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寻宝师

乐通118娱乐
关灯
护眼
字体:

章节目录 第十二章:谜题分析

    原本看着高功他们绕到了会馆后面的那条路,想着只要我们也绕过这路口就能重新见到。可是没想到我们几个分开两路,绕着会馆走了一圈,两拨人都碰头了,可还是没见到高功他们。

    难道说他们来这里不是为了进湖广会馆的,他们随后去了别的地方?不,这不可能。藏宝图中解密出来的湖广二字,他们又出现在了附近,肯定不会过会馆而不入的。想到这里,我忍不住问道。

    “奇怪了,难道他们说通了工作人员,让他们进会馆去了?”

    猫叔却摇了摇头,“现在已经到闭馆时间,会馆的人不会轻易放他们进去的。而且刚才他们没往入口处走,显然就没打算走大门进去的意思。”

    “什么意思?”我看着猫叔迷惑道。

    “我的意思是,他们有可能没从正路进去。”猫叔说完看了看会馆的围墙,然后看向黑围巾,“阿哥,这里你的身手最轻盈,这种围墙你觉得能翻得过去么?”

    “懂门道的人,不难。有工具的话,也不难。”黑围巾淡淡地道。

    “我去,这么说来他们几个刚才是悄悄潜进去了?”光头朝地下吐了口痰,“那我们怎么办?也想办法潜进去?”

    光头说完,话音刚落,突然围墙内似乎一阵喧哗,像是里面发生了什么骚动。猫叔他们几个反应很快,迅速就朝一侧的会馆大门奔去,我也急忙跟上。等我们跑到那边,正好看见高功和他那个穿着黑衣的伙伴推开门口的看门人冲了出来,身后追着一堆工作人员。

    他们两人此刻脸色苍白,口中骂骂咧咧,神色似乎极为紧张。这两人冲出们就直奔他们那辆车,上了车就一踩油门狂奔而去,像丢了魂似的。

    白衣舞娘没有跟出来。这两人也似乎没等那姑娘,自顾自地就逃走了。

    在一旁围观这一切的我们都感觉很是惊讶。这是怎么回事,感觉他们进去没一会儿,就像预见鬼一样跑了出来?

    看见这阵势,猫叔看了看我们,点了口烟然后摇了摇头道,“这帮人应该是知道些什么才冒险跳入会馆,可却被逼了出来。工作人员应该不会把他们吓成这样。这会馆估计我们也得想办法进去看看。得,现在先找个地方吃吃烤串和炒肝,我们喝上两盅,等过了夜深人静之时以后再来。”

    既然带队的这么发话,我们都点头同意,沿着大街晃悠起来,反正是晃了很远,终于在一个昏暗的小巷里找到有摆摊卖烤串烤冷面的,当下赶紧拖来几把塑料椅子坐下。

    烤串档口很简单,就一个人,一个烤架,一把蒲扇。烤串人是个黑黑瘦瘦的中年人,我们找他点了点骨肉相连烤羊肉和烤鱼豆腐,又去附近小店买了几瓶酒,坐在那里就开始喝。

    肉丸和光头可能吃了,烤串那是一口一串就没停嘴。猫叔的吃法则很有黑社会老大的范,吃口串喝口酒抽两口烟,一套动作一气呵成。黑围巾此刻又展现出他不合群的一面来,他完全没吃东西,只是静静地拿了两瓶子酒,背对着我们接连地喝了起来。不过他这人其实也挺恐怖的,酒量很是惊人。我们几个喝的都是啤的,就他一人拿着两瓶白的在那里对瓶喝。而且喝的那叫一个干净,半点都没浪费的样子。

    说实话,看着黑围巾高瘦的背影,我突然有种莫名的感觉。话说这个人为什么要一直围巾遮脸呢?难道他脸上有什么夸张的疤痕?或者说他根本就没有下巴?我的脑海里突然出现了几部恐怖漫画的情节,身体轻轻抖了一下。

    就在这时,黑围巾拉起围巾遮脸,转过身来,澄清的眼睛看着我。刚才我脑子里本来就在yy他的事,现在看他转头,更是吓了一跳。

    “怎,怎么了?”我问道。

    “话说,”黑围巾的声音十分平静,半点喝醉的样子也没有,“蓝莹莹昏迷前对你说过什么,你重复一遍?”

    “嗯,这我不是说过了吗?”我奇道。

    “重复一遍。”

    “呃。好吧。她当时肺部中枪,几近休克,只说了这么几句话‘记住我的话……图上的秘密,要两句两句合起来解……重要的信息,是没显示的部分……’”我说道,“她提示的这两句信息,我都用来解那藏宝图上的谜题。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

    黑围巾沉默半响,他的沉默让我纳闷,这家伙该不会真的喝醉了,只是表面上看起来很镇静,实际上一推就倒?就在我迷惑之际,黑围巾开口淡淡说话了。

    “真是奇怪,按理来说,在那种情况下,她如果知道怎么进一步解谜,一定会告诉你的。”黑围巾说道。

    “或许蓝大小姐当时失血过多,神志不清,这都是完全有可能的。我们与其琢磨那丫头的话,不如自己好好想想这其中的问题。”一旁的猫叔放下手中的串,抽了口烟道,“

    话说这藏宝图上解出的‘四九城旧地寻友问路’,现在看来那是根本走不通的。事情都过去几十年了,旧地的朋友怎么能保证一定在?这藏宝图这么珍贵,谜题不可能这么儿戏,我们接下来又该怎么做?如果这点弄不清,明天我们即使去了簋街,估计也就只能干吃麻辣小龙虾,什么正事也办不了。”

    “猫叔说得对。”光头吞下口中的烤香菇,舔了舔油光的嘴唇说道,“我们得好好想想,这

    ‘旧地寻友问路’,会不会有别的含义?没准这里面说的旧友不是指的一个人,而是一个家族,这老子死了秘密就传给儿子,一代代传下去……我们只要打听下哪个家族的人世代在湖广会馆供职,就知道……”

    “这不可能。”肉丸喝了口啤酒,摇了摇头否定道,“要知道这藏宝地的秘密要分别去四个地方寻找的,要是每个地方都有一个家族守卫秘密,那这秘密得有多少人知道?秘密也就不是秘密了。

    我觉得没准我们把‘旧地寻友’的问题想复杂了。照我看,晚点我们去湖广会馆,到处找找有没有哪里写着个陈旧的‘友’字,按一下,没准就会有机关启动之类的……”

    “这又不是武侠小说,人家好好的会馆,哪来那么多机关。”听了肉丸的话,猫叔皱眉道,“何况这某个字要是碰了就会出问题,那平时哪个工作人员一不小心碰了怎么办?”

    大家的猜想都被否定了,一时间我们都陷入了沉默。在烤串摊上,幽幽黄黄的路灯照耀下,我似乎感觉到了一股犀利的眼神。回头一看,黑围巾正抱着肩,静静地看着我。看见他鹰一样的目光,我吓得缩了一下,难不成这家伙还认为我漏说了什么,而我遗漏的地方,就是解谜的关键?

    可是,这不可能啊。蓝莹莹当时确实就和我说了这么几句话。诗句合并以及观察对句这两句话都用上了,我还能有什么遗漏?旧地寻友问路这句话又隐藏着什么秘密?

    一张数十年前的藏宝图,指点数十年后的我们去旧地寻访朋友,查问藏宝地的路径,先人又用怎样的方法才能保证信息在这几十年间不会遗漏?

    脑海里出现蓝莹莹倒在地上流泪的神情,身边一切的光似乎都暗淡了,我仿佛又回到了海边亭子下,蓝莹莹的身边。她当时真的就把我当成了小简,眼神凄婉又决绝。她拉着我的手,喃喃的低语……

    “记住我的话……图上的秘密,要两句两句合起来解……重要的信息,是没显示的部分……是你的话……一定可以的。”啊!我的脑海里电光火石般闪过蓝莹莹的话,吓得我当场站了起来。

    “老天,我怎么没想到这个!我他妈还真忽略了一些东西!”我狂吼着,扔下手中的烤串就往湖广会馆跑去。

    (觉得好看的求个推荐!求个书评,谢谢!!!)【如遇网页无法打开,请开启手机的飞行模式,然后关闭,换个IP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