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寻宝师

乐通118娱乐
关灯
护眼
字体:

章节目录 第十五章:坍缩

    第十五章:坍缩

    “秘密?”奶奶扬了扬眉毛看着我道,“你在说什么?”

    “具体的内容我不能说。”我用力地摇了摇头,“总之,我不会把铁盒里的东西交出去。”

    说完这话,我自己都感觉尴尬了。可我还能说啥呢,说不出口只能选择逃避。我抱起铁盒,一声不吭地往外走了开去。

    “小寻你……”奶奶看我头也不回地离开,便站在原地喊我,“你还记得我说过,有两件事要和你说的吗……”

    我没有回头,继续往外走。

    “小寻!”奶奶加大声音喊道,“关于龙家少爷的事情,我们还有一个疑点没分析呢,你就这么走了?”

    我不敢回头也不敢接话,只是加快了脚下的步伐。

    轰隆!就在这时,天空闪过一阵闪电,接下来是一声巨响。刚才天色已经十分阴沉,此刻便是要下雨了。看见这个我很着急,想着赶快走出去。谁知刚走了没几步,天上就淅淅沥沥地落下雨滴。

    我们刚才跌下来的地方是整个陵园的外围,得花很长时间才能绕回到陵园的主路上。雨越下越大,地上已经是湿润一片。奶奶在身后撑起雨伞疯狂叫唤我停下,可是我心中烦乱,也顾不上那么多,只想快点找到老班,然后处理好今天拜祭的事情。

    雨打在我的身上,我感到一阵湿冷,同时拿出手机给老班打电话。却发现里面几十个未接来电,都是叔叔伯伯给我打的!只是手机一直静音,我刚才又专心听人在墓前说话,所以没发现。知道这点后,我马上回拨了老班的电话,想问他现在在哪里。

    谁知道,第一个电话打过去没人接。我看见雨越下越大,心中焦急,又马上拨了第二个电话。又过了一会儿,这才有人接了。

    然而接电话的人不是老班,听声音竟是我的小叔。没错,就是那个看我不顺眼的小叔。

    “怎么是您接的电话?班叔呢?”我急忙问道。

    “他在开车,没空接你的电话,”小叔的语气火爆,就像要烧起来了一样,“话说,你真的是胡寻吗?”

    “我当然是胡寻。”我有点心虚道,“您,您为什么这么说?”

    “呵呵,我还真不愿相信,三哥家竟然出了你这种逆子!胡家大少爷啊,不简单啊你,我们来给你父母扫墓,你自己一个人跑出去几个小时不回来!你说说,你刚才究竟干什么去了,竟然能耽误那么久!”

    “我刚才不小心跌下山坡了,在山坡下我……”我想解释自己刚才发生的事情,但说到一半就说不下去了。山坡下遇到的一切都不适合告诉别人。于是我便支支吾吾,不知道说什么好。

    听见我没有继续说话,电话那头小叔冷哼了一下。

    “哦,跌下山崖跌了两三个小时?我们发动了这么多人找你你也没看见?你根本就是不想见我们吧!那既然是这样的话,我们也没必要继续管你这个不孝子了!”小叔的话一下让我的心掉进冰窖里,他说道,“我已经决定了,要把班叔叫回大哥身边,让他做点更有意义的事,而不是陪你浪费时间。”

    “等等!”我拿着手机惨叫道,“你说把班叔叫回去是什么意思?他现在在哪?没有老班,我怎么回家啊?”

    “他现在开车送我回去。你兜里有家里的钥匙,就坐公交自己回去吧。”小叔冷冷地说道,“自己在给父母扫墓的过程中跑掉,还好意思叫人送你回家?事实上,三哥家的别墅留给你住,已经是给你面子了……原本二哥还想叫人去照顾你起居,现在看来大可不必了。我们不会再派人照顾你,你就一个人在那山崖上自生自灭吧!”

    小叔一说完话就立马挂了。我再拨打过去,对方都是一下把电话按断,根本不带接的。

    雨越下越大,雷声也渐渐变得密集。我冷得发抖,却因为闪电而不敢站在树旁。

    一时间,我竟觉得天地之大,没有我的容身之所了。

    身后,奶奶撑着雨伞急急地追了过来。只是因为她年纪大了,所以花了好一会儿,才喘着气跑到我的面前。

    追上我之后,她没有说话,只是拢着我的肩,把我拖到陵园里的一个小亭子里避雨。这时接近中午时间,陵园里拜祭的人已经不多了,四周静悄悄的,就只有我们两个。

    进了亭子后,我叹了口气,背对着奶奶说道,

    “小叔已经不打算安排人来照顾我。他们叫我自生自灭。”我一下甩开奶奶的手,“你走吧,我自己一个人回去就行了。”

    说这话的时候,我把嘴唇咬得发白。嘴上说着话,心里却在说着,不要,不要,不要,不要!

    “你说的很对,我有家。但如果你希望的话,我还是可以照顾你的。”

    “不可以,因为小叔他们不会再付你钱了!”我说道。

    “可我不缺钱。”

    “我知道你不缺钱,”我这时的心中十分酸痛,“但我知道你为什么要照顾我……”

    奶奶以前是个医生。她曾经给胡寻看过病,还照顾过重病的小胡寻。她一生无子无女,和胡寻的关系就像母子一般。所以等她退休以后,胡家人才把她请过来,照顾刚苏醒的胡寻。

    可是,我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胡寻!

    想到这一点,我叹了口气,红着双眼看着外面淅淅沥沥的大雨。刚才在山坡下和奶奶聊天探讨的情景历历在目,可这一切都要变成回忆了。因为我已经没有要奶奶留在我身边的理由了。

    而且,我不能告诉奶奶,我为什么要她离开。

    身份的秘密只要透露一点,就会给自己带来无比的麻烦。到时候就连奶奶都可能变成我的敌人。她会拉着我去和胡家的人验亲,一旦发现我不是胡寻……我就连住的地方都没有了……这是我最不希望看到的结果。

    这件事情,根本就无法解救。我只能选择苦笑着让奶奶走,然后自己一个人去面对这一切。

    “古奶奶。”我叹了口气道,“你走吧,很感谢你这段时间对我的照顾,我,我无以为报……可是你必须离开,而且理由我不能告诉你。就像我在山坡下说的一样,都是秘密。反正你离开就对了,我不想再欺骗你……”

    我滔滔不绝地说着,奶奶静静地等我说完。说这话的时候,我的手指甲在掐着手心的肉,几乎要掐出血来。不要走不要走不要走不要走,我心里在这么想,但嘴里一个字也没吐出。

    等我全都说完,奶奶长长地叹了口气,然后放下了雨伞。我以为她要走出雨中,心里一阵难过,几乎就想哭了起来。

    可是奶奶只是把伞放在了地上晾着,便朝我重新走了过来。

    我曾幻想过无数次分别,奶奶会说会做的无数件事。

    然而她的选择却出乎我的预料。因为她只是走到我身边伸出手,轻轻拨开我握紧的拳头,让我不要再掐伤自己的手掌。

    她很平静地告诉我,有话慢慢说,不要伤害自己。

    在那一瞬间,我的情绪随着手掌的打开,如同处在决堤边缘。我竟然有些生气,她怎么可以这么平静这么温柔,这不是欺负人吗!

    然后更欺负人的事情发生在后面。因为奶奶轻轻的一句话,就推倒了我心中的堤坝。

    “你说你因为某个原因,不得不叫我离开。”古奶奶看着我的手心,缓缓地道,“那个原因,是不是和你的身份有关?寻少爷或者,小简爷?”【如遇网页无法打开,请开启手机的飞行模式,然后关闭,换个IP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