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寻宝师

乐通118娱乐
关灯
护眼
字体:

章节目录 第十三章:真相揭露

    第十三章:真相揭露

    老瑟说到这里叹了口气。又继续咳了几声,显然他想到当时的情况,心里非常矛盾。

    因为我知道,一旦我这么做了,和你的关系毁了不说,也没法继续在龙家做司机了。换来的只是让你一时间心灵受折磨,这值得吗?

    就在我犹豫的时候,检查报告出来了。我去帮你取回了真正的检查报告,结果当然是没事。然后我问什么时候给你。你说你晚上会在玄武公墓附近的一座小酒店里,说如果我不怕辛苦的话给你送一下。

    那天,我把真假两份报告都带去了。心想不知道给你哪份好。

    结果就在我开车来到那酒店门前的时候,突然看见龙哥的亲家,蓝家当家一脸苍白地跑了出来。我忍不住问他为什么会出现在了这里,结果他说他是来见你的。我问他你的情况,结果他哼了一下,语气中似乎带着对你的强烈不满,然后什么都没说就走了。

    我很纳闷。打电话给你,结果一直在通话中。过了一会儿,我发现龙哥的生意伙伴财哥也匆匆地跑进了酒店,过了半个多小时后,他同样是脸色苍白地跑了出来。我依旧是拦住他,问他发生了什么。结果他竟然告诉我,你想要下毒害他!

    蓝财二人是龙哥的至交好友,你怎么能对他们无礼失敬呢?你对他们会这样,会不会有天你也会对龙哥下手?

    我当下就再不犹豫,准备进酒店去找你。然而到了你定的客房前的时候,我却发现里面有谈话声,显然你还约了别人。于是我便在走廊尽头蹲了一会,见房门开了,龙哥的助手阿石怒气冲冲地走了出来。

    不用说,肯定是你又做了什么对不起别人的事。

    我当下拿着报告就走进屋去。发现你正在挠着头发,十分苦恼的样子。我问你发生了什么,你却始终不肯告诉我。于是我断定你刚才肯定做了很多不可告人的事,便把假报告递给你,然后离开了。

    临走前我看你打开了报告,脸色瞬间变的苍白。

    这么看来,龙小棱还真是可怜。我和奶奶对视一眼,刚刚被人恐吓了,马上又有人拿假报告来吓唬他。

    说实话,我给你假报告的时候,只是希望吓唬吓唬你,让你几天睡不好觉也就算是报仇了。

    我真没想到,你竟然会这么想不开,选择了跳楼自杀。其实那份报告,明明你只要仔细检查一下,就能看出端倪的。你怎么就这么笨呢……

    唉,知道自己除掉了龙哥的义子后。我开始还很开心的。因为我身体越来越差,在这最后的时刻,还能帮龙哥除掉身边的一条害虫,就算我再受罪,也是值得的。然而龙哥的伤心却让我惊讶,你自杀后的难过,就和女儿出事后我的难过一样真切。

    我顿时觉得非常对不起龙哥。难过之下病情越来越重,也再没办法去帮龙哥开车了。说到底,还是我造的孽,自己该承受的。

    老瑟说完,又咳了一会儿,终于慢慢地,慢慢地拖动起他的步子,离开了坟地。

    这一次等他彻底走了以后,我和奶奶从墓碑后跃了出来,疯狂伸张身体。这次要再来人我们就得疯了,这都多久了,我们把五个人的秘密听了个遍,在墓碑后缩着累都累死了。

    把肌肉稍微放松后,一阵风吹过,我和奶奶都打了个冷战。天上不知道什么时候飘来了乌云,把阳光完全挡住了。身边黑压压的墓碑,每个看上去都像一个沉默地蹲着的人。

    最后,还是我先开口了。

    “这下,龙小棱的死完全弄清了呢。”我叹了口气,“他确实是自杀的,而且是先经历了别人要伤害他女朋友还有要作伪证送他监狱的恐吓后,然后又接到自己得了绝症的通知,痛苦之下才跳楼自杀的。”

    奶奶也点点头,叹了口气,“如果只是被人威胁,或许他不一定会选择这条极端的路,但是听说自己得了绝症,可能命不久矣,自我了断来保全他人的想法就变得强烈了。这也不是不能理解。”

    “而且他得的还是艾滋病呢。”我苦笑道,“或许他觉得自己更对不起女友了,才选择了走极端。说到底,害死他的不是蓝先生的毒药,也不是阿财弄松的护栏,而是龙叔的手下和司机对他进行的恐吓和欺骗。”

    “但龙小棱的死,和蓝财两人也有关系。”奶奶说道,“如果不是蓝先生先把家里的藏宝图当了,阿石就不会误会龙家少爷。如果不是财先生到处宣扬龙小棱是个诈骗犯,阿石也就不会想到要逼走龙家少爷。同样的,如果不是因为蓝先生在酒里下毒,财先生就不会对龙小棱产生‘心狠手辣’的印象,他就不会把这种误会告知老瑟,使得老瑟决定拿假报告出来吓唬龙小棱。

    说到底,是这四个人共同造成了龙小棱的自杀呢。”

    奶奶顿了一顿,抬脚轻轻踢飞了脚下的一块小石子道,

    “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呢?就因为这层层的误会,让一个人晚年丧子。而造成这一切的,竟然就是这人的好朋友,好兄弟……这……本来不该如此啊。”

    “因为他们每个人都有不能说的秘密。”我叹了口气,“奶奶你有时候还是太天真了。比如龙小棱的身世,只要龙叔说了出来,他的兄弟就不会下手害他。可是他敢说么?比如蓝权蓝先生,他敢承认自己把家传的藏宝图当了么?阿财阿石老瑟,每个人都有自己必须隐藏的事情。

    所以,我能理解他们。”

    没错,我能理解这些人。因为我,胡寻或者简单,也有不能说的秘密。

    我说着,走到龙小棱的墓前面站定,淡淡地道,

    “而且,没准这所谓的机缘巧合,其实都是天网恢恢。”我伸手摸了摸龙小棱的墓碑,“奶奶你想,这龙家少爷终不是什么好人吧。卖画下毒的事是冤了他,可是诈骗,侵犯少女这些事都是有人看见的呢。而且他最终也还是因为害怕选择了自杀,完全把龙叔交给他的,看护藏宝图的使命给忘了。从这点可以看出,他最终也不是一个很有责任感的人呢。”

    “你的意思是,一切都不可避免?但是,我有疑义。”奶奶说着皱了皱眉头,也走到他的墓碑前,但没有看向墓碑,而是看着墓碑的对面的那棵松树下道,“就先说他有没有责任心这事吧。还记得龙叔说的,龙家少爷临死前给父亲打的电话吗?”【如遇网页无法打开,请开启手机的飞行模式,然后关闭,换个IP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