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寻宝师

乐通118娱乐
关灯
护眼
字体:

章节目录 第九章:守墓灵

    一时间,我们都没有说话,只静静看着那大得诡异的棺椁。这个猜想很是疯狂,可目前看来,竟然是唯一可能的解释。当下我们也不废话,对棺椁研究了起来。因为想要知道究竟怎么回事,就只有开棺一种方式了。而且我们想要找的东宗神器,估计也在这棺木里面。

    可是这巨大的棺椁,该怎么打开?我们围着它转了两圈,发现棺材的棺盖不知道是被卡住了还是被钉上了,总之合众人之力,也无法顺利推开。再看棺木四周,除了正面有五个不同形状的凹槽以外,别无其他异样之处。这五个凹槽分别是一个环形,一个菱形,一个米字型,一个长方形和一个五星形状,看上去有点像棺木上的镂空浮雕。伸手进凹槽摸了摸,一时间也没发现有什么特别。倒是那个环形的凹槽让我脑子里隐约有点印象,可是还想不起什么来。

    “看样子好像除了用蛮力劈开外棺以外,没有别的办法了。”猫叔挠了挠头,给出了他的看法,“小谢,你准备一下吧。”

    “好的。”光头接受了猫叔的指示,点了点头,从背包中拿出了若干工具。然后一下跳上那棺材,准备操作。

    不知怎么的,对打开蓝梨生棺材这件事,我总觉不安。第一,毕竟人家是东宗高人,京剧大家,我们这么硬开他的棺材,非常不敬。第二,也是更重要的一点,那就是:当初既然设计了藏宝图,就说明这棺材终究有一天是要被后人打开的,那么自然也就存在着非暴力的开棺方法。而现在我们居然要用蛮力打开棺椁,不用想就知道,肯定是有什么关键的东西被我们忽略了。

    我正这么想着。果不其然,那边光头刚想着向棺椁下锯子,情况就发生了异变。之间无数浓密的黑烟突然从棺椁四周的缝隙了冒了出来,惊得光头一翻身跳下棺椁。面对这些突然冒出的黑烟,我们第一反应是棺内有什么机关被启动了,以至于放出有毒气体。就纷纷往墓门口退去,顺便掏出防毒面具。

    然而我们很快就发现,这想法完全错了。因为当我们退到门口,想离开墓室的时候,却发现墓门被无声无息地关上,并且无法打开。而且那四溢的黑雾像是有意识一样,慢慢在空中凝聚,汇聚成一个形体。

    一看这架势,我们很快就反应了过来。这东西就是个阿飘!果然驱鬼东宗家族的陵墓里,是少不了这种特殊的“护卫”!眼见半空中那团东西慢慢有了形体,是一个类人的形状,它双眼深陷,形容枯槁,全身上下散发着凄厉的气息。

    其实之前我们也遇到过不少阿飘,以前见到的恶灵,都让人惊恐。畏惧,但它们却从没给过眼前这东西给我们的感受。那是一种强烈的压迫感。仿佛胸腔就要被压碎了的紧迫感。一下冲盈我们的内心。

    下一秒,还来不及反应,突然眼前黑影闪过,那东西就直朝猫叔扑了过来,速度之快,我们根本都来不及反应。只有他旁边的肉丸推了猫叔一把。然后就听见猫叔惨叫一声,就往身后飞去,整个人重重撞到了一边墙上。而肉丸也口吐白沫倒在了地上。

    其实我们刚才看得清楚,由于肉丸那一推,这只守灵阿飘并没有直接撞上猫叔。只是扫过了他和肉丸身侧,可饶是如此,就已经让这两人身受重伤。接下来,它在空中看似笨拙地转了转身,面向了站在墙边的光头。我的眼睛还没眨呢,它就又扑了过去。

    幸好这次光头有了警惕,而且他运动神经也比猫叔他们好,当下朝地上一滚,就躲了开去。然后听见“砰”地一声,那阿飘撞到了墓室一角的墙上,竟把这石砌墓室撞塌了一个角!然后一阵风吹了进来,那墓室的外面竟然是挺大的一个空间,似乎是山体内的一个峡谷。原来这墓室,竟然是建在一个空心的山体里面,半凌空的。如果不是被撞开了这一下,我们还不知道呢。

    此时,大家一方面打响十二分精神,一方面暗暗叫苦。阿飘是厉鬼的代名词,它们不受物理攻击,但本身却可以对事物造成物理伤害。堪称矛盾又恐怖的存在。但即使是如此,能轻轻一撞就把墓室撞塌的阿飘,相信在阿飘界也是很少的。

    当下我们面面相觑,露出担忧的苦笑,果然东宗守灵的家伙就是不同凡响。我们竟然蠢到想直接去撬开人家的棺材,不是找死是干什么?

    当下我们一边苦笑,一边闪避。那守灵鬼先是又侵袭了猫叔一次结果被我拉开,然后转向光头一次被他自己闪过,最后终于把目光转向黑围巾。面对这个同样黑暗高俊的男人,守灵鬼先是试探性地扑了一下,然后被黑围巾用长箫挡了回去,就后退了几步,似乎在蓄力准备一次强势的攻击。

    看到这个阵势,黑围巾叹了口气,把手抬起伸到他一直围着的黑色围巾上面。

    “没有办法,看来只能这样了。”

    “不要!”看见黑围巾要摘围巾,正被我扶着的猫叔突然吐了口血激动了起来,“阿哥你快点逃,不要做无谓的尝试。”

    “猫叔……你……”站在猫叔身边,我感觉很是奇怪,黑围巾拉下围巾,会发生什么?为什么猫叔要全力阻止?

    然而阻止的绝不止猫叔一人而已,就连肉丸也挣扎着站了起来看着黑围巾说道,“你快点跑吧,以你的能力,想逃应该很容易。”

    “啧。你们不要闹了。”黑围巾顿时皱了皱眉头。只这么一耽搁,那守灵鬼又扑了过去,黑围巾只能侧身避过,“我不出手的话,就只能自己跑,你们也会折在这里。”

    “究竟怎么回事?”这时我终于忍不住开口了,“你们几个在说什么鬼?”

    “阿哥他有一个驱鬼的方法,但那个方法对他自身有很大损害。所以不能让他这么做。”猫叔挣扎着说道,“怎么办,有什么别的法子吗?”(未完待续。)【如遇网页无法打开,请开启手机的飞行模式,然后关闭,换个IP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