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寻宝师

乐通118娱乐
关灯
护眼
字体:

章节目录 第三章:玄武公墓

    第三章:玄武公墓

    求推荐,求收藏,求打赏,非常感谢一直支持我的大家!谢谢!

    一进入公墓大门,清新的晨风夹着轻微的元宝蜡烛香飘来,让我的情绪立马融入了氛围。我环视四周,立马意识到,这里是个风水很好的地方!虽然本人的堪舆知识并不过关,可之前听猫叔他们说起过几次,懂得看个大概。只见这墓地依山面水,背靠高山,左右更是有两峰相护,是典型的风水宝地。

    按中国古人的说法,阳宅的风水,会影响活人的运数。而阴宅的风水,更是会通过血脉关联,影响里面埋葬的人的子孙后代的命运。古代帝王迁葬都一定要选择风水龙脉,就是这个道理。而这里风水那么好,怪不得老班刚才说,有人愿意远道而来地把亲人葬在这里了。

    那么我每次遇到危险都能逢凶化吉的好运气,是不是因为爸爸妈妈葬在这里的缘故?看到眼前的景象,我忍不住想到。不过立马我又自嘲,如果我不是胡寻呢?那么我就和胡先生胡夫人没有半点血缘关系,他们的墓穴好不好,也就和我半点关系也没有了。

    想到这里,我的心情又差了起来。在老班的指引下,我来到胡三夫妇坟前,烧了元宝蜡烛,贡上了鲜花水果,然后在墓碑前伫立,一言不发。老班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然后朝我说了等会的安排。

    “寻少爷,你二伯和小叔他们在来的路上好像车子出了点问题,估计还得一个小时才能到,你现在可以想想到时候该和他们说什么。”老班说着走上前拍拍我的肩膀,“等会见面以后,他们问啥你答啥,记得嘴要甜一点,这对你的未来很重要。只要二爷四爷高兴了,你以后的生活就不用担心,会有人照顾好你的。”

    其实我知道,老班的话剩了一半没说——要是我没法讨得了二伯四叔的好呢?那肯定是吃不了兜着走。想到这,我不禁叹了口气,有了一种上刑场的恐惧感。

    按唯给我的分析,见面以后不管他们问什么,我都要守住自己的嘴,所有的事情我都要含糊过去,装疯卖傻。这才是平安之道。

    但话虽如此,我心里却觉得很不安。说真的,我不是一个喜欢藏秘密的人。一个人扛着秘密,这件事太苦了。而且……

    我的眼睛斜斜地瞥了一眼奶奶。

    我可以瞒全天下的人,但瞒着奶奶会让我莫名地不安。一时间,我觉得很无所适从,便找了个借口说想解手,然后就跑去找厕所了。

    玄武公墓特别大,和个大型公园似的,找起洗手间来不太方便。我问了好几个工作人员,跑了很远,才终于找到一个卫生间。赶紧解决个人问题后我一头钻出厕所,可这时我却完全傻眼了。

    眼前,是一块块模样相似,形制相同的墓碑。脚下,是一条条类似的狭窄的石子路。到处都是类似的穿着丧服,默默烧着纸钱的拜祭者。

    我完全记不得方向了!

    凭着感觉我试着走了走,然而根本不行。脚下的路越来越不像刚才走过的,我已经慢慢心慌了。想问工作人员,可这里成百上千个坟墓,有哪个工作人员能记清具体的坟墓在哪?

    一时间,我感觉颇为手足无措,拿起手机就想打电话给老班,心想干脆叫他过来找我算了。没想到我刚掏出手机,前方眼角处就掠过了一片蓝影。

    只见那是一个穿着蓝色蓝色牛仔裤衬衫的年轻女子,披头长发,打扮颇为秀气,此刻她正在走在一条山坡小道上,正在往坡下走。

    看见这女人的身影,我心中一惊。因为这个女人,就是简单的三个未婚妻之一,蓝家的莹莹妹子。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难道她也有亲人葬在这个陵园里?但是看她此刻穿衣颜色鲜艳,而且神色带着几分怒意,不像是来吊唁之人。

    看到她这表情,我心中一动,心想,难道她是为了什么事情而来这里的?这些事情,会不会和东宗,和小简有什么关联?会不会对我解开身份之谜有帮助?

    正在我脑中迷惘不已的时候,耳边听到远处有人在叫我的名字。我急忙转过身远远看去,发现道那头的是奶奶,她正驻着一把雨伞东张西望,显然是知道我迷路了在找我。

    此时,我身后是奶奶,前方拐角处是蓝莹莹。我该怎么选?简单犹豫之后,我选择了跟踪蓝莹莹!当下我急忙朝奶奶招了招手,然后闪身跟在了蓝莹莹的后面。然而很不巧的,我跟着刚拐了个弯,前面就有人开始点火烧纸走过,烟雾缭绕,呛得我眼睛睁不开不停流眼泪,只能捂着眼啷啷呛呛地走到一边去。

    就这么一耽搁,蓝莹莹已经走到山坡边上的楼梯那儿,往下走了很远了。我顾不上眼泪鼻涕一脸,跌跌撞撞地就往前跑去。

    然而就在这时,我突然听到奶奶急促的叫声,她似乎跑了过来,在拼命叫我停下脚步。我一时还没反应过来,脚下就是一空!

    原来我刚才被烟迷得睁不开眼睛,竟几步走到山坡边上了!这一失足我立刻感觉重心不稳,整个人就往山坡外坠去。奶奶冲了上来,一把拉住了我。可是她哪里能拉得住,一时间我们都是天旋地转,像个球一样一直往下摔去。这山坡不高不低,可是落满枯叶,极其滑,所以我们俩一直滚了下去,根本控制不了身体。

    最后我感觉自己的脑袋砰地撞上了什么很硬的东西,一下天昏地暗。奶奶也摔到了我的身边,吓得我魂飞魄散地爬起来问她有没有事。所幸她晃了两下脑袋就颤颤巍巍地站了起来。

    两人的头晕都减轻了以后,我们开始环顾四周。我们现在在一个斜坡下面,四周无人,我身后是一大片形制类似的墓碑,上面刻的人全都是同一个姓的,显然这是一个家族的陵墓群。我刚才撞上的,是一株松树的树干。

    松树对过去大概几米的距离,是一个墓碑,墓碑上刻着墓主人的名字,叫做龙小棱。我简单扫了一眼,发现这人死的时候似乎蛮年轻的,二十多岁年纪。此刻他的墓前面没有祭品,显然还没人来拜祭。

    “头好晕。”我喃喃地道,“我们现在在哪里,还在陵园里面吗?怎么感觉这片区域这么荒凉?”

    “感觉我们像是到了陵园外围。这里可能是被某些家族包下来的区域?”奶奶说着抱了抱肩,“话说山坡下的温度好像比上面低很多。我们赶快找路重新绕回上面去,否则老班就要担心了。”

    “嗯嗯。”我急忙点头,拉着奶奶就想往外走。然而就在这时候,我的耳边突然听见一句极其低沉的声音。

    “坟岗上的松树下有宝,挖出来看看。”

    这声音就像在贴着我的耳背说的!语气低沉嘶哑,像个年轻男人的声音!我吓得一个哆嗦急忙转身,可是身后并没有任何人。

    这是怎么回事?我抬头看着头顶浓郁的树荫,低头看着阴沉沉的脚下。四野之内,除了奶奶以外,没有别人。我问了问奶奶,她一脸迷惘,显然她听不见这声音,只有我能听见。【如遇网页无法打开,请开启手机的飞行模式,然后关闭,换个IP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