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寻宝师

乐通118娱乐
关灯
护眼
字体:

章节目录 第四章:又见故人

    第四章:又见故人

    “坟岗上的松树下有宝,挖出来看看。”那把声音再次响起。又是在我身后。可是我身后明明没有任何人!

    听到这话,我心中一阵发毛,心想该不会是中元节的缘故吧。大白天都能听见鬼说话了。

    此时,风声萧萧,树荫重重,四周空荡荡的只有我们两个人。那神秘的呼声越来越急促。

    我是个颇有好奇心的人,和猫叔他们结识了以后,对宝物更是有着一种奇特的欲求。此刻听到神秘的声音说地下埋了宝藏,怎么能不让我心生好奇?

    我随手拾起一旁的一根枯树枝,沿走到墓碑对着的那棵松树下,挖了起来。当我开始挖的时候,那把神秘的声音就消失了。

    奶奶很奇怪我的举动,我则摆了摆手示意她先看看我能不能挖出什么东西来。然而挖掘并不顺利,我刚挖了两下,远处就传来了脚踏枯叶的声音,似乎有人正在走过来。

    这下我和奶奶可有点慌了,我们、在墓碑附近挖掘,会不会让人误认为我们在挖对方祖坟?今天是中元节,大家都在拜祭的时候,人容易激动,估计听不了我们的解释。

    想到这里,我拉住奶奶,一闪身躲在了坟群最后一个墓碑后面。这个墓群里每个碑都有着较大的底座,而且还有弯月形的矮墙护着每个碑,所以可以完全藏下两个人。我和奶奶躲在墓碑后面,一动也不敢动。

    远处,走来了两个人。我们看不到来人的样子,但听脚步声,感觉前面的人走得很急,后面的人则跟得很慢。当前面的人走到某个墓碑前的时候,后面的人又过了一会儿才走到。

    当两人都在墓碑前站定的时候,我听见了一把略带苍老的男声。

    “蓝小姐啊,您有事问我的话,在刚才见面那地方问不就行了,何必走来我家祖坟前面呢?”男人说道。

    “因为您在别的地方说的话,我不敢相信。”一把年轻女人的声音传出,“龙叔,不,姑丈啊,我请您来到您家列祖列宗面前,就是希望您在这里,告诉我一句实话。您可以对我说谎,但我相信你不会在列祖列宗面前说谎,我希望您以祖宗之名起誓,表示说出来的东西句句切实。”

    一听这女人的声音,结合起那老男人的话,我立马知道,她就是蓝莹莹!原来刚才她从另一侧山道下坡,反而不如我和奶奶滚下来这么迅速。知道在这里又碰上了她以后,我心里暗想,果然她不是为了拜祭先人而来这玄武公墓的,她来这里是为了见这个叫龙叔的男人,想从他这里打听消息。

    只是,不知道是怎样重要的消息,以至于必须在别人祖坟面前问?还要对方以祖宗的名义起誓,绝不欺骗她?

    能听见那龙叔叹了口气。

    “蓝小姐啊,我一开始和你说的就是实话,在不在祖坟前说的都是一样的。”他淡淡地道,“当年让我保管的那四分之一的藏宝图,我确实是交给了我的义子,让他好好收着。可是他后来突然自杀了,图藏在哪里了,我真的不知道。这件事你的父亲,也就是权哥他也清楚的。他从没有怪过我,更没有不相信我的说法,为什么你反而处处怀疑呢?还要我以祖宗的名义起誓?”

    听了龙叔的说法,我心里明白了几分。原来这龙叔是某份藏宝图的保管人,但现在却说不出图的下落,于是蓝莹莹在想办法追讨。可是听这龙叔的说法,似乎他真的问心无愧,而且蓝小姐的父亲也相信他。整件事,似乎只有蓝莹莹一个人在质疑。

    我记得小简在日记里写过,蓝莹莹是个多疑的女人,他因此不太喜欢。就现在看来,似乎确实是这样?把人叫到祖坟前面来说真话这招还挺狠的,一般人做不到这样。

    我正这么想着,蓝莹莹就义正词严地回答了我心中的疑问。

    “姑丈,谢谢你对我这么说。然而这张藏宝图关乎整个东宗的命运,我不得不谨慎行事。”蓝莹莹道,“您应该知道,当年宗主把那件神器交给了我们前四家,是希望我们用性命好好守护这宝物。因此先人才把它藏到了极其隐秘的地方,同时把藏宝图分成四份,分别让四家的人保管。

    然而现在是什么情况?高家的藏宝图早被西宗的人抢走,简家的藏宝图更是在带回总部的时候莫名其妙地丢失。只剩下我们蓝家和您家的藏宝图。然而您却说您家的图也找不到了?如果说剩下一半的图纸,我们还可以试着组织队伍前去查探,但如果您家的图纸也没有了,那么就真的就毫无希望了。找不回那件神器的话,面对西宗的步步紧逼,我们前四家,不,整个东宗都会遭遇灭顶之灾的啊!”

    蓝莹莹的这番话,像雷一样击在我心中。因为她提到了一个重要的词——神器!我相信在东宗里,能称得上神器的东西也不会太多,难道,难道她说的神器,就是那锦帛上绘制的三个怪东西中的一个?

    我心里怦怦直跳,万分庆幸自己选择跟踪蓝莹莹来到这里,探听到了这重要的秘密。看来现在整个东宗都在寻找着那三件神器,他们把打败西宗的希望,全都寄托在了这里。怪不得蓝莹莹会对龙叔如此谨慎,因为这东西实在太重要了。

    然而龙叔仍旧是叹了口气,继续道,“虽然我也很明白这部分藏宝图的意义,可是老天捉弄,让我把图纸交给了义子小棱,而他却不争气自杀死了,临死前没告诉任何人他把图纸放哪了。如果可以,我又怎么愿意隐瞒呢?如果我真的知道藏宝图的下落,早就拿出来和你们的图组在一起,然后共同寻宝去了。”

    听了他的话,蓝莹莹沉默了一会儿没有说话。似乎在想着什么,过了一会,只听见她叹了口道,“姑丈,有件事说出来我希望你不要介意。因为如果您说的都是真的,那么这件事就更可疑了。您真的能完全信任你的这位义子么?他对东宗的事情有没有足够的觉悟?”

    “等等,你什么意思?”龙叔明显意识到蓝莹莹话中有话,顿时有些生气,“你是怀疑小棱的人品吗?那我跟你说,我对他百分之百信任!”

    小棱?难道那男人的义子叫龙小棱?这么说来,他们说的,正是埋葬在我们刚才看见的那块墓碑下的那个年轻人。

    “好好,那我不怀疑这点。”蓝莹莹说道,“那么假定您家少爷真的一心想保管藏宝图,他自杀的事情仍旧是很可疑的。因根据我对他同学和朋友打听得知,您家少爷工作好朋友多,出事前几天还计划未来要出国去玩,种种迹象标明,他根本就不像要自杀的人。而且认识他的人都说,他是个有责任心有义气的人。

    那时他手上明明有着重要的藏宝图,却这么自顾自地走掉,不符合他的性格啊。”【如遇网页无法打开,请开启手机的飞行模式,然后关闭,换个IP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