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寻宝师

乐通118娱乐
关灯
护眼
字体:

章节目录 第十六章:幽灵车站

    “你说那些鬼见到你后,就说了当年前四家要他们保守的秘密,可那句话的是‘藏宝地点的入口,在每日出行的必经之地’?”猫叔皱起了眉头,“这怎么可能?你确定是这样吗?”

    “当然是,难不成你认为我还会骗你们不成?”如果是在以前,我定不会这么说话,可不知怎么的,这句话就这么脱口而出。

    猫叔听了,也不再说话,耸耸肩就示意我们离开。

    这时候已经不早,湖广会馆里再挖不出什么重要的东西,我们几个便选择了撤退。这一路上猫叔对我既是赞不绝口又是吐槽不断。赞的是我成功破解了“旧地寻友”是怎么一回事,吐槽的是我发现了秘密之后竟然抛下他们,自己一个人来证实。

    “胡家小子,年轻人做事有干劲是好的。”猫叔一边抽烟一边拍了拍我的肩膀道,“但我们是一个寻宝团队,不要耍个人英雄主义,要和同伴们一起上。知道吗?”

    我苦笑着点头,脑子里却满是舞娘和我说的话。她的话,撩动了我心里原本存在的阴影,让我不禁想静一静。于是我叹了口气,抬头看了看前路然后对猫叔他们说道,

    “现在这个时间,地铁肯定没有了。我们还是各自打车回去吧,我订的酒店比较远,估计和你们不顺路,现在先走了。”

    “等等,走啥啊。”猫叔却一把拉住了我,“等阿哥来开车把我们送回去就好了。年轻人别搞个人主义。”

    我一回头,这才发现黑围巾早就不见了。又过了大概二十分钟,远处有灯光闪动,一辆深色的车从远处开了过来。

    猫叔他们几个住在五棵松那边的一个宾馆里,我定的酒店则在四惠交通枢纽那附近。如果展开北京地铁图来看,这两个地方正好都在地铁一号线上,一个东一个西,各在两头,很是绕路。我开始谦让了两下,说自己一个人走就好,猫叔却不同意,伸出猫爪样干瘦的手,一把把我推上车去。看见大家盛情难却,我只能笑笑,上车坐好。

    “说来也巧了,我们定的住的地方正好都在1号线上,只可惜一个头一个尾。要是能都在同一边就好了。”猫叔在座位上点开手机,指着北京地铁线路图上那条红色的,东西走向的地铁线比了个“一”字。

    “我是坐汽车来的,从四惠汽车站下车,所以定的酒店也就在那附近。”我说道,“给你们添麻烦了,真不好意思。”

    “这有啥不好意思的。”猫叔笑答,“要不是今天弄得晚了,我们都能坐一号线回去,不是挺巧的吗。”

    他说完这话,低下头嘿嘿一笑,故作神秘地道,“说到这北京地铁啊,其实也有故事可以听,据说当年修地铁的时候,可多灵异事件了。什么二号线末班车空驶,雍和宫鬼魂抬轿子,你们要不要听我说说?”

    此刻正是三更半夜,我们的车开在城里八车道上,左右都空落落的,只是偶尔有货车奔驰而过,嗖地一下就过去了。前路有无数的路灯在恍恍惚惚地照耀着,发出昏红的灯光。

    看见这夜半北京城的景色颇为瘆人,我皱了皱眉头说道,“猫叔啊,怎么我们今天去的地方你都能说出点名堂来,这么多牛鬼蛇神的故事,你怎么知道的?”

    “疑,之前没和你说过吗?”光头转头对我说道,“猫叔他是省报灵异专栏的编辑,不寻宝的时候就专门搜集这些东西的,你要问灵异的事儿,他那里存货是要多少有多少。”

    “我去,文化工作者啊。”我很是惊讶,因为意识中猫叔他就是个专业寻宝人,盗墓贼,老流氓,可没想到他的正职居然是个编辑。仔细想来,东宗驱鬼前四家又称为‘雅四家’,以前做的都是‘戏书医烹’这种活动,更是高雅。小简好像也是个旅行作家……

    这么说来,舞娘说的倒没错,我其实一点都不了解猫叔他们。他们喜欢什么,平时生活上怎样的,我都一无所知。我有些无奈,便低下了头不说话,猫叔没留意到我神色的异常,继续唾沫横飞地说他听到的鬼故事。

    “北京的地铁啊,从建的时候开始,就是集军事和交通用途于一体的。据说里面埋藏的不可告人的秘密可多了。

    就说我们住的地方吧,在五棵松地铁站附近。这五棵松地铁,沿着线路再开五个站,就到了起点站苹果园,这也是地铁图上我们可以看到一号线的起点站。然而,苹果园站其实并不是1号线真正意义上的起点站。因为从编号上来说,苹果园站是103,可不是101。”

    夜色清冷,窗外磨砂般的灯光打在猫叔脸上,一明一暗的,衬出了一种诡异的气息。此刻听他谈起我们每天都要坐的地铁的怪事,我更是感觉瘆人,暗暗地抱起自己双肩。肉丸和光头倒是听得入迷,一听北京地铁真正的起点站不是我们日常所见到的,立刻就追问了起来。

    “如果苹果园是103站,那101和102去哪了呢?为什么我们不知道。”肉丸问道。

    “这101站叫高井站,102站叫福寿岭站,这两个站其实都是存在的,就在苹果园以西,不过不对外开放,也就是我们俗称的‘幽灵地铁站’了。据说如果在苹果园站你要是能骗过乘务员不下车,就能坐到这两个站去。只是去到那里会发生什么,就谁也不知道了。

    这两个车站建于1965年,是非运营车站,从未接待过一个乘客,但到现在仍旧有人在值守。据说这两个车站从外面看破败不堪,站牌上长满青苔,而且站内阴气极重,被子毛巾放进去几天就会发霉腐化,即使是在大夏天,也如冬天一般寒冷,需要烤火炉才能支撑。”

    “那这地铁建了又不用,难道其中隐藏着什么秘密?”听了猫叔的话,我略略有了点兴趣,随口问道。在这时候我觉得猫叔的这番话只是比较好玩而已,却没有想到,今晚他随口说出的观点,对我们后面寻宝产生了很大作用。当然这是后话,慢慢再说。

    “你如果喜欢写灵异故事,可以用这个作为素材编一编,比如说这两个站底下藏着什么不可告人的东西之类的。”猫叔笑道,“不过公认的解释就比较无聊了。据说这两个站都是战备车站,因为从福寿岭站出来以后,地铁就开始在山中穿行。最后的高井站是在西山,军区大院附近,因此也有人称为北京军区站。所以总的来考虑,这两个站应该是战备用途的。一旦有特殊情况需要,从高井站就能运输大量军人和物资,通过一号线直达**附近,有重要的战略意义。”

    猫叔说着,扳着手指又数了数,给我们连续讲了几个北京隐藏的故事。大多数故事牵扯着军事政治,牵扯着几个王朝的历史,听起来更是亦真亦假,难以捉摸。长夜行车,夜幕迷离,给猫叔的这几个故事又增添了几分神秘的色彩。

    故事说完以后,猫叔顿了一顿,然后转头看向窗外的灯火说道,

    “所以说,这北京城里,隐藏的秘密多着呢,我们这次来就是要好好看一下。”猫叔神往地说道,“毕竟几百上千年的历史了,就算是在建国后,人们也不断在这里面增添新的东西。据说北京有个地下城,北京的地底下还藏着能开坦克的密道,这些传说我们如果哪天能得知,那就好了。”

    猫叔就这么感叹着,车突然停了。然后前面开始的黑围巾淡淡地说了一句,“酒店到了。你们三位下车吧。”【如遇网页无法打开,请开启手机的飞行模式,然后关闭,换个IP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