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寻宝师

乐通118娱乐
关灯
护眼
字体:

章节目录 第十二章:老瑟的秘密

    第十二章:老瑟的秘密

    这次来的人,走路的步伐比其他几个人都要慢得多。他走一步用的时间,别人几乎可以走三步。我们都几乎等的有点不耐烦了,他才终于走到了墓碑前。

    这人什么都没有给龙小棱带,只是一站就在墓碑前站了许久,才慢慢开口说话。山坡下的天坑越来越阴沉,当他开口的时候,吹过一阵冷风,一时间他的话语就飘散在四野。

    在他开口前,我原本以为这人走得这么慢,肯定是个很老的老人了。可是等他说话后听声音,似乎又只是个中年男子而已。他的声音颇为厚实,给人一种老实感,但就是听上去有点衰弱无力。

    凌少爷啊。没想到我老瑟又活了一年,终究还是有机会来这里拜祭你……咳咳咳……这一年,究竟是老天对我做的事情的奖励,还是老天对我的惩罚呢?难道说,是因为老天希望我拖着这个百病缠身的身体,活在这世界上,继续受着心灵的折磨?

    每天晚上,我都梦见你坠楼惨死的样子,你跑来问我,为什么要骗得你自杀……唉……我当时只想让你害怕,真的没有要害死你的意思啊……咳咳咳……

    这个叫老瑟的男人就这么又咳了好久,仿佛要把心肝都咳了出来。听见他这么凄凉的声音,我手心发凉,奶奶则轻轻摸了摸我的手背,以示安慰。

    我给龙哥当司机,也是当了个十几年吧。龙哥对我挺好的,我的工作内容也挺轻松,就是有时候送送他,或者接些客人。要是路程不远的事情,龙哥还经常宁愿走路坐公交也不愿麻烦我,总之他是个大好人呐。

    我嘛,是个粗人,很多事情也不太懂。甚至不太清楚为什么龙叔会在夫人死后,突然收个成年了的义子。只是这是龙叔的决定,我也无从质疑。

    直到那天龙叔叫我接送你,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我才突然明白,你为什么能成为龙叔的义子。

    老瑟说到这里,又开始疯狂地咳了起来。咳到后面,他已经有点像在干呕。我在墓碑后则听得很心焦,他究竟为什么一见面,就知道龙小棱的事情的呢?难道他猜出了龙小棱的真实身份?

    那天,你一坐上我的车,我就立刻倒抽了一口凉气。

    因为我记得,你就是半年前,侵犯了我女儿的那个禽兽!虽然我只匆匆见过你一面,可是却记得你的这副样子!当时我女儿刚大专毕业,找不下工作,你不知道怎么地找上了她,说有好的赚钱的机会要告诉她!

    于是你就把我女儿从家里带走了。我真后悔,当时为什么没阻止你!结果你把她带去做些肮脏的勾搭,还欺负了她!女儿哭着跑了回来,后来生了一场大病,到现在还不愿意出门。

    当时觉得这件事情也有我女儿的责任,所以我终究没敢告诉别人,就把它当成秘密藏了起来。可是没想到今天你竟然大摇大摆出现在我的面前!还认了龙哥当义父!

    你肯定是故技重施,用大量的空头支票巧舌如簧地欺骗龙哥,最终会害得他血本无归的!

    我当下就想劝龙哥赶快把你赶走,不要再让你这人呆在身边,可是,我却说不出口。如果龙哥问我理由怎么办,我总不能把女儿的那件丑事说出去吧?

    原来龙小棱竟然做了这样的事。难怪这老瑟会对他恨之入骨,同时极不放心。可是……他碍于家丑不肯直接告诉龙叔自己讨厌龙小棱的原因,那么他又会怎么做?躲在墓碑后我暗想。

    心中带着对你的憎恶,我一直艰难地维持着表面对你的客气,实质上对你却很冷漠。然而你对我却非常尊敬友善,和之前那个流氓样判若两人。

    于是我有点怀疑起自己的眼睛,心想我会不会是认错人了呢。可是过不了多久,你就露出了狐狸尾巴。有天我去店面接你,竟然看见有两个警察找你,你神色不安。我问了两句,竟然有人说你又对女人做了那种禽兽般的事。你拿不出证据证明自己清白,警察也一时找不到太有力的证明,只说要进一步调查。

    知道这点后,我心下雪亮。原来你是为了讨龙哥欢心,才伪装成好好先生的样子!

    老瑟说到这里,又咳了几声。他的声音变得更加虚弱无力了。

    我想把你赶跑,可是龙哥喜欢你,没有办法。我想找机会打你一顿泄愤,可是我这一年身体每况愈下,就连动手的力气也没有。

    正在我无奈,不知道怎么报仇的时候。突然你说你想去医院检查下身体,请我开车载你去医院。在途中我问起你为什么要突然做检查,你说你前段时间曾去过非洲旅行,在那里献过血。你说现在你想去医院做个检查,也好让自己安心。你还说,你回国前已经做过第一次检查,现在隔了两个月再做第二次检查,以求万无一失。

    在那个时候,我就知道自己该怎么对付你了。因为,我和医院的人很熟。

    我这两年身体一直都不好,所以经常去医院检查和治疗。一来二去和不少医生护士都认识了。

    半年前我女儿被你所害,我还特意带她去做了次艾滋病的检查。期间和做这个检查的检验师聊起了女儿的经历,她深表同情,我们因此成了朋友,两人关系很好。说来这一切都是拜你所赐呢。

    那天知道你要去检查以后,我就想好了解决办法。送你去医院的时候,我主动表示,你工作这么忙,不如留我的电话号码,到时候我帮你去领检查结果吧。你估计是觉得自己肯定没什么事,就很放心地答应了,说到时候麻烦我。

    后来我就去找了那个检验师朋友,求她以你的名字和资料开一份检验阳性的证明,不需要加盖公章,纯粹就是开玩笑用。不盖公章的报告没有法律效力,所以朋友便很爽快地答应了。然后我去找了个街头的刻章师傅刻了个似是而非的公章,盖到了检验报告上,同时把章蹭模糊,一些字就看不清楚了。

    我知道,这份报告拿到你手里,就算最终骗不到你,也能一时半会儿把你吓个半死。只是说实话,其实要不要把这报告给你,我还有一点犹豫。

    ”【如遇网页无法打开,请开启手机的飞行模式,然后关闭,换个IP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