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寻宝师

乐通118娱乐
关灯
护眼
字体:

章节目录 第二十章:所谓心意

    看见那两人带着神器跑了,蓝莹莹心急如焚。她由助手扶着,火速拿出个对讲机和外面的同伴招呼。然而哪怕她气得大骂,对讲机里仍旧不断传来那两个白衣人顺利突围逃走的信息……

    就在大家的情绪都到达冰点的时候,高功在一旁默默地站了起来,看了蓝莹莹一眼。

    “你那么生气干啥。”他说道,“刚才你不救我,直接拦他们两人,就肯定能拦得住。是你自己把他们放走的,还说什么。”

    “喂,你!”

    蓝莹莹还没发话,扶着她的那个女助手就生气了,“你还敢说这样的话,如果不是你弄伤了大小姐私自带队下坑,会跑出来这么多事吗?如果不是小姐……”

    “如果不是她对哥哥的死那么冷漠,我根本就不会出手伤她!”高功这时终于吐出了心中的积怨,也说出了他伤害蓝莹莹的根本原因。他看向蓝莹莹,怨怒地说着,“连哥哥的葬礼都不愿意来,只一心寻找神器的你,为什么现在要出手救我!”

    被高功一番话语抢白的蓝莹莹没有说话,只是靠着那助手,气喘得很厉害。或许是因为肺部的枪伤复发,使得她现在难以开口反驳高功,又或许是因为,她的心情激动?毕竟找神器的过程中发生了太多的变故,原本同生共死的伙伴刀兵相见,现在又狭路相逢。

    她此刻会想什么?她在恼恨高功吗?如果是这样,又为何要救他?

    我看她说不出话来,心中充满怜惜。细细看去,面对高功的责难,她眼神中却充满了倔强,半分愧悔也没有。看到这个。我心中一动,想到了什么。

    当即我走上一步,对着高功说道,“高先生,其实你一直都误会蓝小姐了。在蓝小姐心里,你的命一直比神器重要。她刚才之所以救你。就是因为这个原因。”

    “你说什么?”高功脸上露出迷惘之色。

    “我说,你一直认为蓝小姐对尊兄的死不在乎,这个看法是错的。”我说着,看向蓝莹莹道,“蓝小姐一直那么奋力寻找神器,其实根本目的是想给你的哥哥报仇。因为她觉得比起参加葬礼和流泪,替惨死的高成雪恨更重要。而要彻底打败西宗那帮凶恶的驱鬼人,必须得到神器。所以她从头到尾都不是为了自己才那么辛苦的啊。如果她真的是像你所说的那样有特殊的野心,今天又何必救你?”

    听了我的说法。高功露出惊讶的神情,神情间却还是不信。我则继续说道,“说实话,蓝小姐和她的爷爷蓝问柳先生,非常类似。他们都是那种默默地为朋友付出,却不善于表达,因而总被误解的人。”

    由于我提及她的爷爷,蓝莹莹的眼里闪过了一丝惊讶。我看在眼里。便把我们之前的一系列对话大致和蓝莹莹说了,包括高功要杀她的理由。还有我推理出的当年送葬一事的真相。

    说到最后,我俯身捡起蓝莹莹掉下的扇子,一边走过去递给她一边说道,“其实你都知道的吧,你爷爷当年做的事。虽然所有人都把他当作自甘堕落的不肖子孙,可是你应该知道。他当年是为了成全朋友,才放弃的京剧……”

    “我小时候是被爷爷带大的,他的事情从没和我说过,但我猜都能猜到。”蓝莹莹说着,接过了我递给她的扇子。咳嗽着说道,“他得了咽喉癌连话都说不了的时候,还总是想唱戏……看到这个我就什么都明白了。”

    “你现在也要学他的样子,一直默默为朋友做事,不管别人的误会么?”我叹了口气,却没有看她,而是看向高功。刚才我说过去事情的时候,每说几句就看高功一下,只见他的神色越来越动摇,但眼中的一丝暴敛之气始终未去。

    听到我最后的说法,他冷冷地哼了一下。

    “你说了这么多,无非就是想把蓝家的人夸成圣人罢了。”高功的声音阴冷,“说什么存在着一个比东宗更高的权力机构强迫东宗宗主葬在这里,这种说法不是扯吗?还有什么蓝问柳是为了代替兄弟才抢占的坟墓,都是你一厢情愿的猜测而已。”

    我张开了嘴正想反驳,没想到蓝莹莹却制止了我,比我先开口了。

    “其实这里我认同高功的说法。能强迫得了东宗宗主的组织应该也是不存在的。”蓝莹莹淡淡地道,“我认为爷爷占这个坟墓的事情没有你想得那么复杂。很可能只是因为墓穴入口的那一句诅咒而已。”

    蓝莹莹说着,指了指坟墓入口,“进门处写着,‘骚扰装载光与火,驾驭太阳与月亮的伟大墓主安息的人,必须葬身此处来平息墓主的愤怒’。按这里的说法,当年打开坟墓的人,如果不葬在这里,似乎会受到诅咒。很有可能这个坟墓当年就是曾爷爷第一个发现的,所以爷爷觉得应该是曾爷爷葬在这里,才能避免对蓝家的诅咒。仅此而已罢了。”

    “但是你们是驱鬼人,怎么会怕诅咒这种小事。”我看见蓝莹莹居然找了理由来反驳我,一时有些无语。

    “话可不能这么说。”蓝莹莹微微一笑道,“爷爷教过我很多,其中他就说过,诅咒是世界上最可怕的一种东西。有时候一句简单的怨念,会给当事人造成一生的影响,永远不褪。”

    诅咒是世界上最可怕的东西。听了这个我心里微微一震,不知怎么的我竟然想起了白书人临走前对我说的友情和所爱不可兼得的话。为什么我会想起这句话,难道我也中了所谓的诅咒么?

    看我脸色发青,蓝莹莹轻轻叹了口气说道,“当然了,我说的这些,也只是猜想和脑洞罢了。其实这些都不重要。”

    这姑娘说着,轻轻抚摸着手上的扇子,“我的爷爷从小就总想让我学京剧,可是我虽然能学一点,但却没有遗传他的天赋,总是学得不够好,让他失望……反倒是他那个古董铺子的东西更让我感兴趣。于是爷爷把我训练成了驱鬼人,叫我无论如何都要扶持宗主,多替东宗做贡献。我所做的事情,由始至终只是为了这个目标而已。”

    她说到这里,看向高功和我,只是淡淡地道,“我自己的行为不想解释太多。说我无情也好,说我有情也好,我终究做的不还是那些事情吗?爱怎么理解,是你们的事情。爷爷不会去为了这种无聊的事情多解释。我也不会。”

    被她注视着,高功身体一震。然后蓝莹莹继续说了下去,

    “至于高功你,之前我们也算是朋友一场,互相帮过不少忙,当然我也得罪过你几次。今天救了你,算是两清了我们之前的旧账。你以后要和我作对还是分道扬镳,我都随意,反正我也不会害怕。”

    说我无情也好,说我有情也好,我终究做的不还是那些事情吗?爱怎么理解,是你们的事情——蓝莹莹这番话说的激昂,在那一瞬间,我好像看见了蓝问柳的影子……这祖孙俩真是一脉相承!(未完待续。)【如遇网页无法打开,请开启手机的飞行模式,然后关闭,换个IP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