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寻宝师

乐通118娱乐
关灯
护眼
字体:

章节目录 第二十章:夜半寻鬼

    在漆黑一片的屋里,四周皆是遮挡的桌底竟然摸到了一个有些温热的人,我吓了一跳,几乎就要叫出声来。

    就在我惊疑不定之时,一只柔若无骨的小手伸了过来,捏了捏我的手背,示意我不要吱声。然后我就听见包厢有人进来,灯被打开,似乎是服务生来这包厢的柜子取点餐纸杯具之类的。

    随着灯光从桌布外透进来,我看见了身侧那人的脸。出现在眼前的是一张秀美如雪的脸庞,正是舞娘!

    老天,虽知道高功他们必也会来簋街,可没想到在这里我都能遇到这女孩。此时我们被困在桌底,谁也不敢出声,只能互相对视一笑。舞娘的笑容很温婉,在昏暗光线下,她的皮肤嫩得犹如秋露白雪,女孩特有的香气若有若无地传来,竟让我有一种心跳加速的感觉。

    天哪,以前的舞娘有这么好看吗?我心下暗忖。或许也有,但之前和她相见都是在情况危急的时候,不像现在近在咫尺,相依相靠。眼见对方体香貌美,我想着自己不能对不起唯,便转过了头不敢再看。

    这时,外面那服务生已找到了需要的东西,关掉灯就走出包厢,同时还带上了门。眼见危险解除,我松了一口气,舞娘却轻轻笑了起来。

    “我们又见面了。”她轻声说道,“怎么这次,你又是自己一个人行动?被朋友抛下了么?”

    听了舞娘的话,我哼了一声,爬出桌底然后拍了拍自己身上的灰尘说道,“现在不是谈这些的时候。”

    我虽然嘴上这么讲,心里却还是很在意。嘿,要不是她说了那些乱七八糟,什么我不了解平时的猫叔,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寻宝之类,我才不会一直郁闷呢。

    或许是看出我神色还是不对,舞娘微笑起来,站到了我身边。她身上特有的少女香气又是让我一阵心烦意乱。

    “经过昨晚湖广会馆的事情,你有没有意识到一个问题?”舞娘说道,“你能够成功召唤出会馆里的鬼魂,还能从他们那里打听到东宗的秘密,其实就说明你身上有青龙的血脉了。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青龙的血脉,其实是一个指代,之前我曾听猫叔给我介绍过。据说东宗这个驱鬼大家族,有着特殊的青龙崇拜,所以所谓的青龙血脉,指的就是一个人出身于东宗九大家族的意思。

    据说,见鬼驱鬼的能力,有些人是后天通过某些特殊遭遇获得的,也有很多人是先天遗传获得的。据统计,驱鬼人的后代有驱鬼能力的概率数十倍大于普通人。

    而舞娘刚才的话,再明显不过了。

    “你的意思是,我既然能看见会馆的鬼魂,就说明我和东宗的人有血缘关系。也就是说,我,很大概率就是小简。”

    “没错。”舞娘点点头说道,“既然你长得和简单一模一样,又有驱鬼的能力,那么你有没有想过,你的这帮朋友,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你身边?他们真的对你的身份一无所知吗?”

    “够了!不要再说了!”如果不是在躲藏着,我可能就已经吼了出来。其实舞娘说的我以前也隐隐想过,只是从不愿多想。也不愿怀疑猫叔黑围巾他们,只把一切当缘分使然。

    听见我如此强烈拒绝,舞娘也不勉强,微微一笑不再说话。其实我现在心情已经糟了,如果奶奶现在在身边那还好,我还能有个倾诉交谈的对象,可她现在偏偏在千里之外,京城里就我一人独立支撑。

    好不容易忍过这段在黑暗中的时间,我抬手看看手机,发现已经接近12点了。之前就隐隐约约听见门外打烊的声音,只是我们尽力忍耐,一直忍到万籁俱寂,饭店里再也没有任何动静,才小心翼翼地走了出来。

    “我们去院子里走走吧。”舞娘从怀里摸出折叠手杖,轻点着地面说道,“那里红灯笼多,有可能是目标幽灵徘徊的地方。”

    她这话有理,我点点头,跟着她走下楼去。

    此时走廊的灯是关着的,只有标着“安全出口”的指示牌在发出幽幽的绿光,不仅没照亮前路,反而增添了静夜的阴森感。这家饭店是仿古结构,包木楼梯和走廊在这种夜晚走起来难免会有点轻微的嘎吱响,这种微弱的声音环绕在古旧的四合院里,让人情不自禁地想起些奇奇怪怪的故事。

    前路,是一片浓浓的化不开的黑暗。在黑暗中我眼前唯一跳动的就是一片朦胧的白色,那是舞娘身上白纱衣的颜色。她就像一个美丽的白色幽灵一样,手杖轻轻点地,轻飘飘地往下走着。我们很快就来到了庭院。

    庭院里一片寂静。曾经热闹过的地方静下来的时候会更深沉,现在我是完全明白这道理了。庭院顶的红灯笼早已灭了,假山上的瀑布也停了,只有鱼池里的锦鲤轻轻游动,时而浮上水面吐泡泡的声音。

    “出来吧。”我尝试着呼唤。如果这院子里有东宗藏宝人安排下来的旧友,在这种情况下就应该主动现身了。

    然而很可惜,第一声呼唤下,没有什么事情发生。我清了清喉咙,又喊出了第二声,第三声。

    终于,在第三声喊出的时候,我们感觉眼角一道白影,有什么东西从假山后闪了过去。那片白影体型和人一样,显然不可能是野猫野狗。只是那东西闪得很快,我们一时来不及分辨。

    我当下继续轻声呼唤,引那东西继续出来。果然我又喊了两声,同样的地方又有白影闪过。这次舞娘就没给它留机会了。手杖一抬,就往那东西激射而去。

    然而原本对鬼怪一样有打击作用的手杖,此刻却像穿过了空气一样,直直掉在地上。舞娘扬了扬眉毛,显然兴致被挑了起来。

    “有意思。”她轻轻笑道,“看来这里的幽灵和湖广会馆的不一样。恐怕要找到正主不是那么容易呢。”

    舞娘这么说着,语气中却没有一丝担心的意味,显然是艺高人胆大。当下我们便不拘泥于庭院,而是在饭庄四处寻找了起来。心想既然这饭店是我们要找的地方,那么旧友就一定在某处等着我们。

    然而世事却不如意料。我们把四合院几乎所有包厢都走遍了,大堂也转了两遍,就连每张桌子的桌布都掀开了看过,却没找到一点踪迹。这还真是奇怪了,我们要找的这鬼怪朋友,究竟躲在哪里呢?【如遇网页无法打开,请开启手机的飞行模式,然后关闭,换个IP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