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寻宝师

乐通118娱乐
关灯
护眼
字体:

章节目录 第二十五章:情难

    听了前台小姐的话,我更是一愣。我在北京无亲无故,每天打交道的只有猫叔他们那伙人,还有谁知道我住在这里?如果说是黑围巾他们,可那女人是怎么回事?我在北京不认识什么女人啊。

    正迟疑之际,楼梯那里就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两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我面前。我一看这两人的模样,顿时吓了一跳,因为出现在我面前的,竟然是胡家的老司机老班,还有我曾经的看护护士小洁!

    这两人竟同时出现在北京,而且来到了我的面前,不禁让我满腔疑惑。当他们走到我面前的时候,我发现老班面容严肃,而小洁则是神色担忧,俏丽的小脸上带着两分憔悴。

    “你,你们为什么会来北京,又怎么找到这里的?”看见他俩,我心中无比震惊。

    “今天一大早我去孮要居给你送东西,敲了半天门没人应,用备用钥匙打开门后,发现你竟然不在家!我只能想尽办法把你找回来。”老班用无奈的语气说道,“至于为什么能找到你,还是多亏了这姑娘。”

    老班说着朝小洁一指。小洁脸上立刻染上一片红晕,低下头用轻柔和婉的声音说道,

    “自从你离开医院后,我就一直很担心。”她越说声音越轻,“这两天正好有空,我就查了你的家庭住址,结果去到发现只有班叔在。我当时就想,你会离开,多半是和哥哥的事情有关……结果一问之下,从蓝姐姐那里得知了那件事,我就猜你肯定来了北京。”

    小洁这么一说,我心下颇为感动,这么千里迢迢来找我,何等的深情厚谊。而且我也知道,她虽说不是驱鬼人,可到底是简家的孩子,和东宗的人自然有联系。她能从别人那里打听到我来了北京,那是半点也不奇怪。

    “原来是这样,”我点头道,“可是,你们怎知道我住在这家酒店?”

    “还是这小丫头机灵。”老班说着,依旧指了指小洁,“她说,现在往北京的火车票难买,你十有**是坐汽车来的。而我们那地方到北京的车,都在四惠交通枢纽停。而你定的酒店肯定不会距离车站太远,档次也不会太差。所以我们今早一打听你来到北京,就开车直奔这里而来,到了四惠就在这附近一家家酒店搜。倒也顺利,问了四家就找到你了。”

    老班说到这里,伸手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寻少爷,跟我回去吧。大爷四爷他们虽然对你生气,可终究会原谅你的。但你要一而再再而三任性,那就真没办法了。”

    他说着,拽着我的肩膀就想把我拉走,我的身体往后一缩,躲了过去。

    “班叔,对不起。我知道这么擅自来北京是我任性。”我说道,“可是我现在确实有要紧的事要处理,暂时不能回去。等两三天后事情处理完,我自然就会回孮要居的。”

    “你……”老班看我还要犟,正想说点什么,可一旁的小洁却拉了拉他的衣袖,示意他不要激动。

    当下老班点点头,和前台小姐一起走到楼梯口那边,留下我和小洁两人独处。一时间,我和小洁四目相投,都是沉默了一阵。

    “寻少爷,你来这里,是来寻宝的吧。”最终还是小洁先开口了,“这么危险的事情,为什么你要还要去做呢?”

    小洁性子温柔婉顺,但这句话却说得十分激烈。我想起她是很讨厌寻宝的,当下有些无奈,只能叹了口气道。

    “因为我想救一个人,而救那人需要的东西,在北京的一个大墓里。所以我只能来这里了。”

    “救人?原来是这样。”小洁看了看我,语气变得柔缓了些,“看来和帮我找孔子水一样,你又是在为了别人的安危而操心……”

    她说到这里,低下了头,纤细的小手紧扣着,显然很害羞。但听她提起孔子水,我心中突觉尴尬,说话也吞吞吐吐了起来。

    “啊,对了,小洁,说到孔子水的事……”我感觉十分为难,“之前替你找到的那一小瓶,因为我有个朋友更需要,我就暂时给她用了。对不起。这件事结束以后,我一定会再帮你找到麒麟血的。”

    听了我这话,小洁用惊讶的眼神看着我,让我心中愧疚满溢。之前明明说了是孔子水是要给她的,可我最终把这东西让给了唯。不管怎么说,都是辜负小洁了。

    就在这时,身后房间的门打开了。唯正好洗完头,穿着一件纤薄的睡裙,擦着头发就走了出来。或许是刚洗了澡的缘故,淡淡的雾气衬着,更勾勒出她身材火辣,容颜绝美。

    一见到唯从我的房间里走出来,小洁的神色由震惊转为苍白,她好像被打了一鞭子似的,后退一步,用略带颤抖的语气说道,

    “这位,这位姐姐是……?难道……”

    以前我就怀疑小洁喜欢我,现在看她双眼微红,神色凄然的样子,我立刻便明白了。心中不禁暗骂自己,竟然弄得这么可爱的女孩伤心。

    可是,此刻唯就在我身后,侧眼看去,她看着我的眼神也变得十分犀利。我知道自己这时没有选择了,只能咬了咬牙对小洁说道,

    “你猜得没错,孔子水我给了她了。因为,因为我喜欢她……”我有些手足无措,“但你不要难过,我一定也会想办法救你的。在市心医院住了许久,你一直耐心看顾你,在我心里,你就和我的妹妹一样,只要你有需要,我不会抛下你不管的。”

    在那一瞬间,走廊窗外刮进一阵凉风,吹散了小洁的长发,在那夜风中,我好像闻到了眼泪的味道。

    “没事,没事。”小洁说着,珍珠似的眼泪一边不停地往下掉,她则一边用袖子慌慌张张地擦。我见她努力地撑起嘴角,向我展示出一个温暖的笑容,“东西是你找到的,其实你是有处理权的,不用对我感到不好意思。没事,没事的。”

    她说完,最后还是控制不住情绪,用袖子掩面,跌跌撞撞地就跑到楼梯口,越过老班跑下楼去。

    看见小洁跑了,老班看不过眼了,冲过来对我训斥道,

    “寻少爷,你怎么回事,这么聪明可爱的一位小姐,你却把人家气哭了。”他说着瞥了站在房间门口的唯一眼,用轻蔑的语气说道,“就为了这么一个来历不明,身份不明的女人……”

    “对不起。”我低下头叹了口气,“这是我的选择。而且还是那句话,我不会跟你走的。这里有朋友等着我,我得和他们处理完事情才能回去。”

    “就你那些狐朋狗友,跟他们在一起厮混我怕你出事啊!”老班跺了跺脚,急切地说道。

    可我仍旧是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老班看我执意不走,知道犟不过我。毕竟我已经是成年人,他没有硬把我绑走的权力。最终他只是叹了口气,把随身带的一个单肩包递给我,然后说道,“这里是二爷叫我给你送来的新外套还有一些日用品,入秋凉了,你一定要注意保暖。还有你的那帮朋友……和他们相处一定要小心,千万别被这帮浑人所害才好。”

    老班说着,眼中带着几分惋惜和心痛,转身而去。

    看见他和小洁的背影纷纷在我眼前隐去,我顿时有点怅然若失。收起手机就招呼唯回房间去。

    其实,老班说的话确实有道理,和猫叔他们在一起,我真的能完全放心吗?毕竟如那天晚上舞娘所说,我确实对他们了解太少了。他们究竟是怎样的人,为了什么而寻宝,这些我其实全都不太清楚。

    想到这里我不禁摇了摇头,随手给猫叔他们发了个信息,把奶奶推测出来的结果告诉他们。并叫大家做好准备,明晚就出发前往寻宝地。

    然而,让我意想不到的情况发生了。因为当我发完短信,回屋子正整理着自己的东西的时候,猫叔的回信就来了。

    只见他的回信很简单:

    “何必等到明晚,现在才九点多,不如现在就立刻出发。”【如遇网页无法打开,请开启手机的飞行模式,然后关闭,换个IP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