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寻宝师

乐通118娱乐
关灯
护眼
字体:

章节目录 第十一章:玄霜大师

    第十一章:玄霜大师

    听了村妇的话,我也是大感惊讶,忍不住问道,“难道,难道你们没打算按照大师的说法,重新帮两位死者办一次婚事么?这也是对你们有利的做法啊。”

    “是啊,本来应该如此的。可是事实上,我的老公不让!他就是死都不肯让小姑进行冥婚!”村妇说到这里,双目含泪,“那我们还能怎么办?只能求高僧另想办法,看看能不能既不让小姑出嫁,又能平得了对方的怨气。高僧想了很久,只想到了一个办法,那就是另外给王家小伙找个美丽的新娘!”

    “另外找,怎么找?”

    “还能怎么找?不就是找替身呗,然而因为出了之前的事,附近的村民对我们都很提防,想找别的女尸来代替根本做不到。没有办法,就只能叫我这个外村来的媳妇去偷尸体了!”女人说着胸膛不断起伏,仿佛心中积压已久的怨气要一口气吐出来一样,

    “说来我也是命苦,匆匆忙忙嫁进这家门,没享几天福,净是要我去做这偷鸡摸狗的事了!为了那个自杀死了的小姑,要我大半夜地跑去那鬼地方,把一个刚死的女人偷回来!”

    女人说完,用一种“你来评评理”的态度看着我,不断抹着眼泪。我得知了这一切后也是惊讶万分,一下就松开了卡住男人脖子的手,后退两步说道,

    “难不成,难不成之前在路上遇到你的时候,你就是刚偷东西回来的?”我指着女人说道,“你当时怀里抱着的那个大布包,里面包的难道就是一具尸体?”

    “没错!那里面就是一个没有呼吸的,身体还有点温热的女尸!”女人点点头,跺了跺脚,已经是泣不成声,“是我老公叫我去偷的!因为他不肯把小姑嫁出去!说用这具女尸代替她来和那个男人冥婚,就可以解决问题!所以让我去做贼!你要报警,就把我们都抓回去吧!”

    看见女人把事情都抖了出来,地上的男人挣扎着爬起,狠狠地瞪了女人一眼,大骂她怎么到最后关头把秘密都说了出来。然而女人只是一边哭泣一边抱怨自己命苦,凄苦的话语不断传入我们耳中。

    “我说我怎么这么命苦……相亲嫁给你这家伙,后来才知道原来你有个藕断丝连的前女友……家里出事了,你却叫我去做小偷……你何曾有半点考虑过我啊……”

    一时间,房间内恶臭萦萦,烛光绕绕,所有人都低下了头,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说话,怎么动作。只有男人的咆哮和女人的哭声抱怨声响彻小楼。

    看见这个情景,我也茫然了。不知道该怎么处理好。这村妇偷了东西,显然是要惩罚的。可是如果把女尸归还,那他们家怎么办,会不会真的和高人说的一样,被厉鬼报复而全家遭殃?那男人为啥死活不肯让妹妹冥婚,这里面又隐藏着怎样的秘密?

    就在大家都不知所措的时候,突然门边传来了脚步声。我们闻声转过头去,发现有个老和尚正站在门边,慈祥地看着我们。

    这和尚白须白袍,浑身纤尘不染,虽是花甲之年,可目光仍是炯炯有神,如深井般不可探知。看见这老和尚的样子,我就知道,他就是那位路过此地,帮这家人解决麻烦的高人了。

    看见我们都望着他,他老人家笑了笑,说道,

    “本来在那屋弄着仪式的事情,结果这里实在太热闹了,贫僧也不得不走过来查看一二。”他说着笑着看了看我,“这位施主眉间隐隐有一股英气,气质上就和常人不一样。我有些事情,很想和你说说,不知道你是否也方便找个地方说说话?”

    这位老僧是这家人请来的高人,既然他想找我说话,大家没有敢阻止的。我便跟着他走到客厅旁边那间拉着帘子的房间里面,然后找了两个蒲团坐了下来。这家人现在对这位大师非常敬畏依赖,见他要和我单聊,也不敢跟着,就都站得远远的,一时也不敢进屋。

    这间屋子此刻就剩我们两人。

    我环视屋子,发现地上放着一张长矮桌,桌子四周摆了8个蒲团,显然刚才这位老僧和这家中老人就坐在这上面,举行仪式。桌子上点着几只红蜡烛,放了几件法器,中间还立着一个男人的黑白照,估计就是那冥婚中的男方。

    在男人黑白照的对面,用椅子撑起了一具女尸。那女人双目紧闭,脸上尚且带有血色,仿佛活人一般。她梳着双马尾辫,身穿粉色哥特式洋装,烛光跳跃映照下,粉妆玉琢,冰雪可爱。一看见她的脸,我顿时大惊失色,眼前的这个女人,和我在潞王墓底下见到的那个人偶一模一样!

    这女人是谁,她,她难道死了吗……我心中一阵难过。

    还有,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我实在是太迷惑了,脑中一片空白。

    那老人家也是专心凝神看我看了颇久。最终他嘴角露出一个耐人寻味的笑容,然后淡淡地叹了口气,说道,

    “贫僧现在在想,该怎么称呼您呢?是叫您小简爷,还是寻少爷好呢?”

    “您说什么?”听到老僧这句话,我一怔,吓得几乎要站了起来。因为我怎么都想不到,在这里,居然有人会提起简单的名字,“您,您怎么会知道我的事情?请问您是谁?”

    “你的事情其实很多人都知道,也不难打听。”老和尚喝了口茶,淡淡地道,“不过如果你真的很想知道我的情况的话,我可以说一句,贫僧法号玄霜。”

    玄霜?一听到这个名字,我立刻想起了小简的日记。那里面提到过,玄霜大师是一位了不起的预言家,他所预言的事情,没有不准的。而因为他的声望显赫,就连东宗的高人都很难见他一面。但他和小简曾有一面之缘,曾预测小简有天子命,但会败于女人之手,而小简果真被玩偶殿下附身的小洁所害,应证了大师的预言。

    我见此刻眼前这位老人胡须花白,仙风道骨,一句话间更是点明了我的身份疑点,于是就不再怀疑,立刻起身对着老人恭敬一拜道,

    “有幸见到玄霜大师,实在是我的福气。今天晚上发生的事情,真的是非常混乱,希望大师能指点一条明路。而且我本人对自己的身世,也是迷惘不已,也希望大师能指点迷津。”【如遇网页无法打开,请开启手机的飞行模式,然后关闭,换个IP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