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寻宝师

乐通118娱乐
关灯
护眼
字体:

章节目录 第三章:恩人

    只见这时墓室墙壁上的壁画虽然仍旧被水泥覆盖,但底下却看不到流水。因为石道两侧原本被池水覆盖的地方,都铺了一层白布,盖着下面的东西。这明显不是我们之前呆的地方,可是又会是哪里?为什么我能看到这样的景象?

    正在我惊疑之际,墓室门打开了,五个穿着款式略显陈旧的衣服的人走了进来。

    这是五个年纪不一的男人。为首一人模样高俊,神色却透着几分颓废。他身穿青色上衣,正捧着一个长二十厘米宽二十厘米,上有精美镂空雕花的木盒子。此人一人走在前面,身后跟着四个抬棺人。那棺材细长,上刻青龙暗纹,正压在一个刷朱漆的架子上。那四人则一人分抬架子的一角,把棺材搬进屋来。

    等这五人都进入墓室以后,为首那人做了个手势,示意大家停下来休息。他身后那四人一起把棺材放下,同时关上墓室门,开始攀谈了起来。

    最先开口的是一个脸上带着一条细长疤痕的男人,他看着为首的那人,似乎有些不满。

    “问柳,这次的送葬究竟是怎么回事?”疤痕男问道,“为什么在进入这里之前,我们都必须蒙着眼睛?为什么这次的送葬,又会是由你来做领头人?”

    “对,正如老高所言,你本应该是和我们一样的抬棺匠。”一旁一个稍矮的男人说道,“为什么最后反而是你轻轻松松做举盒的,小方少爷则要陪我们一起做苦力?”

    然后这几个人又絮叨了一会儿,我才反应过来。原来那领头的高俊男人,正是蓝莹莹的祖父,据说蓝家的不肖子孙蓝问柳。而那脸上有疤痕的人,是高功的爷爷老高;稍矮一点的。是龙叔的父亲老龙。一旁还有一个不停说着客气话的清秀中年人,则是传说中蓝梨生的外姓弟子,也是周老最小的儿子周小方。

    与他们不一样的,有一个人一直在角落默默看着大家,没有说话。虽然别人也没有提到他,但通过现场几个人的身份排除下去。我就知道他是谁了——这个一直不说话的人,一定就是简家的创始人,简单简洁的爷爷!

    不知道为什么,一看到这男人的脸,我心中咯噔一下,突然涌起了一种强烈的熟悉感。在哪里见过?可是,仔细想来,他和简单也不是太像……

    估计只是我的错觉。我这么想着,灵魂飘荡在半空。继续凝视着下面的人。其实比起这几个人的身份,让我更惊讶的是为什么自己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还有,出现在我眼前的这番景象又是什么?

    我想不到答案,只能静静看着底下的人。

    这时候,那个给人颓废感觉的领头人开口了。他一说话我就有点惊讶,这人的声音竟然嘶哑到了让人感觉悲伤的程度。他的声音就像是从被磨烂了的声带上发出来的,仿佛说完一个字。就要再吐不出声音来一样。

    “咳咳,周老生前看得起我。所以让我全权负责,很奇怪吗?”蓝问柳淡淡地道,“至于为什么不让你们知道太多关于这个墓的消息,也是为了保密。毕竟这里要藏神器,少一个人知道总是多一分安全。”

    “说白了,还不是因为你花了心力在逢迎讨好?”老高似乎对蓝问柳颇为嗤之以鼻。说的话也是句句带刺,“当年师父离世的时候你都没回来,现在你反而来当孝子贤孙?”

    “正因为周大哥当年替我用心照顾老父,我才会向周老提议由我来负责送葬的事。要知道,虽有周老的支持。可安排好这件事也不容易。”蓝问柳看了看周小方,一边咳嗽着一边说道,“我之所以这么做,一方面是为了报答周大哥照料亡父之恩,另一方面也是为了报答周大哥当年对我的救命之恩。”

    蓝问柳的话说得字字恳切,把自己所做之事说得十分辛苦和为难,同时把目的说得十分伟大。其他几个人一时间也说不出些什么来。周小方更是感动,连连表示多亏了蓝问柳全盘操持,他才能有充足的时间陪伴弥留的父亲。

    然而我在一旁听着,却觉得义愤填膺。因为我知道,蓝问柳之所以对送葬这件事这么上心,不过是为了替换周老和父亲的尸体,达到占领良穴的目的。而且让我想不到的是,周小方之前竟然还救过蓝问柳,还是他的救命恩人……而蓝问柳却连恩人一家的坟墓也要占!

    如此背义忘恩的事情,恐怕也就只有蓝问柳能做得出来了。我看着隐藏在阴影中,面容永远带着几分消沉的蓝问柳,心中只觉得厌恶。他的眼睛很深邃,却不像奶奶或者黑围巾的眼睛给人感觉那么清澈。他的双眼里深邃却又全是迷雾,仿佛一层包着一层,让人根本看不透。

    之前听猫叔说蓝问柳明明有一副好嗓子可以继承父亲的京剧班子,但他却流连花柳巷败坏天赋,最终气得父亲把他赶出家门转收周小方为徒,我还以为只是普通孩子的任性;没想到这是他为了气死父亲而做的安排。现在看他一脸中肯说自己是为了报恩才负责送葬,估计谁也想不到,他的根本目的是换尸占穴吧。

    就在我沉吟之际,突然我感觉身体发生了变化,那种恍惚的感觉一下消失了。我不再像无知无识的幽灵一样飘在空中,体感一下回到了我的身体,我发现自己仍旧沉在水中!

    我有多久……没有呼吸了?此刻的我的头沉在水面下,肺感觉就像要炸了一样。刚才看到的那些幻影那些景象究竟是什么,已经不再重要,我只知道,我现在其实还在水中,再不浮上去,我就要淹死了!

    其实现在我所在的地方水位并不深。池底还有东西,理论上我只要站直身体,头就能露出水面。可是我的身体四周仍旧飘着那团恐怖的白布,它限制着我的行动,让我根本就无法从水面上探出头去!

    妈的!这该死的水鬼,老子可不要当你的替身!我在水中疯狂挣扎,想甩开那些缠着我手脚的白条,却隐隐约约看到了让人感到更为恐怖和惊讶的一幕。

    只见那团白色的羽毛布在水中慢慢散开,疯狂地涌动了起来。然后在白布展开之后,我看见了一个黑色的不知什么东西冒了出来。(未完待续。)【如遇网页无法打开,请开启手机的飞行模式,然后关闭,换个IP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