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寻宝师

乐通118娱乐
关灯
护眼
字体:

章节目录 第六章:泥海藏塔

    “关于东宗先人的思维,我是从头到尾都没法理解。”猫叔看了看四周的水泥,叹了口气道,“别的东西也就罢了,就说那第一个墓室的壁画,寻少爷,按你说的,你看见幻影的时候,那墙上的壁画已经被水泥盖住了?”

    “是的。”我点点头,“这有什么奇怪?我们现在看到的不是也是这样吗?”

    “不是的。你这么想吧。地宫门口的石碑,还有第一间墓室的壁画,都是记录墓主生平的。它们之所以会被抹去,最大的一种可能性,那就是记录错了。按高功那厮说的,这个墓原本想葬的是周老,后来当他们送葬完毕,发现埋葬的是蓝梨生,那就把周老的生平抹掉,有可能的。”猫叔说道,“可是按你现在的说法,壁画在送葬一开始就已经被抹掉了,那就不对了。”

    猫叔的话,让我们陷入了沉思。或许壁画从一开始就弄错了,所以被覆盖了起来。目前只有这么一种推理。可是一般的错误可以修改,为何要整个壁画都盖住呢?那石碑也是一样,会不会从一开始,就已经被抹去了上面的字迹?

    抹去,盖住,消去……不知道为什么,猫叔的话好像一个小石子儿,一下激起了我的灵感。我突然像想到了什么一样,转头看向肉丸。

    “话说这三天你们的探索,有没有发现什么奇怪的地方?有没有绘制一下大概探索的地图?”

    “你说的这个,确实有。”肉丸点了点头,然后从兜里拿出一张皱巴巴的纸条递给我。

    我接过来一看,上面十分粗糙地绘制了大概探索过的地道的方向,以及他们做的对应的标记。然后我发现了一个十分重要的地方,就是很多隧道走到最后。都能看到一堵很厚的黄墙。猫叔他们试着敲打过,但发现不容易打开。刚开始的时候他们估计这是墓室的边缘,所以也没怎么管。

    然而现在我看着这张乱七八糟的图,隐隐地发现,这些黄墙,好像大致都分布在墓室的中后部分。它给人的感觉不太像一个平面。而像是某种有弧形的形状。

    我把这个发型和猫叔他们说了,他们纷纷拿过图来看,再纠正了一些肉丸画错了的部分,结果发现和我所说的东西更为一致了。

    “老天,怎么我感觉我们在隧道里遇到的这东西,从形状,高度来看……好像是一座塔啊?“猫叔盯着那张被大家画得乱七八糟的图说道,“胡家小子,你怎么看出这个来的?”

    “我是这么想的。地宫外面石碑被削去了上面的字,第一间墓室里的壁画被盖住,那么,这第二间密室,是不是也被隐藏了些东西。于是就想问问大家这几天有没有什么感到异常的地方。”我说道,“果然这么一研究,就发现这墓室里藏着些奇怪的东西了。”

    我说着,手指指着那张纸上画着的疑似一座“塔”的地方说道。“那我们现在怎样?要不找个通往黄墙的地方,用炸药来炸开一个孔子。看看能不能进这座塔里?”

    “不行。”猫叔否定了我的想法,“不知道这个疑似塔的区域内部是什么,万一里面藏着什么危险的东西,比如硫酸火药什么的,炸开就完蛋了。或者不用说是什么太危险的东西,只要里面充满是的水。我们也都会非常麻烦。更不要说这一炸下去,万一这些隧道塌了……”

    “那我们该怎么办?”光头不耐烦地插嘴道,“在这里徘徊了三四天,不再见点好货,嘴都淡出鸟来了。”

    “既然这里可能存在着一座塔。”这时黑围巾靠了过来,伸手圈了一下图上对应的位置,“我们不妨只找往下走的路。因为塔的入口,通常会在底部。”

    此话说得有理,我们纷纷点头。然后在隧道里找路,我们就不关心其他方位,一心地往下查看了。也算运气好,就这么在漫长的隧道里到处摸索敲打了老半天,居然真的给我们找到了一条专门往下的隧道。

    顺着这条道一直往下爬,爬了没几步,我们就发现前面有五级阶梯。这是之前从没看过的东西。我们兴奋不已,赶紧走下阶梯。

    果然出现在大家面前的,是镶嵌在黄色墙面上的一座门。从我们刚才爬来的方向推测,这里应该就是整个墓室的中后部,而我们之前遇到的那些黄墙,其实就是有些隧道挖着挖着碰到了这座黄塔的外缘。

    只是,为什么墓室里要建这么一座塔呢?建好了以后,为什么又要在整个墓室里装填上这么多的水泥和泥沙,把这座塔掩埋?

    此刻我们看着这座古老却又透着神秘气息的黄塔,心中涌起了无数的疑问。仔细观察,可以发现塔前两扇石门上雕刻着不少的飞鸟花纹,工艺精致纹式却显得很粗犷。我也看不太懂,只听肉丸他们分析说,感觉这不像汉家常用的图样,倒有些少数民族的风情在里面。但具体是什么,他们也说不上来。

    屏住呼吸,我们小心翼翼地推开塔前的大门。刚开始还觉得有些紧张,可没想到门打开后却是一片平静,什么都没发生。然后黑围巾轻叹了一下,手电打在前方地上,示意我们看看。

    定睛一瞧,原来塔内密布的灰尘上,竟然有着密密麻麻的许多脚印,一直延伸到塔内的一个阶梯,并一直往上。看这些脚印的模样,是刚印下去没多久的。

    见到这个,我们脸上立即变色。因为这说明了一件事,那就是,高功他们比我们走快一步,已经进入这塔里了!我们这么跟着进去,很有可能会和他们碰面!

    一想到随时会和人发生正面冲突,我顿时感觉手心冒汗。猫叔则拿出了他那把心爱的手枪,同时从背包里拿了把猎枪递给光头。肉丸没有武器,跟在猫叔和光头后面,黑围巾则抽出他的那根长箫。当下我也收敛心神,掏出一直放在口袋里的小刀,紧握着防身。

    看到大家都准备妥当,猫叔他一马当先,走进了这座被水泥沙石填埋的塔。这塔其实不大也不高,就和很多风景区能看见的宝塔似的,入口处本就不大,楼梯处更窄,总之是两人并肩走都感觉有点挤的样子。

    然而这塔虽小,内部景色却奇。虽然塔内的楼梯已经摇摇欲坠,但楼梯两侧的墙上却镶嵌着无数制作精美,颜色绚烂的面具。虽然有不少面具已经被砸烂,弄破。但剩下的一些仍旧颇为精美。

    这些面具上的脸人,禽,兽皆有,大多数鼻子上都有个圆环,头发处以五色羽毛类饰物点缀,样式极为粗犷,却又透出一种神秘的美感。无数的面具挂满了整个塔的墙缘,笑的,哭的,害怕的,愤怒的,面无表情的,就像无数张脸看着我们。虽然塔内没有风,但我却隐隐感觉这些脸好像在微微颤动。

    “话说……这些面具的风格,有点萨满教那味道在里面啊。”肉丸一边气喘吁吁地爬着楼梯,一边说道。

    “萨满?”我听他提起这名字,忍不住问道,“那是啥?”(未完待续。)【如遇网页无法打开,请开启手机的飞行模式,然后关闭,换个IP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