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寻宝师

乐通118娱乐
关灯
护眼
字体:

章节目录 第十六章:劝诫

    第十六章:劝诫

    “这……”我惊叫道,虽然知道今晚的事有大师参与,可我却没仔细想过两者的关系。此刻听到大师说出实情,我有些畏惧道,“您,您为什么要这么做?难道,用她来代替新娘这做法,是您的主意?”

    “没错。”大师淡淡地道,“前面我说过了,今天我会来这里,就是因为这个女孩。我需要解决她,正好这户人家遇到了问题,所以我想到了这个方法,一举两得。”

    “这样是不对的啊,您没有权力这么做。”我问道,“这女孩做错了什么吗?”

    “她没有做错什么,可她却是一个会引起纷争的存在。”玄霜大师道,“以防万一,我不得不提前剪除这个存在。”

    大师说到这里,叹了口气,

    “其实,我从你一开始看到这女人的表情,就猜出了一二。你已经被这个皮囊给迷了心智了。我让你看那影像,只是为了告诉你,这个女人和你,完全是两个世界的人。她的敌人太多,想救她是千难万难,哪怕你救得了一次,也救不了第二次,所以还是放手为妙。”

    听了大师的话,我倒抽一口冷气。原先我一直不明白,为什么他要在今晚让我看这些影像。直到他此刻点破,我才突然清醒。

    “原来您是想叫我不要多管闲事,见到她就绕着走。也不要管这家人,纵然他们偷尸……您真是用心良苦。”我淡淡地道,语气中却带了一丝不屑。

    大师见我不为所动,估计是有些无奈,便长长地叹了口气。然后看向我,用语重心长的口气说道,“我知道,你血气方刚,自然会觉得我的做法迂腐。可是你有没有想过,就算你有办法救出这少女,一切又怎样呢?她身边早已有了别人,你对她的情,对她来说其实并不必要。既是如此,你又何必做落花有意的事?”

    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大师刚才这句话,像扇了我一巴掌似的,让我又羞又悲。然而更刺心

    的话,却从他嘴里继续吐出。

    “而且,你看了前三段片段应该知道,这屋主对他妹妹情深义重。他对爱人如此执着,你却想逼他把妹妹冥婚配出去。”大师淡定地道,“而你和这少女明明素不相识,却要保她安全。这不是很讽刺的选择么?”

    “这……”大师的话我虽然并不赞同,但不知道为什么,一时间竟找不到很好的话来反驳。

    大师见我没有回话,微笑着站了起来,轻轻拍了拍我的肩膀,就像长辈对待晚辈一样,充满了慈爱。

    “小哥,我知道你心中的矛盾,和你自己期望的选择。”他的声音突然显得有些苍老,“然而你知不知道,你如果选择爱她,会是多么坎坷的一条路。你第一次学着爱人,必然会有诸多不足。

    佛云,人生八苦,生、老、病、死、爱别离、怨憎会、求不得、五阴炽盛,皆是至苦。若说生老病死无法逃离,那么‘爱别离’和‘求不得’,我希望你能规避。我实在不愿意眼睁睁地看着一个年轻人走上这条苦路。”

    玄霜大师一路讲话,都和普通人一般,鲜少有提及佛法。然而此时他为了劝我,才终于把这番禅语说了出来,可见对我的关心。我心中一动,听他继续说了下去,

    “而且,我还要和你说第三件事,那就是关于你的身份。事实上,你执意要帮这少女的事,对你查清自己的身份会是很大的阻碍。”

    “为什么?”我奇道,“这两者还有什么关系吗?”

    “当然有关系。”大师说道,“首先,你会怎么查自己的身份?想一想就知道。你肯定不敢主力从胡家下手,更不会主动去找你的亲戚们验dna。因为万一先验证出你不是胡寻,那么你肯定就会立马被赶出胡家,无家可归。而简家人认不认你,尚且是个未知之数。”

    这……我额头冷汗直冒,因为大师说的确实很有道理。鼻尖闻到了玄武沉香散发出来的淡淡香味,我心神一荡,更觉得大师此刻宝相庄严。

    “既然你不能从胡家下手,那么你就只能从简单认识过的人出发,先证明你自己是不是他。简单是东宗门下的寻宝人,朋友同门无数,想通过他们查验自己的身份,显然会比较容易。如果能找到简单遗留下来的,血型身高信息,或者是没有被污染的他的dna,那就能完全证明你和他之间的关系了。”

    小室内,玄武沉香的味道浓郁,沁人心脾。大师的话说得头头是道,我不停点头,表示同意。然而,他说的这些和唯有什么关系,我仍旧无法理解,便问道。

    “大师,您说的实在很有道理。可是我仍不明白,为什么我如果救了她,会对我查身份不利?”

    “那是因为,当年把这少女重伤致死的人,正是东宗的人。你如果一心要护着她,无疑是在东宗里树立了很多敌人。他们还会帮你查清自己的是身份吗?”

    “这!”我惊叫道,没想到竟然还有这层关系。

    “所以,今晚应该怎么选,你很清楚了吧。”大师叹道,“这个选择很可能会影响你一生,你千万要注意。我真不希望又看到一个年轻人因为一个小小的错误,因为纯粹的多事,而使得他的未来万劫不复。”

    大师的话醍醐灌顶,句句听起来都在情在理。最关键是,这些话正中我最疑虑的地方。我的潜意识里一直觉得,自从苏醒以来,我的很多做法都太多管闲事,也太失误了。

    捡背包,逃出医院,交友寻宝甚至寻找孔子水……这些事情我是不是其实都不该做呢?如果我不做这些多余的事情,我现在还是一个人人宠爱的大少爷,是不是比现在要快活得多?

    想到了这里,我几乎就要点头同意,不再管这闲事。

    然而就在这时,一旁原本用椅子支撑着的尸体,突然动了一下,整个摔了下来。啪嗒一声砸在地上。

    我吓了一大跳,本能地走过去扶起她。大师叫了我一声别动,可是已经来不及了。我已经碰到了这少女。

    让我没想到是,当我的手碰到她的时候,竟然感觉一阵温暖……

    “天哪!她没有死,她是活的!”我惊叫道,搂住了少女的腰。只感觉和人的体温类似的温度透过衣服传了过来。同时仔细观察,其实眼前这少女,竟然还有着微弱的呼吸和心跳。

    “我这里软玉温香抱满怀,阮肇到天台,春至人间花弄色。”——王实甫写《西厢记》时用的词句,用来形容我此刻心中的感受,那是再恰当不过了。

    原本我以为她已经死了,可是现在一经触碰,才发现她其实是个活人!只不过是身体极度虚弱,呼吸和心跳都若有若无而已!

    我突然想起了在影像中看到的漫天飞雪,双色繁樱,还有那天使一般的姑娘。

    她此刻就在我怀里!奄奄一息!【如遇网页无法打开,请开启手机的飞行模式,然后关闭,换个IP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