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寻宝师

乐通118娱乐
关灯
护眼
字体:

章节目录 第二十三章:半夜送鬼回家

    (求收藏,求推荐!求收藏,求推荐!求收藏,求推荐!谢谢大家!)

    半夜送鬼回家?这是什么意思。我瞧病床上那人激动,走上前用两手按住他的肩膀,说我有话要问他。

    那年轻人开始还动的厉害,但在我双掌的有力按压下,终究是平静了下来。只是他虽然不再大吼,但神智仍旧未能完全恢复。依旧在喃喃低语那句“半夜送鬼回家”。

    “什么是半夜送鬼回家?”我扶着他的肩膀,继续问道,“是你撞见的那些脏东西叫你送他们回去吗?他们长什么样,能告诉我吗?放心,我不会伤害你。”

    “不,他们,他们只是不停地对我说这句话……”那年轻人哆嗦着,“只是不停地对我说这几个字……”

    然后不管我再问什么,来来去去都是相同的内容。这时候门口的那个矮个子黑衣人走到我身边,对我附耳说道,

    “这人自从那晚以后,就一直精神失常,总在重复那句话。医生说是受惊过度,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恢复。”

    我点点头,就不再问他,转而走出房间。走到外面走廊,黑衣人中的高个子朝我鞠了个躬,然后向我表明了他们的身份,

    “我们是东宗蓝家的人,职责是驻守在北京,帮助一些重要的政府部门掩盖一些牛鬼蛇神的事情。这也是东宗一项重要的收入来源。”高个子解释道,“按照蓝小姐的吩咐,您有什么要求,尽管吩咐我们。”

    “额,不用这么客气。”我一见对方态度如此恭谨,立马有些不好意思,摆手道,“如果可以,我只想问问,你们知不知道这个保安是什么来历?他为什么能看见鬼?这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事情。”

    “我们打听了一下,这人是高家的远亲,靠着点关系在故宫任职,但因为亲戚关系远,所以他不懂寻宝的事。据说天生有阴阳眼,平时倒也不怕,还总是拿这个来和别人开玩笑,没想到这次被吓成这样。”

    “原来如此。这么看来,他算是误入了。”我叹了口气道,“那么,蓝小姐为什么要叫你们打听故宫武英殿附近的消息?”

    “具体原因我也不是很清楚。只是以前高功的祖父,曾经在武英殿办过书画展。蓝小姐只叫我们密切留意一切和高家曾经有关系的场所,说不管过去现在,发生过的事情都给她打听清楚。没想到这一留意,果然最近就出事了。”

    “原来这武英殿和高家有关系。”我沉吟着,心想,“那么看来,这里很有可能就是其中一个旧地了。那保安听到的话,有可能就是那地方隐藏的密语。”

    可如果是这样的话,藏宝地的所在就更让人感觉不明不白。“每日出行的必经之处,大地的静脉,半夜送鬼回家”,这几句话无论如何都难以联系起来。

    一想到这个问题,我顿感头痛,转身拉起小唯就准备离开。也还真是神奇,我刚才和这两人打听了这么多东西,他们却半句问我身份的话都没有。想来他们深信蓝莹莹,所以对她的安排言听计从。

    唉,蓝小姐如此受人爱戴,怎么高功反而要背叛她?我摇了摇头,还是没想明白。只能一路陪着唯到处游玩,一路沉思。

    这一天我们转了北京城的不少地方,王府井,南锣鼓巷,什刹海,都逛了一遍。王府井商店林立,繁华无比;南锣鼓巷有美食无数,还有许多新奇的小玩意;什刹海酒吧众多,后海波光粼粼,风景极为雅致。

    我们就这么一路逛着,聊着,直到最后两人实在是累得不行了,才回到酒店。

    这一天陪着唯到处走了走,我还是很开心的。不管在哪里,想到唯美丽可爱的容颜,我心底就暖暖的,幸福的感觉油然而生。只是我们现在的关系说到底还是不明不白,我暗忖着,得什么时候得找个机会表白才行。

    但在表白之前,还有一个更重要的事情需要考虑,那就是寻找神器。

    想到这里,我抬头看着卧房的天花板,思绪重新回到现实。我拿起手机,拨通了奶奶的电话,然后走到走廊上和她聊了起来。

    电话那头,奶奶慈祥的声音传来,像湖水一样平复了我心中的不安,“小寻,我看到你给我发的照片了,很漂亮。几天不见,你还好吗?”

    “我挺好。”我轻轻说道,“你那边情况怎样?”

    “在市心医院里外晃了几天,”奶奶说道,“有个可能不太好的消息,那就是你身份的谜团增加了。”

    “呵呵,我这边也有类似的情况。”我苦笑,想起东宗血脉的事情,“你具体说说。”

    “其实是这样,我去查探了和你转院相关的所有医护人员,但让人感觉恐怖的是,所有的人现在都不在医院了。”奶奶沉吟道,“和这件事密切相关的人不少,但他们不是因故辞职,就是出错了被医院辞退。这么多人同时离开一定不是偶然,这里面肯定有问题。”

    奶奶说到这里,声音放柔了说道,“不过,这只能说明你的身份有疑点,并不能证明你就是谁。接下来,我准备去你之前住院的那家山里面的医院,继续打听。”

    “奶奶,谢谢你。”我喉咙有点发涩,慢慢说道,“等我把眼前的问题处理完,就去和你汇合。”

    “你那边的情况怎样?”奶奶问道,“寻宝的事情顺利吗?”

    “可以说陷入了僵局。”我苦笑道,一下靠在酒店狭窄的走廊上,一五一十地把这两天夜探湖广会馆和簋街,还有探问武英殿撞鬼保安的事情都告诉了奶奶。就连舞娘对我的挑拨还有和猫叔黑围巾他们的对话都没遗漏。

    我全部说完以后,总结了一下,

    “现在按理来说我已经探得了三个旧地里朋友留下的密语了,可还是想不通究竟藏宝地在哪儿,该如何进入。”我说道,“难道非得找到第四个地方,才能知道一切?可这第四个地方在哪?”

    走廊长而狭窄,四处无人,静悄悄的。只有我的声音在回响。

    电话那头的奶奶沉默了一下,似乎在思考着什么。我听见她似乎移动了一下,好像是换了个位置,然后我就听见了指尖敲击键盘的声音。

    “按你朋友的说法,前四家分别继承了京剧,烹饪,书法和中医四大国粹,对吧。”奶奶一边打字一边说道,“现在发现的三个地方也分别与之相关,湖广会馆,簋街,故宫武英殿……你有没有发现,这几个地方除了和前四家有关系外,还有什么共通之处?”

    “嗯?”我有些茫然,“我没想过呢?”

    “其实是这样,”奶奶说道,“我刚才在网上搜了下,发现你已经去过的这几个地方,都是网上盛传的‘北京十大灵异事件’里面提到的地方。湖广会馆和故宫更是京城四大凶宅之一。有可能是因为这几个地方被东宗的人做过特殊处理,所以才会分外鬼气森森,传闻不断。所以这最后一个地方,很有可能也在这列表里面。”

    听了奶奶的话,我兴奋起来,“那,那这最后一个地方究竟是哪里?我们怎么区分?”

    “前面三个地方都分别对应了一项国粹,而这最后一个所在,肯定就是和‘中医’有关了。我看了下,北京十大灵异事件里面,能和这搭边的只有一个地方。那就是菜市口的鹤年堂。”

    奶奶说到这里,顿了一顿,然后慢慢向我讲出了鹤年堂的故事:

    “北京菜市口是清代杀人的刑场,俗称‘出红差’。以前这里是郊区,被判秋后问斩的囚犯,会在天亮前被装入囚车,送到菜市口行刑。戊戌六君子就是在这里被杀害。犯人被杀后,地上立马撒上黄土,掩盖猩红的血迹。

    据说这里由于杀戮众多,发生过很多灵异的事情。在菜市口斜对面有个叫鹤年堂的老药店,据说经常在行刑之后的夜里,店铺里的守夜会听见有人半夜拍门,说要买刀伤药。这门据说可绝不能开,因为拍门的可不是人,而是鬼。只要一打开门,据说就会看到一个没有头颅,满颈鲜血的人在面前……

    “哎呀别再说这么瘆人的话了,”我听奶奶说得投入,便笑道,“既然菜市口有灵异事件,鹤年堂又是个中药店,我今晚就去看看。十有**这最后一个旧地就是在这里了。虽然目前还是毫无头绪,可是听完这最后一句密语,或许我就能猜出这藏宝地在哪里了。”

    我的话音刚落,那头的奶奶就突然轻声笑了一下。

    “不,或许不用去菜市口,也就能弄清藏宝地在哪里了。”奶奶轻笑着,我又是听见几声清脆的打字音,

    “我觉得,我已经猜到哪地方该怎么进去了。”【如遇网页无法打开,请开启手机的飞行模式,然后关闭,换个IP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