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寻宝师

乐通118娱乐
关灯
护眼
字体:

章节目录 第十七章:鱼和熊掌

    “开什么玩笑?”高功继续嘲讽道,“你知不知道,能自由地读取鬼魂的记忆是多么珍贵的能力,虽然你是简单,但我也不认为你能做到这样的事情……”

    “他可以。”没想到白书人这时候却为我说话了,“我看得出来,这个人身上有超越我们想象的灵感。对我们来说都很难感知的鬼魂,在他眼里就和活人一样,可以轻松交流。这就是他独有的天赋。我们就听他讲完想说的话吧。”

    听了白书人的说法,高功狠狠地瞪了我一眼,没有说话。我朝白书人投去感激的目光,继续说了下去,

    “事实上,蓝问柳比任何人都更爱京剧和父亲。可是他不能回头。因为他只道自己一旦他回头,爱子心切的蓝老先生一定会放弃周小方,重新接纳自己。所以他选择了一去不复返,一边毁掉自己的前途,一边又思念着唱京剧的日子。

    但他没有想到的是,自己做得太过了。父亲竟然因气成疾,撒手人寰。而在蓝老先生临终前照顾的人,竟然还是周小方而不是自己。这么一来,蓝问柳不仅没能还清周小方的恩情,反而欠下的更多。

    后来他得知了东宗建造这个地下陵墓的信息,觉得蹊跷便多加打听,终于知道了真相:竟然有人胁迫东宗宗主,要周老死后葬进这个不祥的陵墓。如果周老真的葬在这里,或许对周小方,对整个周家都是不利。所以蓝问柳采取了第二次报恩的行动。他想办法成为了送葬活动的领导人,还偷换了自己父亲和周老的尸体,把自己的父亲葬进去,以求用蓝家代替周家承受这个墓的诅咒。”

    我说着,看向高功道。“在进入这个墓穴前你说过,一个墓穴的风水对已死之人并不重要,对活着的后人影响才大,这是没错的。但是你弄错了一点,那就是蓝问柳并不是因为这个墓穴的风水好才占穴,而是因为这个墓穴的风水太差。他不愿意让周家人遭受不良的影响,才会霸占这个坟墓的!”

    说到这里,我看向白书人,轻轻地道,

    “这才是让你也动容的内幕。”我说道,“有一个人,竟然为了自己的朋友,连自己的未来和梦想都可以舍弃。他为了保护朋友全家平安吉祥,竟然不惜背负多年的骂名。这是何等让人震撼的大义。相信像你这样的人。对所谓的偷换尸体占人坟墓之类的事情,肯定早就听腻了。只有蓝问柳先生用几乎哑了的嗓子唱的,几乎带血的朋友大义,才能稍微打动你。”

    白书人没有回答,但也没有否认。只是扭头看向无人之处。这种表现,明显就是默认了我的猜想!

    得到了白书人的确定后,我转向了高功,说出了自己的结论:

    “所以。从头到尾,蓝问柳先生根本就没有那么坏。蓝家欠你们的,也没有你们想象的那么多。”我轻轻总结道,“要我把神器交给你们可以,但找到神器的功劳必须算上蓝小姐一份。而且你要为伤了蓝小姐的事情,亲自向她道歉。”

    我说到这里,身后响起了一下欢快的口哨声。是光头在为我这番话点赞。我看向高功那帮人,他们各个神色惊愕,一时都没说话。显然他们知道我说的东西准确有理,但感情上却接受不了。只见高功走上前两步,向白书人摊手质问道。

    “白书人,既然你早就知道这么多,为什么不和宗主他们说?为什么我问的时候你只告诉我一半?我打伤蓝莹莹并抢藏宝图的时候,你为什么一句话都不提?”

    “因为他自己就不相信朋友。”我插嘴道,“所以这个故事,白书人只认同蓝问柳背叛朋友不敬父亲的那一部分。至于蓝问柳牺牲自我成全兄弟的部分,他是始终不承认的。对不对,白书人?”

    说到这里,我抬头朗声道,“你一直各种明示暗示我不要相信任何人,不要依赖朋友,是不是也是出于这种心理?!”

    我的这番话,等于是直斥白书人心胸狭窄不能容人。此话一出,所有人都是面上变色。白书人是什么人物,他是几十年的驱鬼人中介,东宗耆老,就连东宗宗主问他意见都得加上个“请”字。现在却被我这个小青年直言斥责,实在是很难想象的事情。

    果然,我这几句话一说完,眼前青影一闪,一个熟悉的青衣人就出现在面前。他正是之前在白书人住处看过的,白书人的青衣管家。这男人用愤怒的眼神看着我,对白书人进言道,

    “您何必和这种小孩啰嗦那么多。我们现在有他女朋友在手,直接逼他把神器交过来不就行了?”

    他说完竟然一把拉过一边的小唯,把她的手别在身后对我喊道,“简单,你快把你手上的木盒交过来,否则这个天使一样的美人儿就得吃苦头了!”

    我万万没想到他会突然拿唯来威胁我,怒火熊熊燃起。

    “终于露出真面目了,伪君子!”我破口大骂,“我就知道你们不会那么好心和我做朋友,果然这种拿弱女子来要挟的手段才是最常用的吧!”

    我骂得难听,句句说的都是实话。就连高功那边的人都不禁皱眉看着青衣管家,似在责备他现在的吃相太难看。正在双方僵持不下,不知道该怎么收场的时候,白书人却突然长长地叹了口气。

    “理解我的人太少了。”白书人惋惜地道,“小简爷,我一直劝你的那些话,不管你信或者不信,总之我是真心为你好的。因为友情和所爱之间,就像鱼和熊掌,不总是可以兼得的。”

    白书人之前说话都是带着几分笑意,让人感觉很宽和的。可是此刻他的声音突然变得淡漠起来,让人不寒而栗。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心里一下咯噔,不是因为白书人的话有多么的有力,而是他的这番话让我想起了那个不祥的梦。梦里面天平两端,一端是我喜欢的女孩,一端是我的好朋友。难道今天我会因为选择了相信朋友之情,帮蓝问柳辩白而和白书人顶撞,而使得唯受伤么?

    不,这不可能。我怎么会有这种想法?我摇了摇头,把这种不祥的思绪赶走。那边被青衣管家制住的唯已经红了眼睛。就在形势僵持,我几乎要开口求饶的时候,白书人却一闪身到了青衣管家的身边,然后拍了拍他的肩膀。

    “好了,放开这姑娘吧。”他轻轻说道。

    青衣管家露出惊愕的眼神,但却不敢违背白书人的话,乖乖松了手。然后白书人转头看向我。

    “告诉你,我没有你想象得那么下三滥。”他的声音冰冷,“但是你心中相信的东西,也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美好。”

    白书人说完,轻轻一推,竟然就把唯推到了我的身边。

    我有些不敢相信,他竟然就这么把唯还给了我!

    我赶紧走上去搂住被吓坏了的唯,她一下扑入我怀里,就像小鸟儿一样贴在我的胸膛前索索发抖。白书人却不再说话,朝青衣管家招了招手,两人就往墓门外走去。这两人身法轻盈来去如风,很快,他们的身影就消失在黑暗之中。

    因为这两人在东宗素有声望,所以他们这么突然离开,现场也没有谁敢拦着。只是大家都对白书人的举动感到莫名其妙,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决意离开。(未完待续。)【如遇网页无法打开,请开启手机的飞行模式,然后关闭,换个IP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