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寻宝师

乐通118娱乐
关灯
护眼
字体:

章节目录 第十四章:我的秘密

    第十四章:我的秘密

    “记得,大概是说‘老爸,我已经不想活了。死后想葬在龙家坟群那棵松树下面。’很普通的遗言啊。””我说着,朝龙小棱坟前的那棵松树走了几步。“不过看这个样子,最终他的家人并没有把他葬在松树下,而是选了一个距离松树最近的位置给他造了坟。”

    “因为他的这个愿望是不可能实现的。”奶奶扬了扬眉毛道,“正常情况下,树木距离坟墓得有个3米以上的距离,才能防止其根部延展,伤害坟墓。按阿石的说法,龙小棱平时很喜欢到这公墓附近来转转,他肯定知道这一点。那么他为什么会强调说,要父亲把自己葬在‘松树下面’呢?”

    奶奶的话,像燎原之火一样,点燃了我的想象。

    “难道,难道你想说,龙小棱这的句话是个暗示?”我大惊道,“他其实是想叫父亲把松树底下刨开,而松树下面,藏着些东西?”

    奶奶点了点头。“我觉得他是这个意思。可是当时他心乱如麻,才会说得不太清楚。”

    “那我得挖挖看!”我急忙拿起一根树枝,靠近松树。我之所以会这么坚信这个推论,不仅仅是因为龙小棱的遗言,还是因为,一进到这片坟群,我就听到的那句神秘的话语:

    “坟岗上的松树下有宝,挖出来看看。”

    自我苏醒以后,我听到过很多次这种只有我能听见,别人听不见的声音。每次都有很重要的意义,很少是真的幻听。于是我便鼓起干劲,准备进行挖掘。更让人觉得神奇的是,当我靠近松树的时候,那神秘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宝物在,松树树洞的下面。”

    和之前那声音一样,是一把男人的声音!我心中一振,仔细检查树干,果然发现了一个心形的碗大的树洞。

    我在那树洞对下来的地方努力挖掘,果然一挖之下就有发现!当我挖了个二十厘米左右的时候,发现底下有硬硬的什么东西,像个盒子!赶紧拉出来一看,这竟然是个长长的铁盒!

    我当下心中砰砰直跳,打开铁盒盖子看了一眼,又紧张得赶快盖上。

    因为我看到了,铁盒里面放着两幅卷轴!我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发现这两幅卷轴似乎装帧都十分精美,显然不是凡物。

    我立马就知道自己得到了什么了……

    蓝龙两家的传家宝图,此刻竟然都落在了我的手上!这估计是谁都想不到的结局!

    知道这点后,我赶紧把地上的坑堵上,努力做出没有被人挖过的样子,然后急忙招呼奶奶。而此刻的奶奶,她正拿着手机对着龙小棱碑上的照片拍了张照,然后拿起了手机,似乎在查着什么。

    “奶奶,你说的没错,树下果然有这么个铁盒。”我看见奶奶似乎在忙,就朝她走过去,抚摸着铁盒说道,“这一定就是龙叔交给龙小棱收藏的东西。龙小棱果然在临终遗言里告诉了父亲这点,只可惜,他爸爸没有理解。”

    龙小棱直到死之前都没有忘记东宗交给他的责任。说他不负责确实有点对不起他了。

    想到这里,我叹了口气,“按那个叫石仔的人的说法,龙小棱总是会时不时地来陵墓里转转,恐怕就是来藏宝地做定期检查的。”

    “嗯,我也是这么想的。”奶奶点点头,然后又看了看我笑,问出了一个让我很难回答的问题,“不过你也真是厉害,树底下这么大的范围,你怎么这么快就把东西找到了?”

    “因为我听见了奇怪的声音在暗示我”——听了奶奶的疑问,这句话想脱口而出,可是到了嗓子眼里,硬是被我吞了下去。

    不行,特殊能力的事是个秘密,不能告诉奶奶。一旦家人得知我拥有这种通灵能力,就会觉得我不像普通人,然后对我产生恐惧……关于身份的问题,是我最大的秘密,总之,不能说。

    可是,奶奶的质疑是有道理的,我又该怎么解释才好?不能说出自己的能力,我还能怎么说?

    于是我只能苦笑下,尴尬地道,“我只是运气好而已。”

    “原来是这样。”奶奶保持着微笑,眼神中却突然透出一股犀利。只听见她淡淡地道,“那么,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我看着奶奶的表情,突然感到一阵不安。

    “我的意思是,分析清楚了这件事,是不是应该告诉龙小棱的父亲?写信或者发邮件,总不能让这年轻人死的不明不白了。”

    奶奶说到这里,用慈祥却意味深长的眼光看向我,我害怕地抱紧了铁盒,往侧边退开两步。

    “奶奶,你该不会想说,我们要找个机会把这挖出来的东西还给他们吧?”

    “嗯?”奶奶歪了歪头道,“这是人家的遗物啊。”

    “不行!”我突然尖叫了起来,“我不能把它还回去。”

    山坡底下,风一阵阵地吹,天也被乌云遮蔽,四周的景色越发昏暗。落叶卷成一个球,在地上滚啊滚的。头顶的树木发出沙沙的响声。四周的坟地烘托出一派极其肃穆压抑的氛围。

    看着奶奶平静的神情,我感到害怕。因为是至亲,所以当她提出了难以回答的问题的时候,我会分外手足无措。

    在这一瞬间,我突然更加明白今天遇到的那几个人的痛苦了。明明自己身上有些无法解释的问题,明明别人已经发现并且开始怀疑,可是自己却只能尴尬的掩饰,真实的原因谁也说不出口。因为当自己的秘密一旦说出口,失去的东西将会更多。

    龙叔,蓝权,阿财,石仔,老瑟,哪个不是这样?

    在这一瞬间,我突然更加明白今天遇到的那几个人的痛苦了。明明自己身上有些无法解释的问题,明明别人已经发现并且开始怀疑,可是自己却只能尴尬的掩饰,真实的原因谁也说不出口。因为当自己的秘密一旦说出口,失去的东西将会更多。

    龙叔,蓝权,阿财,石仔,老瑟,哪个不是这样?

    “对不起,我不能把它们还回去。”我感到喉头干涩,僵硬地道,“因为,我也有秘密。”【如遇网页无法打开,请开启手机的飞行模式,然后关闭,换个IP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