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寻宝师

乐通118娱乐
关灯
护眼
字体:

章节目录 第二十一章:大地的静脉

    “一般在寻宝的过程中没了头绪,断了线索的时候,你会怎么做?”舞娘突然提出这个问题,然后看向我。不知怎么的,我觉得她的语气好像在对我挑战。

    我当下微一沉吟,“我没有丰富的寻宝经历和知识,所以在这种时候,我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设身处地地想想藏宝人当时的心态,然后推测他可能隐藏宝物的地方。”

    说到这里,我抬头环视这四合院,然后道,“我想,每一张藏宝图的制作,其根本原因都是为了方便后人寻找。可这次我们找到的藏宝图,却非常难解,一个谜题套着一个谜题。似乎东宗先人制作藏宝图,是希望寻宝人能多走动一些地方,好给后人传达什么信息。”

    话说到这里,我和舞娘立马对视一眼,心中暗叫,这么简单的事情,我们怎么没一早想到呢。蓝家家主蓝老先生唱京剧,所以在湖广会馆遇见鬼魂是在戏楼里。由此可见,那一代藏宝人很喜欢养小鬼来展示自己得意的才艺。那既然龙家继承的是烹饪才能,自然我们要找的朋友在厨房里啊!

    一想通这点,我和舞娘赶紧跑去饭庄的厨房查看。这厨房本是一间饭店的重地,现在当然是锁着的,让人无法进去。可我和舞娘是什么人,想办法撬开了一侧的窗子,先后钻了进去。

    这次一进厨房,感觉就不太一样了。第一种直白的感受就是阴冷,然后就是有一种压抑的感觉,这是去到有幽灵存在的地方最明显的感受。

    果然在黑暗中我们一抬头,就看见几个穿厨师服的白影,在厨房里忙来忙去,模拟着生前厨师做饭的样子。

    其实通常情况下,厨房是生火的地方,也就是一个屋子阳气最盛的地方,正常情况是不会有鬼的。但这次出现在我们面前的不是普通的鬼魂,而是东宗先人养的小鬼,那自然是另当别论了。

    见到我们进来,其中一个主厨模样的鬼魂瞪了我们一眼,然后说道,

    “厨房重地,闲人免进,你们快出去。”

    “我是简家现任少当家简单,我们是来问当年藏神器的地方的。”我说道,“一旦问清,立刻离开。”

    “你们要去那地方?”那鬼厨子冷眼瞧了瞧我们,哼了一声然后说道,“就两个人可不行。”

    “那究竟是哪里?”舞娘说道,“我们去藏宝地的时候,自然会多叫同伴。”

    “就人多有什么用,那地方,去的人不能齐心协力,互相照应,肯定是过不了的。”

    “在哪里。”舞娘的话十分平静,半点也不急躁,但语气中自然透出一种威严,让人无法抗拒。

    那鬼厨子看了她的眼神一眼,顿时侧过了眼睛,然后喃喃地说道,“具体在哪我也不知道,只知道是个极其隐秘,普通人不可能找到的地方。那个地方的入口,在‘大地的静脉里’。”

    “你是说静脉?就是血管的那个静脉?”我奇道,“这具体是什么意思?”

    面对我的问题,对方点了点头。但却没有进一步回答我的问题。我知道,这鬼厨子最多也就知道这些。

    藏宝地的入口,在每日出行必经之处,在大地的静脉里……

    这藏宝图上提示的两个地点我们都问遍了,可没想到,得到的竟是两句不清不楚的话。这下我可傻眼了,这藏宝地的入口,怎么可能每日出行都会经过?还有,大地又不是人,怎么会有静脉?

    我正迷惘着,舞娘就轻轻拉了拉我的袖子,示意我们离开。我知道此地不宜久留,再耽搁下去不知道会遇到什么情况,便点了点头,跟随着她退了出去,偷偷溜出饭庄外。

    现在我和舞娘的关系亦敌亦友,我更是有不少问题想问问她。于是一走到大路上,我就转头想和她说话。可没想到一回头,原本跟在身后的她早就消失不见了。

    或许这样更好,看见她自顾自走了,我心下有些怅然,但也松了一口气。

    重新回到簋街上,我又感觉到了热闹。虽然后半夜簋街的人已经不如前半夜那么多,但不少饭馆还开着门,来往的客人仍旧不少。我随手给猫叔打了个电话,发现他们此时又找了个地方撸串,叫我过去回合。可我心里惦念小唯,就只告诉他们从鬼厨子那里听到的结果,然后随手招了俩的士就往回赶。

    不知怎么的,当出租车开过林立的餐馆饭庄,看着灯光下举杯相庆的友人们,我突然觉得非常非常寂寞。想给奶奶打个电话,但觉得她肯定睡了。当下我只能长叹一口气,扭头不看窗外。

    回到酒店后的事情其实就没什么可说的了,不过就是普通的洗漱休息而已。比较有意思的事情在第二天早上。

    一大早,我就感觉呼吸一阵困难,好像头脸被什么东西蒙住了一样。吓得我一个猛扎从床上弹起,正想咆哮,“有谁要害朕!”,却看见唯拿着枕头,一脸怒气冲冲双目含泪站在我的窗前。

    “你,你这是怎么了?”我一手接住枕头,看她哭得伤心,惊讶地问。

    “你还好意思说!”唯哼了一下,转头对我说道,“这两天你几点出去的,现在都几点了才回来!你知不知道,我在这里等你,饿了只能吃盒饭,还不敢出去,等得我多心焦啊。”

    “对不起,”看见她的样子,我颇感歉意,“因为情况比我想象中复杂,所以耽搁的时间比较久。”

    “我不管,我不管!”唯说着扑了过来,白玉般的小手不停拍打我的胸膛“泄愤”,“谁叫你抛下我的。讨厌你!讨厌你!”

    虽说唯口中埋怨,但我心里却感觉挺开心的。因为怎么说她也是在意我才会这么生气。当下我柔声细语地哄了她好一会儿,才让她破涕为笑。然后唯问起我今天的行程,一时间我竟有点茫然。

    藏宝图上提示的两个地点我们都去过了,今天已经没有可以去的地方了。可是纵使我得知了隐藏在该地的谜语,也还是猜不到具体的藏宝地点在哪。

    “每日出行的必经之地”和“大地的静脉”这两个提示都让人感觉莫名其妙,不知所云。另外从舞娘那里打听到的信息是,似乎那藏宝地,还是埋葬蓝梨生的地方,由此看来,这地方应该还是在地下。

    一个地下埋人的地方,怎么可能每天都经过?另外大地又不是人,怎么可能会有静脉?如果有静脉,那动脉是什么?

    想到这里我很是烦躁,一边起来洗漱,一边给猫叔他们打电话,问他们有什么头绪。原本想,我不知道的东西,猫叔他们没准知道。可没想到,这次这谜题太让人摸不着头脑,据猫叔所说,昨晚他们讨论了一宿,也没弄清这是怎么一回事。

    完蛋了,难道非得去齐四个地方,找齐四句密语,才有办法推出藏宝地吗?可我们手上只知道两幅藏宝图的内容,要得知剩下的旧地,非得要得到另外那两幅图不可。一时间,整个寻宝活动陷入了僵局。猫叔他们也没什么头绪,只说这两天我们先不碰头了,他会派人多打听打听东宗的旧事,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线索。

    我放下电话后,唯立刻走了上来,问我是不是今天没事,能不能陪她出去玩。找不到藏宝地就无法救唯出苦海,所以我知道现在时间紧迫,没有太多玩乐的空间。可架不住唯用一双漂亮的大眼看着我,我最终还是点了点头答应,带了她出去。【如遇网页无法打开,请开启手机的飞行模式,然后关闭,换个IP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