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漫漫诸天

乐通118娱乐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七章 我为你做了最后一件事,你别怨我!

    安慰了一番采儿,程昊叹了口气,看了一眼那越发阴沉的天空,抖了抖身上的雪花,转身回了店铺中。

    店铺内,烤着一盆炭火,比之外面要暖和的多。

    老爷子半躺在躺椅上,烤着炉火,浑身瑟瑟发抖,看起来很是怕冷。

    程昊去里屋抱了层毯子盖在老者身上,但即使如此,老爷子还是浑身颤抖,似乎身体快要不行了。

    程昊脸上浮现出一抹忧色,自从入冬以来,老爷子的身体便一天不如一天,看这情形,是撑不过这个冬季了。

    “昊儿......”

    见程昊坐在自己身旁,老者强撑着身体让自己坐了起来,脸上流露出一抹苍白的笑意。

    “老头子我撑不住了......临走前,我帮你做了最后一件事......只是这件事...你未必会高兴,但,我还是做了!”

    老者咳嗽了几声,颤颤巍巍的从衣服中掏出一个红色信封状的物事,程昊一眼便看清了上面的两个大字——婚书!

    “这事,我与隔壁的老蓝家其实早就商量好了......就在昨天,这事终于定了下来,我知你不会同意,只能私自做主,将你与采儿的婚事,私自....咳咳......”

    程昊默然不语,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毕竟对方是真的把他当做了亲人看待,做这些,也不能说是错了。

    在一阵剧烈的咳嗽后,老者突然间脸色红润起来,如同回光返照一般,猛地坐直了身体,死死的抓着程昊的胳膊,满脸的不舍。

    “我运气好,临老了,还能遇到你,帮我养老送终......老头子我不希望,你如我一般,一辈子孤独一人,孤独的滋味,真的...很可怕......”

    “很可怕......”

    如同吐出了最后一口气,老者缓缓的躺下,嘴角带着如释重负的笑意,慢慢闭上了眼睛,唯独那抓住程昊的胳膊,一直没有松开,似乎,那最后的执念,还是放不下他!

    程昊没有出声,擦了擦眼角的泪水,帮老人整理好衣衫,用毛巾蘸着温水,帮老者擦拭着身体,帮他体面的走完这最后一程。

    整理完仪容,程昊将墙壁上的字画全都取了下来,将它们一个个展开,如同一层层的被褥,铺在了老者的身上。

    “我知你喜欢这些字画,带着他们一同上路吧,愿来生,你不会再如此孤单!”

    这些年,程昊一直不知道老者的名讳,只知他姓李,年轻时似乎受过情殇,从此一直未娶妻生子。

    程昊知道,老者是认为自己也如他一般,也曾因情殇而终身不愿婚娶,才擅自做出了决定,帮自己定下了婚约,不想让自己与他一般,孤苦大半生。

    ......

    今年的雪,比之往年要大了许多,鹅毛大雪一连下了整整两天,能将人的小腿都埋没进去。

    好在雪虽大,但却无风。

    在周围邻居们的帮助下,将老者安葬后,程昊似乎苍老了许多,经常一个人半夜坐在空旷的店铺中,一坐就是一整夜。

    他还是一如既往的喜爱书画,有时候一画就是一整天,有时候采儿没空过来给他送饭,他便连饭都不吃,一直在不停的画,似乎只有在作画时,那种深深的孤寂感,才会远离他身旁。

    孤独,是程昊自始至终都存在的感觉,这种感觉,并不会因为之前有老人与采儿的陪伴而减少,那种与整个世界格格不入,如同身在虚幻世界的感觉,让他无法言说。

    这种世人皆醉我独醒,难以言喻的孤独感,比之孤身一人,还要可怕的多。

    ......

    时间匆匆,转眼又是三年时间过去。

    过去的三年里,或许是因为知道了婚约而害羞,或者是为了避嫌,总之,采儿来程昊这里的次数越来越少了,大部分时间,都是蓝家铺子里的伙计,来给程昊送饭。

    这三年时间,程昊画仙的名号早已传遍了整个京城,据说有位仙人在看到了他的画作后,罕见的有了顿悟,从普通仙人成为了高高在上的上仙,呼风唤雨,神通广大,令人无不膜拜。

    投桃报李,那位仙人传下了法旨,正式赐予程昊画仙之名号,受仙人庇护,招惹程昊者,死!

    程昊对此倒是没有什么意见,最起码,以前一些豪族仗着权势强买画作的事情再也没有发生过,倒是让他的生活安宁了许多。

    时间,是世间最无法抵御的力量,程昊的相貌,也与三年前有了变化,他看起来已然不是青年,而是步人中年,脸上渐渐多了一道皱纹。

    这一日,又是一个寒冷的冬夜,天空飘落的雪花,将店铺外的地面铺上了厚厚的一层,程昊如往常一般,烤着炉火,继续盘坐在书桌前,准备作画。

    吱呀!

    店铺的门被打开,采儿那俏丽水灵的脸庞探了进来,在看到程昊时,顿时羞红了脸,低下头颅,转身向后招了招手。

    “爹爹,进来吧,大叔在屋里呢。”

    采儿的父亲提着一个木盒,满脸笑意的走了进来,看到程昊后,有些拘谨的问道:“程...兄弟,你不忙吧?”

    程昊点了点头,放下手中的画笔,起身走了过去。

    两人简单的寒暄了几句后,便在饭桌前坐了下来,采儿很是麻利的接过父亲手中的木盒,打开盖子,只见其内放着几盘精致的小菜以及两壶米酒。

    程昊静静的看着采儿将酒菜端到桌子上,并没有说话,气氛一时间有些沉闷。

    “那个,程兄弟,李老爷已经过世三年了,之前我也没有催促你与采儿的婚事,如今采儿已是十六岁的大姑娘了,也该嫁人了,您看咱们是不是定个日子,让采儿过门?”微微沉默后,采儿的父亲率先开口提起了婚事。

    程昊没有回答蓝老板的问题,而是转头看向采儿,“你呢,是什么意见?”

    “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爹爹既然已经为采儿定下了婚约,采儿自然是要遵从的!”蓝采儿脸色早已羞红了一大片,低着头,一副小家碧玉任君采撷的模样。

    程昊叹了口气,有些事情他不想做,但如今,还是要做了。

    “采儿,我的情况你是了解的,若是想要娶妻成家,早就做了,何必要等到现在?嫁给我,你不会有幸福的!”【请记住本站网址:m.sangwu.org】UC浏览器用户如遇到无法访问,请把设置里面极速省流的【云加速】关闭,【其他情况无法打开网站,请开启手机的飞行模式,然后关闭,换个IP即可】