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寻宝师

乐通118娱乐
关灯
护眼
字体:

章节目录 第二十八章:占穴

    “我的哥哥高成,你不会忘了吧?”高功用荫翳的眼神看着我说道,“他冒死护送贵妃藏宝图,却遭西宗的人杀害。对这件事,蓝莹莹不仅一滴眼泪也没流,而且中元节的拜祭哥哥的活动她也没参加,只顾着找藏宝图去了!她眼里根本就没有朋友,只有她的野心!”

    高功的话,让我大吃一惊。因为我想起简单的日记里提过的一件事:有一次,他和蓝莹莹叫一个名为阿成的人带回藏宝图,可那人却被西宗的人伏击,开膛破肚而死。这段描写看得我心惊胆颤,阿成,难道说的就是高功的哥哥高成?

    仔细想来,中元节那天,蓝莹莹确实没在忙什么拜祭的事情。我见到她的时候,她正在追着龙叔,逼问着藏宝图的事。

    回想起这两件事,我立刻便有些明白:高功对哥哥的死心中有恨,而蓝莹莹这段时间却若无其事地找藏宝图,自然而然就成为了恨意转移的对象。原来这事情的起因经过,我竟然都知道,只是由于对东宗事务不了解,所以没把一切串起来。

    想到这里,我对高功有了两分怜悯,叹了口气道,“我能理解你的感受。可即使蓝莹莹态度不好,你也没必要动手杀她啊?”

    “我杀她,只不过是为了自保。”高功冷冷地说道,“爷爷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叮嘱过我,蓝家人狡猾,关键时刻为了利益什么都能做的出来,如果一旦发现他们露了痕迹,大可先下手为强。既然我已经看出蓝莹莹和她爷爷是一路货色,为什么不能先把她除去?”

    “那时,蓝小姐问你为什么背叛她,你说当年有个故事。连白书人都听哭了。你刚才提到蓝家爷爷,是不是和这个有关?”我趁机问出了心中的疑问。

    “没错,我说的就是这个。”高功点点头,也叹了口气。

    然后从他嘴里,我得知了当年埋藏东宗神器时发生的事情。

    原来我们现在所处的地方,是个极好的风水穴。坐北朝南。背后挨一座大山,叫做玄武靠。这玄武靠后面还有山,山后又有山,龙气延绵不断。往四周看去,左右各有两座稍矮的山拱卫相对,称为龙虎护。龙虎护环绕的区域内重峦叠翠,生机盎然。前有一大湖,湖接流水,可以运财。总而言之。这是个风水宝地,如果把先人葬在此处,可保子孙代代福荫无穷。

    因此,当年东宗点了这个穴后,就组成了一个只有宗主和几个亲信知道的小组,秘密负责筹集巨资修建陵墓。他们还动用了和当局良好的关系,把当时正在修建的地下军事密道改了点位置,使其穿到了这墓穴底下。并计划着以后用这条密道送葬。这样的话,这墓穴便没有了地面上的入口。任后世盗墓贼再厉害,也很难发现。

    然而让人唏嘘的是,围绕着这个好穴,却发生了无数勾心斗角的事。比如说,这个墓穴的用途就两个,第一。收藏东宗神器。第二,埋葬东宗宗主,也就是周小方的父亲周老。可是最后这个墓穴里葬了什么人呢?蓝梨生。

    为什么会这样?据当年参加送葬的人的说,原来是蓝问柳这家伙在其间动了手脚。他为了让自己老爹葬进好穴,竟不惜偷偷把周老的尸体和他亡父的尸体掉包。瞒天过海。等到大家发现真相的时候,送葬已经完成,这坟墓的大门已经封上,各种机关都设置好了,难不成还马上冲进去把尸体换回来?

    最后,还是周家人大方,说蓝老先生也是东宗脊梁,这种好穴他原本也葬得,便把事情压了下来,最后不了了之。可是当年相关的人,无不对蓝问柳的人品产生了极大怀疑。

    听了这故事,我感觉很是惊讶。没想到这活人抢地盘也就算了,就连死人的地方大家也要争。见高功一脸怨愤的样子,我不禁有些无奈,叹了口气道,

    “我明白,蓝问柳做的事情确实是奸猾了点。可他也是为了安葬父亲。蓝老先生是前四家的创始人,又是你们的祖师爷。他能埋葬在这种好穴,你们又何必如此激愤呢?”

    “如果蓝问柳是为了父亲才做这番事,那便算不了什么。可是你们都没看到他的黑心!”高功冷冷地说道,“你认为墓葬存在的意义是什么?它对谁最重要?是已经去世了的死人吗?显然不是。

    风水阴宅的最大作用,是收集天地灵气,把这些灵气传给墓穴中安葬的人,使所有与墓主血脉相通的后人,都可以受到庇佑。为什么历代帝王都热衷于选取风水宝地埋葬祖先?仅仅是为了显示孝心吗?并非如此。他们希望的是通过把祖先葬在龙脉上,使得自己和子孙都能获得天地的滋养庇佑。

    而蓝问柳把祖师爷葬在这里,也不是为了使父亲荣光。而是他觉得这是个好地,所以便占了,希望能以此保佑自己福寿双全,财禄无穷。”

    “那,他也不过是自私了点罢了。毕竟,谁都希望自己前程亨通。”我轻轻说道。

    “如果我告诉你,蓝问柳是故意气死自己的父亲的,你会怎么想?”高功声音不大,却让人毛骨悚然,“当年东宗宗主年老的时候,蓝家祖师爷才正直中年,怎么有机会和周老抢穴?可蓝问柳却故意做出许多倒行逆施的事来,把祖师爷气得生出一身病。我们曾多次劝他改过,他却变本加厉,这下更是气得祖师爷病情迅速加重,身体迅速衰弱,很快就邪风侵体,撒手人寰。蓝问柳在父亲生前不孝,死后却这么急着帮父亲找坟,难道不奇怪吗?”

    “你的意思是,蓝问柳当年是故意气死老爸,好获得父亲的遗体去埋葬?”我惊得声音都发颤了,“这种事情可能吗?我不信,我不信会有这样的人!”

    “你不信,当年我爷爷也不信。要知道,他们曾是极好的兄弟。”高功淡淡地道,“可惜的是,因为有一天蓝问柳喝醉了酒,就偷偷地承认了,自己并非不愿学好,只是为了气病父亲,才刻意为之。他知道父亲一生高傲,对自己这个独子又是深爱,只要自己做出些不肖行径来,父亲必定急火攻心。”

    高功的话慢慢说来,我全身如坠冰窖。自古以来国人重视风水墓葬,凡葬先人必选良穴,这是情理中事。可我怎么都想象不到,有人为了占着良穴,竟不惜害死父亲。

    做人如此,那当真是禽兽不如了。难怪高功的爷爷会叫他提防蓝家的人,毕竟如果有人连骨肉至亲都能伤害,那对朋友,就更不用奢望他们有多少感情了。

    想到这里,我竟有点赞同起高功来。高功见我神色有变,知我内心动摇,当即走上一步,朝我伸出手来。我身子一晃,想朝他走去。

    然而,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我身后的猫叔却朝我大喊了起来。

    “胡家小子,你******怎么被人说两句就怀疑起来了!”猫叔从一旁跑来,一把把我往后拉了几步,“这种能一声不吭朝姑娘开枪的人说话你也信!他说的未必是真的啊!”

    我原本脑子里混混沌沌,不知道该怎么好,结果被猫叔这么一扯,好像一盆冷水扑面而来,让我顿时清醒了不少。

    幽幽黑暗中,黑围巾也往前踏上一步,冷冷地对高功说道,“你说的东西或许是真,也或许是假。但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不会和你合作。”

    然后他把头转向我,眼神中带着三分怜悯,三分犀利,“你太容易被人说动,很危险。”

    此时,幸亏周遭环境很是黑暗,否则大家都会看到我通红的脸。我随即后退一步,站到了猫叔和黑围巾身边。示意我们不会和他组队。

    高功那边反应也是很快,见我们不答应,他当下右手往车上一招,示意同伙们跳下车来。然后直接抬起左手,就准备要朝我们射击!

    对方有枪,我们却手无寸铁,眼看危急万分。然而,就在这电光火石之际,黑围巾不知怎么地一踏地板,我们耳边都听见一阵轰隆巨响,大家都是一愣。然后我和猫叔几个的脚下竟突然空了,大伙儿一同直坠下去!(未完待续。)【如遇网页无法打开,请开启手机的飞行模式,然后关闭,换个IP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