没消除,我突然有种恍恍惚惚的感觉,竟然是有点分不清现在是梦还是现实。幸好这种感觉也只是持续了一瞬,我就打了个激灵醒了过来,因为我好像听见有人在耳边呼唤我。

    “救命,救命,不要让我嫁给那男人!”

    呼救的是一把轻柔的少女的声音,似乎是遇到了危险!听到不断传来的呼救,我潜意识里好像被一条线牵着,赶紧就冲出了洗手间。我会这么激动,一方面是作为本能的使命感,另一方面是……这把声音,我听过……这话语听起来如昆山玉碎,如空谷银铃,就是在潞王墓里,那从黑棺中发出来的声音!

    一听到这把声音,我就想起了那个静静躺在蔷薇花中,天使一般的人偶少女。然而我一走出去,那声音就突然消失了,传入我耳中的,变成了这屋子男女主人尖锐的吵架声。

    这场景变得突兀,连我都咋舌不已。

    只见村妇手里拽着个大瓦缸,正一步步吃力地往外走,男人则拦在她面前,一手护着那缸一手拉村妇的胳膊。两人都是提眉瞪眼各不相让,眼睛几乎要喷出火来。

    “客人都能闻到这烂米酒的臭气了,你也知道这酒坏了,为什么不扔?”村妇恨恨地道,努力抬起那缸就想往外搬。

    “**突然发什么神经!”男人没多说什么话,只是眼神凶狠,和他之前斯文的模样判若两人。

    “那你说这缸臭酒怎么办,放在这里臭我们全家吗?”

    “这酒不臭!”那男人说着狠狠瞪了村妇一眼,然后就一手提起酒缸拖回厨房,“我自己会处理,用不着你来管。”

    男人冷冷地说完这句话,就完全不管村妇,而是小心翼翼地把酒运回厨房,像保护他的心肝宝贝一样。村妇则一下子蹲在地上抽泣起来,哭得很是伤心。然而男人根本没有理她的意思,自顾自地拿了一块干净的布擦拭这酒缸,仿佛这缸比他的老婆更重要,值得关心。

    自从见到这屋的男女以后,我就觉得他俩夫妻感情挺好的,起码是相敬如宾吧。然而此刻出现在我面前的,却像是仇人相见的场面。尤其是那男人,他此刻眼神深邃,透出淡淡的青蓝。眼神中仿佛融合了嗔怒,执着和无尽的哀伤,让人难以理解。

    我顿时感觉有些不安,急忙跑上前去问发生了什么事。结果村妇没有理我,只是抹着眼泪一边哽咽着说道。

    “我知道为什么你不肯让我动那些酒缸,因为那是你前女友给你酿的!”女人哽咽道,“你和我在一起了,为什么还留下她的东西,说,你是不是还想着她!”

    “你不要无理取闹好不好。”男人不耐烦的道。

    “我无理取闹,那好啊,你把她的东西扔了,证明你爱我!你根本就不喜欢我对不对!你心里还想着她!”村妇哭着站了起来,浑身发抖。

    “你再在我面前提她我就不客气!”男人的声音冰冷,不带感情。

    村妇见状,像是崩溃了一样,咬着牙跑上去,推倒了酒缸。缸一下子砸到地上,碎裂开来,里面浑浊的液体流得一地都是。

    见到酒缸被打破了,男人有点不敢相信,眼睛瞪得大大的,眼珠像是要掉出来。他的手握成拳,青筋鼓起,深呼吸后冲到女人面前,扬手就要给他的女人一巴掌。村妇从来没有见过他这样,吓了一跳,整个人又缩着蹲了下去。

    然而男人的手掌最终还是没有落下。他只是无言地弯下了腰,把酒缸的残片小心翼翼地捡了起来。一片又一片,像捡宝贝一样。

    村妇看到这一幕,眼泪又是滚滚而下。

    说实话,这酒缸没破之前,我曾有很多夸张恐怖的脑洞。比如这缸里没准会藏着尸体,藏着什么不可告人的东西。然而当酒缸被打破了以后,我跑上前偷偷查看,发现那液体又馊又酸臭,确实是坏了的米酒无疑。

    原来,这满屋子的臭气,其实就是前女友留下的馊酒散发出来的。原来,这腐臭的味道,真的是来自这坏了的酒。

    搞明白这点以后,我松了口气,走进厨房一边帮男人捡起地上的酒缸碎片,一边对两人劝和。说什么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两人结婚不容易,互相让一步对谁都好。然而情况仍旧是男默女泪,两人好像都没听到我的劝说似的,各做各的事。唯有一点两人是相同的,那就是嘴里嘟嘟囔囔的,都在说自己选错了,要说不选对方那该有多好。

    (元旦到了,祝愿大家节日快乐!来年天天开心!)【如遇网页无法打开,请开启手机的飞行模式,然后关闭,换个IP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