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寻宝师

乐通118娱乐
关灯
护眼
字体:

章节目录 第八章:阿财的秘密(上)

    第八章:阿财的秘密(上)

    无奈之下,我和奶奶只得重新缩回墓碑背后,一点动静也不敢发出来。

    这次来的人走路走得很快,步子很轻很浮躁。这个人来到坟墓群以后,到处转了转,吓得我一身冷汗。万幸的是我们躲的地方,是最靠近山坡的一个大墓碑,他没有绕到我们背后。

    等他转完以后,最后在一个地方停下了脚步。听声音,感觉还是在那龙小棱的坟墓附近!这下可邪门了,难道这人也是来拜祭这位龙家少爷的么?

    然后我听见打火机的声音。过了一会儿,淡淡的烛火味道和浓浓的烧纸钱的味道传了开来。这人在给龙小棱烧纸。他烧了好久好久,烟味越来越浓,显然是烧了大量的纸钱。

    一边烧,他一边慢慢嘀咕,

    “小棱啊,财叔今天来给你烧纸了。我给你烧了金元宝,银元宝,一叠美元,一叠人民币,一套大房子,还有一辆车……希望你在下面过得好好的,不要怨恨你财叔……”

    听这人自报家门,似乎是龙叔生意伙伴中的阿财?刚才听龙叔的自白,似乎这个生意伙伴在龙小棱死后不久就和龙叔散伙了,使得龙叔更受打击。现在看他给龙小棱烧的东西可真多。

    不过听他这语气,似乎又是一个有秘密的人?他当年突然和龙叔散伙,看来并不简单。

    在浓浓的烟雾中,他果然讲出了一些精彩的内容。

    小棱啊,说实话,你是龙哥的义子,龙哥和我情同兄弟,我本应该把你当作儿子一样来关爱的。然而当一年前你爸爸突然带着你这个义子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我却对你突然产生了一种恐惧感,觉得你很眼熟,似乎以前在哪里见过你。但具体是哪里,我怎么想也想不起来。

    唉,说实话,如果我永远都没想起你是谁来,那该有多好。

    阿财说到这里,声音哽咽了一下。

    然而似乎是命中注定,我终究会认出你。在某一天,我在路上偶遇了龙哥的兄弟蓝先生,两人闲聊起来,无意中聊起了你的事情。

    很奇怪的,他一见面就若有其事地向我打听你的事情。我其实对你也是一无所知,可是却能从他的语气里,拐弯抹角地听出他很好奇你的人品,想知道你是不是一个贪婪的人。我在生意场上打滚了那么多年,听出别人真实的意思这点,对我来说很容易。

    当我知道蓝哥在好奇你的人品的时候,我觉得很奇怪。难道你做了什么不见得人的事情?

    就在这时候,我突然想起自己在哪里见过你了……

    原来你就是两年前那个,利用我的肇事照片不断敲诈勒索我的那个家伙!虽然我只见过你一面,可是对你的脸却是有印象的!

    阿财说到这里,我们听到了一拳头重重打在墓碑上的声音。

    我一直有一个幸福的家庭。贤惠的老婆,听话的一双儿女,生意蒸蒸日上,一切都很美好。但是最大的危机在某天晚上发生了。那天我刚和别人谈完生意,然后就开车回家。结果在开过某条窄路的时候,居然不小心撞到了一个老婆婆。车子当场就碾过去了,人肯定活不了。

    我吓得魂飞魄散,因为我那天晚上喝了酒,醉驾可不是小事,可是要坐牢的啊!那到时候我的家人我的生意怎么办!我急忙前后看看,所幸那时候已经很晚了,路上没人。唯一让我不安的一点是,我看见一侧居民楼的阳台上,有个男人正靠在阳台栏杆上往下看。看见我抬头看他,他赶紧缩了回去。

    我当时脑子都是混乱的,不敢停留,赶紧开车就跑。心中抱着一丝侥幸,心想那人不一定看得清记得住我的车牌号。想到了这里,我就飞也似地逃回了家。然后在自家车棚里把痕迹全部消除了。我祈祷一切都会平平安安过去,变成我心中的一个小秘密。

    果不其然,过了一个月警察都没来找我麻烦,死者的事情也不了了之了。我万分高兴,心想那天阳台上的那个男人果然没记住我的车牌号。

    原来是酒驾肇事逃逸,我和奶奶对视了一眼。果然这人心中也有不见得光的东西。

    然而我却错了。我没想到,虽然警察没来找我麻烦,可是你却来找我麻烦了。

    就当我几乎要忘掉这件事,重新回到平静的生活的时候。我突然收到了一封信。打开信一看,里面竟然是我的车撞倒老婆婆,停在路上的一幕!我当场吓得手都抖了,忙把信烧了。

    我没有想到,那天阳台上的那男人不仅见到了我,还拍下了照片!

    接下来的几天,我是在恐惧中度过的。因为我知道,这照片只要一交给警察,我就完了。然而我却无能为力。去那小巷的那栋房子找你,却听说那是个日租房,每天住的人都不一样。那几天我每天都在等邮件,惶惶不可终日。

    终于在第三天,我收到了第二封邮件。里面没说太多的,只留了个银行账户,吩咐我打一万块钱进去。

    阿财说到这里,语气开始带上了愤怒。

    把第一笔钱打过去以后。消停了一段时间,大概有个六七天吧。然后很快地,又来了新的邮件。这次是往另一个账号打五万块钱。五万块是我做一笔小生意的收入。当时我叹了口气,知道自己忙活了几天,赚的钱全部都要归这个人了。

    然而没办法,我除了用钱堵住对方的口以外,没有别的选择。

    但让我想不到的是,这人的胃口越来越大,打完五万块以后又过了一周的时间,又来了一封邮件,这次是要十万块。

    我意识到这个人不会那么轻易收手,开始担心起自己的钱来。虽然五万十万地我能付得起,可是万一他的胃口越来越大呢?到了五十万,一百万的时候,我还能不能轻松支付得起?

    会不会未来一年,两年,甚至一辈子,我都等于在和这人打工?

    于是我就在打钱的时候往账号留言,希望能一次买断所有的照片。

    下一封邮件来的时候,你表示你同意了。价钱是二十万。二十万不是个小数目,让我心疼不已。可是比起坐监狱的事情,似乎还是可以接受的。于是我同意了,但必须当面交易,并且立下字据,谁也不许反悔。

    交易地点是晚上,就在那小巷附近。当时我带了钱,还带了好几个手下去。没想到这人却没有来。不知道他是不是躲在哪里看到了我和我的手下,知道我的势力不小,所以不敢现身。

    这人就这么无声无息地消失了。后续再也没来打扰我,我也就慢慢把这事情淡忘了。直到那天龙哥带着小棱你来见我,直到后来听蓝哥提起你,我才想起那天阳台上那男人的脸,和你的有九分相似!

    原来一直勒索我的人是你!从我这里敲走了十六万的人是你!

    阿财说到这里,恨意难以言喻。我和奶奶在墓碑后听了,都是暗暗害怕。【如遇网页无法打开,请开启手机的飞行模式,然后关闭,换个IP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