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寻宝师

乐通118娱乐
关灯
护眼
字体:

章节目录 第五章:鬼魂记忆

    “具体的情况其实我也不是很清楚。”我叹了口气道,“我只是突然感觉有什么东西在拉我的脚,然后就被拖下水去了。那是一团长满羽毛的白色纱布,凭我的感觉来说,好像是个阿飘。”

    我组织了一点语言形容了一下那东西的恐怖。至于后来从白布中钻出一个漂亮的长发女鬼的事情,就隐而不谈了。只说那鬼不停把我包围让我无法浮出水面吸气,同时还想钻进我的身体。

    说到这里的时候,我想起了自己的灵魂飘在池面上看到的东西,那蓝龙高简四家当家和周小方一起抬棺材送葬的幻影,忍不住把头转向猫叔,然后问道。

    “猫叔,话说周小方以前是不是救过蓝问柳?”

    “嗯,你怎么突然问这个?”猫叔听我突然提到东宗的事情,先是一愣,然后才说道,“好像确实有这么一回事。我听说那事情发生在蓝问柳大概十四五岁的时候,那时他跟随父亲下墓,谁知道落单之时却碰上了西宗那帮人。要知道东西宗势成水火,在墓地这种不见天日的地方撞见,就蓝问柳一个小鬼,那是要死得多惨就有多惨。万幸的是周小方细心,第一个发现了他的失踪,带着几个帮手在千钧一发之际冲了出来,救了已经被折磨得奄奄一息的蓝问柳一命。他们也因此成为了极好的朋友,据说是刎颈之交。”

    “猫叔,这件事,你之前没有和我说过吧?”我继续追问道。

    “好像没有。”猫叔说着转头望向光头肉丸他们以求确定,结果他俩人也都摇摇头,表现没听猫叔说过。得到确认后猫叔看向我说道,“怎么了。你怎么突然问起这个?”

    “这么说来,我看到的东西,不完全是幻影,而是切切实实发生过的事了?”我低声呢喃,向猫叔他们说出了我被水鬼包围,灵魂出窍后看到的东西。我告诉他们。在那一瞬间,我好像穿越了时空,看到了几十年前送葬的一幕。

    当我把话说完,猫叔他们几个脸色瞬间变了,互相看了几眼。我见他们神色惊慌,自己也害怕了起来,急忙问道,“怎么你们都这个表情?我身上发生的怪事已经不少,今天看到这些幻影。也不奇怪啊。”

    “不,一般情况下看到幻影,可能是人脑缺氧产生的幻觉,也可能是脑电波受到了鬼魂的磁场影响。”猫叔解释道,“可是你说,感觉那鬼进入了你的身体后,你才看到的这些东西。那就说明,你所看到的。很可能是那只鬼曾经看过的影像,这不是普通的能力。这很像——‘鬼附’啊。”

    猫叔说到这里,顿了一顿,然后继续说道,“其实,普通的鬼上身,谁都可能遇到。一般女人或病人会更常见。可是一般的鬼上身时都会神志失常,能正常醒过来的没有几个……而你不仅自己醒来了,还获得了鬼魂的记忆……”

    听了猫叔的话,我瞪大眼睛。以前记得猫叔他们说过,所谓鬼附。就是指一种特别招鬼的体质。而在拥有这种体质的人中,有一族人比较特殊,他们不仅招鬼,而且还能在鬼上身之后保持清醒,并能利用鬼的能力做很多事情,或者把鬼的知识据为己有。

    当然,这些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鬼附是简家人特有的体质!既然猫叔他们感觉我刚才遭遇到的事情,很有可能是鬼附,难道我其实就是……

    看见大家都用惊慌的眼神看着我,我当即摆摆手,赶紧给他们解释了下我自己对身份的疑问,然后说道,“其实我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谁,但有一点可以确定的是,我绝没有伤害各位,算计各位的意思。”

    我心中慌乱,口不择言地说了一大堆。猫叔倒是爽快,听了几句就烦了。

    “得了得了,”猫叔摆摆手道,“我们信得过的是你这个人,不是你的某个身份。这个先不说了,就说你看到的幻影吧。你刚才提到了一个东西似乎是关键。你说你看见蓝问柳捧着个小方盒,你觉得,那里面放的……会不会就是我们这次要找的宝物?”

    “没错,”我点点头比划了一下道,“从蓝问柳小心翼翼地捧着那个盒子可以看出,里面装的应该就是我们要找的神器。我们等会想办法找到那个方盒子,就达到目的了。”

    “那就奇怪了,原来神器是这么小的东西。”没想到猫叔反而皱起了眉头,“如果这么小,保存应该很容易啊,何必千辛万苦放到这个墓里来呢。你看现在过了两代又要让子孙去找,不是很麻烦么?”

    “或许是为了纪念周老爷子的大功,所以把神器陪葬?”我同意猫叔所说的疑惑,但还是想到了一个解释。

    “这么想来,应该是这样了。”猫叔叹了口气,也不再深究。“算了,现在考虑这些也没用,我们快补充体力,然后继续出发寻找第三间墓室!”

    听猫叔下令,当下我们都不考虑太多,纷纷拿起碗吃面喝汤,准备休整好体力后,就继续出发。按理来说,我们进来这墓穴已经三天,剩的粮食已经不多了。不过这山洞潮湿,在不少地方能找到些无毒的菌类,倒也能解我们缺粮的危机。那些蘑菇放在汤里煮了,倒也别有一番风味。

    刚才黑围巾递给我的,就是一碗很浓稠的飘着蘑菇的面汤,细细吃喝起来,确实颇为鲜美。只是喝着这汤,不知怎么的我又想起了小唯和奶奶。唉,我这三天没联系奶奶,不知道她该有多担心我。该不会已经吓得跑来北京找我了吧?还有唯……虽说酒店的钱我已经预付了,可这几天我不在她身边,她一定难过又生气。

    一想到唯漂亮的脸,我就想到刚才做的那个可怕的梦,手中的汤顿时没了味道。天平的两端,一端是漂亮可爱的唯,一端是救我多次性命的兄弟,老天保佑,他们都千万不要出事!我一边沉思一边喝汤,眉头紧皱。其他几人倒没注意到我的状态,大家分别吃喝完毕,然后又赶紧走上了探索的道路。

    可惜的是,在黑暗狭长的隧道中探索,真的是一件很无聊的事。我们必须一直盯着那些看上去平平无奇的石面,然后仔细敲打,看看哪里是不是又隐藏了什么岔路。就这么在黑暗的隧道里一路探索一路做着标记,我们连续发行了两个地方敲起来比较空心,当即挖开,果然又发现了两条道路。可惜的是,这两条道路的终端都是堵着的一面黄墙,似乎并无通路。

    就这么在隧道中穿行,我突然发现了一点什么问题。

    “猫叔,话说这隧道墙面摸上去的感觉,好像是水泥啊。”我说道。

    “你说的没错,这就是水泥。”肉丸先接口了,“刚知道这点的我们也很惊讶。事实上我大概测量过,我们这几天基本就是在一个长三十宽三十高五六米左右的空间内穿插。而这个空间,基本就是由水泥和沙石,还有大量隧道和空隙构成的。”

    “老天,这里就是个水泥墓室?”我眼睛都瞪大了,“东宗他们的人有病吧,平白无故往这山里倒那么多水泥。好好地造个墓不行吗?”(未完待续。)【如遇网页无法打开,请开启手机的飞行模式,然后关闭,换个IP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