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寻宝师

乐通118娱乐
关灯
护眼
字体:

章节目录 第二十二章:尾声

    结果我话音刚落,突然一个类似钩子的东西甩了上来,钩住了破洞边缘,接着很快的,我看见一道黑影从底下翻了上来,正是黑围巾。

    此刻的他好像从炼狱里走出的修罗一样,不仅眼神凄厉,身上更是多处带血,显然刚才经历了一场很是凶险的搏斗。

    “喂,你这是怎么了?”我和肉丸同时走上前去问道。自从认识他以来,鲜有看到他如此狼狈的样子,我们自然都很惊讶。

    然而他一开始却只是喘气,没有说话。最后他把围在脖子上的围巾轻轻拉开一线,然后说出了一个字。

    “跑!”

    他此时话音嘶哑,简直就和我在幻觉中听见的蓝问柳的声音一样。这是怎么回事?大家都很是奇怪,可却没有太多的机会让我们问下去。因为黑围巾一跳出来,从那破洞口又开始狂风流动。而且这次的风的方向是从外往里灌,大有把人吸进洞的趋势。

    “我说了……跑!”黑围巾又一次用他那沙哑的喉咙喊道,“神器从棺内被取出,原本沉睡的墓主完全苏醒了。再不离开,它会把我们吞噬,这样就真的会葬身于此了。”

    这下傻子都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因为这墓是个风水镇,底下原本镇压着的海东青在神器被拿走以后,竟然就慢慢开始复苏!看黑围巾这个样子,竟是连他也控制不住局势。此刻高功和蓝莹莹都负伤,神器也找到了,既然墓里存在着危险,我们也没必要在这里逗留了。

    当下我们不敢怠慢,赶紧背上自己的装备就往外跑。蓝莹莹和高功分别由他们的手下搀扶着,倒问题也不大。我则一边拉着唯。光头则扶着猫叔,大家一起往外赶。

    此刻,墓穴震得更是厉害,竟有坍塌的迹象。同时风力也大到让人难以想象的程度,身体轻一些的人都像要被刮跑。

    “阿哥……”猫叔他一边用袖子挡风,一边回头询问黑围巾道。“你的嗓子怎么这样?难道你拉下围巾了吗?”

    “我没事。”黑围巾咳了两下,继续往外疾走,“这次是我失误,竟没制住那家伙……”

    “够了!”猫叔皱眉道,“就你那个状况,还逞强……”

    一边走一边听猫叔和黑围巾的对话,我感觉很是惊讶。一是没想到这墓里葬着的东西竟有这么恐怖的威力。当年东宗的人费那么多心机来镇压,看来还是有道理的。另外让我奇怪的是猫叔他们又提到了阿哥的围巾,仿佛拉下围巾会有什么很严重的情况。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我忍不住回头看了黑围巾一眼。却发现他的眼神也朝我们这边投来,神色有些奇怪。我微微一怔,然后听见黑围巾说话了。

    “我没事。这次还是多亏了寻少爷。因为你成功推理出了当年的事情,墓主之灵感到欣慰,所以没有完全暴走,还给了我们逃离的时间。”

    “额,这个,我只是瞎猜而已。”我顿时有点不好意思。一边跑一边谦虚道。

    我这么开口说话,立刻就有点分心。握着唯的手松了一松。此时风势正大,而我们正跑到吉塔中间的楼梯处。一不注意,唯脚下竟然一滑,往楼梯的栏杆撞去。

    这楼梯的栏杆本就脆弱,此刻夹杂着风势,唯的身体一下就撞开了栏杆。往下跌去。我当场就傻了,只觉得心惊无比,却没来得及拉住小唯。

    就在我惊乱不知所措的时候,眼前却有黑影闪过,又是黑围巾。他竟然猛地一下跳了过去。搂着唯一齐坠了下去,两人重重摔到了地上。

    我和猫叔他们都是大惊失色,赶紧跑下楼看,却发现黑围巾护住了唯,几乎承受了所有下坠的趋势,所以小唯基本没怎么受伤。

    一时间,我又是感激,又是觉得有一点点……莫名的奇怪。黑围巾他怎么会总是这么奋不顾身地去护着别人呢……虽然他的身手矫健,可是经过这么一摔,肯定身上也会淤青不少。

    果不其然,他拉着唯站起来的时候,身形显得有些僵硬,似乎身上颇为疼痛。我当即赶紧走过去扶起压在他身上的唯,同时连声感谢。

    然而,当我想把唯拉开的时候,唯却没有动。我感觉有些奇怪,却发现她明亮的眼睛里,竟然开始变得湿润。

    我从没见过唯这个样子。只见她纤细的身躯在风中微微颤抖,仿佛春风中的花树一样。

    “为什么呢,看见你的样子,感觉很熟悉……”眼泪开始从小唯的眼眶中滚出,“穿着黑衣的先生啊,你究竟是谁?为什么要这么舍命救我?”

    她站在黑围巾面前不停地追问,看这样子,她竟然像是认识黑围巾的!

    “风很大,我们赶快走吧。”然而黑围巾只回了这么一句,站起身来,踉踉跄跄地往外走着,显然刚才那一摔伤得不轻。

    可是唯却不依不饶,扑上前去拉着黑围巾的衣袖,两人就这么拉拉扯扯地往外走着。

    看见这个场景,大家都觉得很是惊讶,猫叔他们一边走一边看着我,神色尴尬。而我则混混沌沌地,陷入了一种奇异的情绪里面。

    我好像突然想起些什么来了。我在44号公路那个幽灵小村里,我带走了奄奄一息的小唯。

    这是一个我不知道身份,不知道来历的女孩。我对她唯一的了解,只是从玄霜大师给我看的一点小片段里,知道她的名字叫“唯”,曾经被囚禁在某个类似监狱的地方。当年她被囚禁的时候,曾有一个黑衣男人曾舍身救她,他们的关系亲昵……

    此刻,那个片段里的男子身影和面前的黑围巾慢慢重合,我喉头突然有些发苦。虽然跑着跑着已经来到墓穴出口处,甚至可以看到来时的那幽灵地铁了,我心头有些东西却慢慢灰暗,跑步的速度也慢了下来。

    原来,刚才黑围巾看的不是我,而是我身边的女孩。

    原来,他们很早就认识,只是后来唯身受重伤被我救了而已。

    看着唯一直呆呆地跟着黑围巾,却一眼也没有看我的样子,我的心突然不安了起来。难道,这两人真的有什么亲密的关系?老天怎么会这么安排?

    此时,我已经一脚踏出了海东青墓,却忍不住一再回头看向那坟墓的门口。因为在墓里做的那个不祥的梦,又重新浮现在眼前。

    天平的两端,一端是我的朋友,一端是我喜欢的姑娘。我只能伸手拉走一个。

    “因为友情和你的所爱之间,就像鱼和熊掌,不总是可以兼得的。。”

    我突然感到一阵寒意。没想到,哪怕离开了墓室。白书人的那句诅咒,依旧如影随形地萦绕在我身旁。(未完待续。)【如遇网页无法打开,请开启手机的飞行模式,然后关闭,换个IP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