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寻宝师

乐通118娱乐
关灯
护眼
字体:

章节目录 第九章:湖广会馆

    那是一间很普通的奶茶咖啡店。因为距离**故宫等景点挺近,里面的东西死贵死贵的。在那里我见到了黑围巾。他和之前一样,穿着墨绿色的衬衣和黑色外套,墨色的围巾半遮着脸,看不清他的样子。

    有他在的地方,空间好像都沉静了起来。身边的一切景色被染成了茶水绿色。

    一见面,黑围巾就从黑色斜跨包里掏出了一张纸条和一纸包东西,推到我的面前。

    “这是你之前嘱咐我帮忙找的,能中和麒麟血毒性的药和药方。”黑围巾说道,“如果有蓬莱仙草就不需要这么麻烦。不过那种草药我这里已经没有了,只能用别的东西取代。”

    “这……”看黑围巾拿出这东西,我才想起,之前曾经拜托他帮我找药的事情!可是后来我把药给了小唯后,却忘了告诉他了。此刻见他不负所托,我突然有点不好意思,低下头道,“那个,对不起……麒麟血已经没有了……我认识一个姑娘更需要这东西,所以我就把麒麟血给她了。”

    “你说什么?这么贵重的东西你说给就给?”听了我的回答,肉丸立刻皱起了眉头,看了看我,又看向黑围巾,“而且你还叫人这么辛苦帮你找药,不需要了又不说一声,这不是等于耍人么?”

    “不要怪他。”没想到黑围巾反应却很平静,“麒麟血是他的东西,他有权决定给谁。”

    “可是……”肉丸还想说话。

    “如果是我也会这么做的。”黑围巾说道,“他只是把宝物给了更重要的人而已。”

    黑围巾的话简短而有力,我当即向他投去感激的目光,心想,这才是好兄弟啊,重情重义,胸怀还真宽广。而与之相对的,肉丸哼了一下,可是也不吱声了。

    一旁的猫叔或许是看我们的气氛有点尴尬,便赶紧招呼服务生点了几分饮料,然后开始转移话题。

    “我们几个今天见面,是讨论马上要做的大事的,大家先别急着不愉快。”猫叔说着笑了笑拍我的肩膀,“说起来,这件大事还是寻少爷搞起来的。没想到几天不见,他竟然把东宗的藏宝图都搞到了手。实在是深藏不露啊,来来来,快和我们说说整件事的来龙去脉。”

    “猫叔你就别揶揄我了,我这都是机缘巧合。”我笑了笑谦虚了一下,然后拿出几张打印资料,完完整整地把我约出蓝莹莹见面,然后蓝莹莹负伤的事情告诉了猫叔他们。

    “话说,你说蓝家大小姐是被那姓高的打伤的?”猫叔听了我的阐述,有些惊讶地发问,“可是我去打听了,感觉他们两人关系挺好的。年前那姓高的和一帮伙计被困在某个墓里,还是蓝小姐去救出来的。那姓高的对蓝家也很忠贞,之前有人想切他手指逼他说出蓝家的秘密,他可是一句话都没透露。”

    “但我亲眼所见,高功确实想杀蓝莹莹。”我扬了扬眉说道,“你们说,会不会这两人之间有什么说不清的关系?然后蓝莹莹劈腿了高功因爱生恨?”

    “可能性不大。”没想到猫叔摇了摇头,挺直接地回复,“我说的两人关系好,是指他们在公事上合作不错。可是没查出两人有什么私交。蓝莹莹很小就被指成小简的未婚妻了,高功也知道,估计他不会去插一脚。而且高功也有女朋友了,那质量……”

    猫叔说着,调了他手机里的一张照片然后展示给我们看。我去,映入眼帘的是一个长腿大波瓜子脸的大眼mm。看这姑娘全身上下每个凹凸都可以秒杀蓝莹莹的样子,我顿时有点替蓝小姐感到悲伤。

    “那……既然他有这么漂亮的女友,应该就不会对蓝莹莹有什么想法了。”我干咳两声,“可如果不是私人感情问题,那他们为什么会发生这么剧烈的冲突?”

    “有可能是利益问题,分赃不均。”肉丸说了自己的看法。

    “我觉得不像。”我否定道,“蓝莹莹不是那样的人。”

    “好了,这些推测都毫无意义。”看我和肉丸又有可能吵了起来,猫叔立马打断我们的对话,“我们现在先好好想想寻宝的事,他们的个人恩怨不是我们该管的。如果真的有机会,以后和他们碰面了没准就能弄清。”

    他说到这里,示意我说说关于寻宝的看法。我便把手上的纸张摊开,给他们详细说了解密的过程,并告诉他们,解密的最终结果是一句话“四九城旧地寻友问路,湖广会馆,簋街和另外两个地方。”

    “那按上面的说法,我们想得到最终的藏宝地,还得去湖广会馆和簋街,找当年绘制藏宝图的人的朋友来问问?”猫叔说道。

    “从字面上的理解,应该是这样。”我嘴上附和道,但其实我的心里还是有疑问的,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那藏宝图上的画,似乎并不是这么简单就能解释。

    “总之我们先去湖广会馆看看,再说吧。”

    “那还犹豫什么,我们走。”猫叔做事很干脆,直接一口喝干眼前的饮料,就带头走了出去。我们几个当然跟随。

    北京城的城中心堵车颇为厉害,黑围巾虽然有车,但猫叔说现在这个点开车可能还不如坐地铁快捷,便招呼大家直接往地铁奔去。

    我们刚才所在的地方是**西站,现在要去的湖广会馆正好也在一个地铁口出口处,于是搭乘地铁看上去也是个不错的举动。

    然而事实并非如此,因为这个点地铁里人也不少,晚高峰的拥挤我们是心领神会了。更要命的是,虽然**西距离湖广会馆所在的虎坊桥站虽然很近,但地铁却必须得倒两次才能到。我们几个在地铁里一会儿被人推着上一会儿被人推着下,又各种倒腾,花的时间竟然也不少。

    估计是怕我们路上觉得无聊,一边坐着地铁,猫叔一边和我们讲北京城的鬼故事。话说这京城虽然在天子脚下有神仙庇佑,可是灵异的事情那也不少。

    就说我们马上要去的这虎坊桥湖广会馆,也是个有名的闹鬼的地方。这里在建会馆之前是曾是片乱葬岗,距离菜市口就一地铁站的距离。这菜市口是什么地方啊?以前杀头行刑的地儿。那过去砍了头的死人,要是有家人的,没准还能拉回家收敛了,可要是没人收尸的,那估计都得拉到虎坊桥的乱葬岗抛尸去。

    这久而久之,虎坊桥一代就不太平了。民国初年有广东来的大商人花钱建了个义庄,专门收敛尸体并供奉香火,这附近的情况才好了点儿。可是后来义庄败落,又起了湖广会馆,那么那些死在乱葬岗的阴魂便又时时跑出来作祟了。

    据说着湖广会馆平时白天还没什么事,但到了晚上,在会馆附近走动的人会时不时听见馆里有人苦笑打闹,人声鼎沸。总之是阴森莫测。

    因为湖广会馆时不时会传出闹鬼的传闻,所以北京的四大鬼宅里就有它。【如遇网页无法打开,请开启手机的飞行模式,然后关闭,换个IP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