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寻宝师

乐通118娱乐
关灯
护眼
字体:

章节目录 第十四章:故事缺失的部分

    “你的意思是说,其实蓝小姐遭受的那些,不过是替爷爷还债?那如果我把神器交给你们,她最后会怎样?”

    “她不会怎样。只是会丢了前四家掌权者的地位罢了。”白书人说道,“毕竟神器是高先生带回去的,这是大功一件。以后由高家来领导前四家,很合理。”

    白书人和高功连番发话,说得我很是动摇。原本觉得高功抢藏宝图是很大的错误,现在看来,竟也并不觉得有什么了。毕竟几家人几代的恩恩怨怨,不是一两句话能说清的。某种程度上看,高功所做的事情或许是在讨公道也说不定。反正现在蓝莹莹也没死,高功他们的寻宝又是经过东宗宗主允许的,把神器交给他们也很合理。我叹了口气正想答应,可是嘴刚一张开,眼前就是一花。

    远处墓门外的阴影处,有一团白影一闪而现。那身姿就和我在幻觉中看到的白色大鹰一样。它此刻鼓动着翅膀,仿佛是在替蓝家人对我的决定感到生气。

    话说这个白色的鬼鹰,为什么总是替蓝家的人打抱不平?在幻觉中它一次次说我不懂蓝问柳,我究竟有什么不懂了?

    看见这只鹰羽毛倒竖的样子,我原本伸出的想把木盒递给高功的手顿时缩了回来。一种很强的直觉告诉我,如果把神器交给高功他们,我一定会后悔的!

    不对,有哪里不对。自从进入这个墓穴以后,我们就陆续地看到了很多和正规墓葬不相符的地方。而在多次陷入幻觉的时候,我还看到了蓝问柳和东宗其他几家人的过去,从那时候开始,我就感觉到,肯定有些很重要的东西我们弄错了。而且错得离谱。这个念头我很确定。

    那么究竟是哪里错了?有什么地方我们可能忽略了?

    “蓝先生是个勇敢又至善的男人。”“他所做的一切都是被逼的。”白鹰的话在我耳边回响。它为什么这么赞赏在别人眼里都不值一提的蓝问柳?蓝问柳做了那么多坏事。难道还对了不成?

    然后我脑中不停飘过进入这坟墓前后看到的怪异的情况:被削去字迹的石碑,被盖上的壁画,被水泥填满的墓室,巨大的棺椁……还有几次幻觉中蓝周等人说的话。

    “我小时候第一次听老师唱戏,当时就听得入迷发痴了,吃不下饭睡不着觉地想着。”

    “我之所以这么做。一方面是为了报答周大哥照料亡父之恩,另一方面也是为了报答周大哥当年对我的救命之恩。”

    难不成,事情的真相会是这样?我脑子里出现了一个很是疯狂的想法,急忙转过头看向白书人说道,“把神器交给你们可以,但在这之前我要彻底弄清当年发生的事情。据说东宗当年有一个故事,就连你听了也哭了。后来高功他把他所知道的告诉了我们,他说那个故事就是蓝问柳偷换尸体的事。

    我想问的是,你真的把当年那个故事完整地告诉了高功么?”

    眼看着我就要交出手中装着宝贝的木盒。却突然跑出来这么一句,大家都傻了眼,高功那家伙更是眼急。可白书人却笑了,似乎对我的这个说法很感兴趣。

    “小简爷,你提了个好问题。”白书人用很平静的语气说道,“答案是没有。”

    听了白书人的话,不仅是我,就连高功都大为惊讶。我知道自己问到了重点。急忙继续追问,“那你告诉高功的部分。会让你听了都想哭么?”

    “不会。”白书人继续笑道。

    “那你就是说,这个故事真正让你感动的部分,你根本就没有告诉高功?!”

    “没错。”

    “白书人,这是怎么回事?”这时候就连高功都忍不住发问了,“我当时找你问爷爷他们藏宝物的事情,你就把蓝问柳偷换尸体占别人坟墓的事情告诉了我。难道你还有什么东西隐瞒吗?当年究竟发生了怎样的事?你为什么不把故事完整地告诉我?”

    “因为我告诉你的部分。是所有人都公认的,确实发生过的事情。”白书人说道,“蓝问柳酗酒自毁嗓音无法继承京剧班子,寻花问柳不顾父亲重病,最后偷换尸体抢占恩人家族的坟墓的这些。都是确实发生过的丑闻。其实你之前应该也听你的爷爷略略提过一点,只不过没有我和你说的那么仔细罢了。

    而我没告诉你的部分,充满了臆测,没有谁能保证一定是真的。所以,我绝不会主动说出口。”

    “那我可以猜吗?”这时我在旁边开口了,“如果我猜对了的话,请你给个肯定。”

    白书人点点头。高功看我们两个似乎形成了一种默契,更是按捺不住,在旁边急急问道,“你们究竟在打什么哑谜,我有什么东西没弄清的?究竟当年是怎么回事?”

    “高先生,你进入这墓室这么久,难道就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吗?”我叹了口气说道,“比如墓穴门口那被铲掉了字迹的石碑,看到的时候不觉得很奇怪?”

    “那是因为出墓以后蓝问柳偷换尸体的事情暴露了,所以他们才把墓门口石碑上刻有周老生平的字抹掉,因为墓里面葬的不是周老了。”高功说道,“这很容易猜到吧。”

    “如果石碑上的字是因为葬错了人才铲掉的,那第一间墓室里的壁画也被抹掉了,这怎么解释?难道说没出墓室前,大家就发现葬错了人?”

    高功被我问得哑口无言。我随即抬起了头,看着大家朗声说出了我的结论:

    “因为这座墓,一开始根本就不是东宗宗主的坟墓。它在很早之前就存在了,是属于别人的坟墓!

    被铲去的石碑上一开始记录的根本就不是东宗宗主周老的生平,而是其他人的事迹。第一间墓室里的壁画画的也不是和东宗宗主有关的故事,而是别人的往事,所以被当年改造这坟墓的人用水泥糊上了。而第二间墓室更是经过了长年的大改造,用泥沙和水泥填满整个墓室,只是为了遮掩里面的那座‘吉塔’。”

    “等等,你的意思是说,这墓本不属于东宗,但是因为风水很好,所以被我们占来葬周老?”高功的神色十分震惊,“然后蓝问柳又觉得这墓很好,所以抢来葬自己的父亲?”

    “不,你说错了。”我却一口否定掉高功的话,“蓝问柳之所以占这个墓,根本就不是因为它风水很好,而是因为它风水很差。事实上,东宗做了那么多东西,弄出来的也不是一个好墓,而是一个凶墓。这个凶墓其实是个风水镇,是来镇压一些很凶邪的东西的。”(未完待续。)【如遇网页无法打开,请开启手机的飞行模式,然后关闭,换个IP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