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寻宝师

乐通118娱乐
关灯
护眼
字体:

章节目录 第九章:腐坏的女尸

    第九章:腐坏的女尸

    听到这话,我就有点失笑了。心想这夫妻俩,竟然为了一个酒缸开始自怨自艾了,不是很可笑么?

    然而我转念一想,他们这种想法,也是人之常情啊!我现在又何尝不是在咒骂自己的命运?我抱怨老天不该让自己看到小简的东西,不该让我找到机会从医院里逃跑……因为我觉得,如果没有那一系列的机缘巧合,我根本就不会卷入寻宝人的世界里,然后弄得连自己是谁都搞不清楚!

    我接下来,又该怎么做呢?去胡家调查自己的身世?万一证明了我不是胡寻,那我岂不是无家可归了?就连奶奶都不会要我了……可是难道我就不管这事?就这么一辈子身份不明不白的?那如果我真的是简单的话,就这么占了胡寻的位置,岂非卑鄙无耻之极?

    哪一个选择都不容易做,选错了,就会像今天那样,弄得小洁哭着跑出去,再也不理我了。

    唉,想到这里,我突然又觉得很累了。原本到了嘴边的劝说,生生被咽了下去。我低下头,继续仔细地帮忙收拾满地的碎片。

    然而这时,我好像发现了一个新的问题。

    那就是自从我进入厨房后,那种腐臭的味道好像反而淡了。虽然从米酒缸里散发出一阵阵浓烈的馊味,可是这馊味带酸,和那让人有些恶心的腐臭味并不一致!那种让我在意的恶臭,更像是动物类食品变质后产生的味道……

    这么说来,难道那腐臭不是从这里散发出来的?可是,第一次经过这条走廊的时候,分明是在靠近厨房的地方腐臭味变浓了……

    想到这点,我顿时有点惊疑不定。而就在这时,我的耳边又听见了那少女清脆的呼救声。

    “救命,我不去,我不去!不要逼我,不要啊!”

    一听见这娇柔的呼喊,我的心一下子被揪了起来。然而声音轻弱,根本听不清从哪里发出来的。我心中不安,便走到了走廊上面,想仔细搜寻声音的来源。结果声音的来源我没法确定,腐臭的味道却又感觉变浓了。

    在脚踏上走廊的一瞬间,我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目光移向了厨房旁边的那个屋门紧闭的房间。确实,气味在这个房间附近的地方是最浓的。难道,腐臭并不来自厨房,而是来自这间卧室?

    我仔细凝视这卧室紧闭的房门。发现下门缝边缘处有几道明显的污迹。那污迹呈暗红色,明显是人的血迹!

    见到这个,闻到鼻尖的臭味,我现在是绝对地相信了,这屋子肯定有古怪。半夜抱着巨大布包的村妇,不能开灯的奇怪做法,满屋的腐臭味,这些都是问题。而且,我可以百分百地肯定这间卧室里面,肯定有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现在就看要不要冲进去了。

    如果是在过去,我现在早就破门而入,根本就不带考虑的。可是现在,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非常矛盾。

    之前,因为我随心所欲的选择,招来了很多不可逆转的后果。在这种情况下,我还要多管闲事,戳破这家人的秘密吗?这会不会太多事了?而且这把声音,似乎就是我之前见过的那个人偶发出来的,她不过是个死物,会有喜怒哀乐这些吗?值得我为她犯险吗?

    想到这里,我迷惘不已,抬眼就像奶奶看去。自从前两天开始,奶奶身体就一直不大好,今晚又舟车劳顿,此刻她显然是困了,正靠在沙发上打着盹。摇曳的烛光下,她的面容更显慈祥带着微笑,满头银发简直就像月光一样皎洁。

    看见奶奶的侧影,我心中一动,竟然联想到了那个人偶的模样。同样是这么一头茂密的长发,同样是这么若有若无的笑容。

    我见到的虽然是个人偶,可不知道为什么,我却明显能感觉到,这绝不是一个单纯的死物。它身上一定有着某些和人类相似的情感。而她现在,遇到了危险,在向我求救!

    想到这里,我抱着一股莫名的决心,一下就冲到厨房旁边的房间门口,撞开了门。

    看见我突然走到走廊上并冲撞房门,男女主人也从刚才的吵架中清醒了过来,急忙前来阻拦我。然而已经来不及了,我撞了两下就撞开了,然后闪身进去。

    房门一经打开,一阵强烈的恶臭就散发了开来,熏得我几乎作呕。我用衣袖捂住鼻子,然后拿出口袋里的手机进行照明。只见这间房间空荡,中间只放着一张旧木床。木床上没有床垫,然而却明显放着一团东西。

    我拿出手机朝那团东西上一照,顿时吓掉了一身鸡皮疙瘩,原来那竟是用凉席包裹着的一具重度腐烂的女尸!我原本以为在这屋里能见到那个人偶,可是没想到居然发现了一具女尸!

    手机的光线不强,照在女尸身上更增幽冥阴森之感。腐虫蝇蝇,都在尸体附近爬搔蚕食;朽肌丝丝,都慢慢从尸体身上剥落。我虽然不是鉴定尸体的行家,可还是能从这严重腐烂发黑的尸体看出,这个女人已经死了许久了。

    至于为什么能看出是女人?那是因为尸体的头发还有一小缕没有完全被时光侵蚀,而这缕头发颇长,像是女人的头发。更重要的是,这青丝尽头还绑着几根绿头绳,绳子扎得仔细,从这里就能看出,这女人死前应该颇为俏美爱娇,应该是个年轻女人。

    这下我就完全明白,这满屋子的腐臭味,就是这具女尸散发出来的!而这家人家中藏尸,肯定不会是什么好人家!我一下就转过身,对身后向我冲过来的男女主人怒目而视。

    家中的西洋镜被我拆穿了,村妇向我一阵怒吼,就扑了过来。我轻轻一侧身让过,然后一伸手就拿住她的手臂往后一折,她立刻就吃痛地跪下。

    男人看我把他老婆制住了,急忙也冲了过来。我一闪身,拖着村妇就往那女尸所在的床上靠去。男人却不敢太靠近那具尸体,只是低声嘶吼,伸脚就想钩倒我。然而我比他速度更快,把村妇往旁边角落一推,然后下盘猛地一沉,一个扫腿就把他横扫在地,然后趁他还没能爬起来,一伸手就卡住他的脖子,手中微微用力,让他不敢轻举妄动。

    说实话,我一直觉得自己的身体不算好,各种毛病也挺多的。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到了关键时刻,刚才这套与人格斗的功夫,我却是很自然地就使了出来,而且手法干净利落。

    这会是一个昏迷了七年的人能有的身手?连我自己都不禁皱起了眉头,产生了怀疑。当然我知道现在不是考虑这个的时候,就径直看向男人,然后冷冷地说道。

    “从我一进这屋子,就感觉你们家古古怪怪的。究竟是怎么回事,从实招来!这床上的女尸又是谁,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是不是你们害死的?!快说!”【如遇网页无法打开,请开启手机的飞行模式,然后关闭,换个IP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